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几个小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一) -- 吴用

2020-09-14 22:31:37吴用
几个小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一)

一、车祸

某公司4人(一男三女,男为负责人,三女均为技术人员)加一名司机开车出去办事。要去的地方是环保后搬迁到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厂子。这个厂子的地理位置有些特殊——该厂是从邻省搬来的,但新厂址与邻省相隔不远,就几条马路。但这几条马路因省际间扯皮——本省说这一片都是给邻省配套的工厂,公司往往注册在邻省,给邻省交税多,应该邻省出钱拆迁改造,邻省说,这是你的地盘,凭什么让我修——所以不但破败不堪,而且各类个体商铺林立,交通极为混乱,治安也不好。不过在环保大棒下,这些厂也只能开在这种地方。

以上为背景。

这次办事时间比较紧,司机老来此处,知道一条穿村而过的小道,于是走了小道,不巧在一个直角弯与拖拉机迎头相撞。拖拉机的视野好于公司的车。相撞瞬间司机本能打轮,导致副驾女受了重伤,车辆损毁严重。

公司司机报警,拽住拖拉机司机不让走。男负责也打了本省的999,999答曰邻省的999更近,且听描述副驾女有可能是肋骨骨折导致的血气胸,情况紧急,建议迅速另觅车辆就医。

交警来了之后发现,拖拉机司机醉酒驾驶,无本,车辆不但没有保险,而且是自己组装的车辆。。。

男负责在当地找车,本省一听是邻省的,狮子大开口(邻省比本省富裕),说还在喘气的副驾女已死,拉她不吉利,要了个天价不说,走到两省交界处,因疫情检查,本省的车只能排长队,队伍长到想走应急车道都看不到警察,也无从交涉。无奈公路上再天价拦了一辆邻省拍照的车,才得以比较迅速的过关。

此时局面为,公司司机当地处理交通事故,男负责送副驾女就医,其余两女去办业务。

后听司机说,事故是这么处理的:

1、拖拉机司机家徒四壁(没有夸张),且还在打分家官司(此事在下集介绍,从民事诉讼案件发展为刑事案件),虽然交警说他全责,但他只能出4000元补偿,多出一分也没可能,宁愿坐牢;

2、副驾女未婚,家距这两省1500公里,家贫且有助学贷款和房贷,老板脑中没工伤概念,且住院期间只愿意发邻省规定的最低工资。副驾女毫无积蓄,最初住院的费用是男负责垫付的,一周不到就要花光了,同事众筹了一些,但杯水车薪(副驾女伤到了脊柱,需天价治疗费用,很多医保外治疗项目)。

3、老板看到拖拉机司机实在没油水可榨,损毁的车辆也不值几个钱,再加上副驾女的苦苦哀求,同意按照当地交警建议的潜规则来处理此事,即:判公司车全责,以达到骗保的目的,骗到的钱用来给副驾女治疗。

于是出现了这样一幅场景,受害人、犯罪分子(肇事司机)和人民警察同聚一堂,协调口径,伪造证据,共同商量骗保大计,最终结果还算是圆满——贫苦的拖拉机司机没进去,副驾女家里得了骗保的钱也没破产落了点残疾但不影响工作,房贷还能继续,其余人也都平安。

这其中必须夸一夸本省的人民警察(真心实意的),如不是他才智出众且宅心仁厚、愿意顶雷,急人民所急,此事最终很可能演变成司机坐牢,副驾女破产加瘫痪,只有老板毫发无损的局面——该警察为此真没少跟老板费口舌。

但这个局面是怎么造成的,为啥那么多法律条文,大家一条也不愿意用——用了就是人间惨剧——这就不是俺能评价的了,河里大牛多,有没有法学专家能评论一下,让俺们这些小民开开眼,感激不尽。

不过因为此事,男负责跟拖拉机男没少打交道,也就知道了一些他的故事,此事留在下篇再讲。

通宝推:海上金流彩云乱,xm,独草,jhjdylj,阴霾信仰,stamilo,醉寺,史文恭,高三三班,燕人,南宫长万,领班军机,hansens,
主题:455562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