主题:几个小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一) -- 吴用

2020-09-14 23:15:12吴用
小故事(二)拖拉机司机的故事

拖拉机司机以下简称拖拉机。负责男与拖拉机打交道的过程中,了解到以下情况:

拖拉机今年55岁,其父为村聘电工,在86年麦秋作业时,因村里要求其违规作业(支书要求他违规作业以达到偷电的目的),被电死。令人不解的是,其父死后,村里收回了他家的地,导致一家生活无着,其母不得已带着三个孩子改嫁到了邻村——此时拖拉机年幼,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因邻村也不肯给这个重组家庭多分地(包产到户了,也没地可分),这个家庭一直生活困难。2008年后,该村迎来了大发展——因该村与上文提到的富裕邻省相邻,环保大棒下来后,该村靠租地给工厂,村民靠在宅基地上盖楼出租给工人,一下子富裕起来。

但拖拉机是一个重组家庭,继父为人老实窝囊,没能在儿女和继子女成年后要到宅基地——用后脚跟也能想出来,这种黄金一样的宅基地能批给无权无势的村民么?

拖拉机继父于2018年身故,两房儿女数次协议分家不成,打起了遗产继承官司。

根据拖拉机的描述,法官应该没有徇私枉法,严格按照先析产再分配的原则,将宅基地上的15间房屋分配完毕。不过符合法律条文的,未必符合情理——判决一下来,两房儿女没一个满意的——分的东一间西一间的,导致无法翻建房屋,闹到中院,中院说现在跟原来不一样了,民庭不是庭长定个标准审判员跟着照做了,那样会导致腐败不是?现在都是审判员做主,二审主要看有没有违规的情况,如没有,中院就不会发回重审。再说你们要求分割宅基地,这法院也没有权限啊,我们只管地上物——就把人打发回去了。

这个重组家庭本来就人多资源少,矛盾重重,又都指着翻建房屋出租脱贫,现在无法翻建房屋分家不说,原本公用的水电、享有国家补贴的电力取暖设备、厨房厕所法院也说管不着——进一步加深了双方的矛盾。

这家子于是谁也无法安心生产,天天打架,终于有一天闹大了,酿成了一死两重伤的惨剧。不过这个案情简单,刑警来了一问就清楚了,抓人起诉后,这家不但财力耗尽,还只剩下拖拉机这一个男劳力了,老娘遭此打击生病下不来床,生活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

本省有个老法官可怜他们家(这个案子在当地很有名,有轰动性的效应),资助拖拉机男一小笔钱,攒了个拖拉机维持生计。据这个老法官讲,在老民法时代(不懂,这是法官原话),如果法官负责任,判这种案件时,并不是简单依据法条来判,而是要多方了解情况,并做大量的调节工作,尽量促成双方都可接受的一个和解结果。

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便于双方生活。现在的年青法官也不是不负责任,由于担心被追责,往往选择在判案时自保——也就是说法条怎么说我就怎么判,至于合不合情理,法官不管。

老法官说,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怎么解释法条,要根据实际情况来,但现在大家为了自保,都选择看高院的示范性判例,严格按照法条来,所以好多案件都是越打官司,矛盾越大——本来是化解基层矛盾的法院,变成了矛盾激化的推手。

老法官说这些话的时候,拖拉机跟他的瘫痪老娘坐在床上,似乎在听也似乎没在听,眼神空洞的让负责男想起了鲁迅笔下的闰土。

通宝推:rentg,海底鼠拨土,方恨少,xm,jhjdylj,阴霾信仰,stamilo,甘丹,袁大头,高三三班,80后30,南宫长万,桥上,
帖:4555643 复 455562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