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皖西乡村亲历记 -- lmylqh

2020-09-13 20:44:42郭三
我六年级前

一直把富裕读做富谷

可能是觉得谷子多了就是富人的意思

有次老师让说带富的词,我连说三遍富谷,大概给老师也弄懵逼了,没怎么为难我,他可能觉一个背文章嗖嗖的小伙子不会犯不认识字的低级错误

老师很好,在村里学校教语文,没事拉全班同学去给他家地里掰玉米,或者村里有大户过白事去扛花圈,都是有偿的,我因为人高马大扛的都是给五毛钱的大花圈,像那种一个煤球上插根棍,棍上糊的纸鹤啥的就只给两毛钱

我那时小,现在想想老师应该是个很感性的或者说有故事的人,比如他教像丰碑、金色的鱼钩这类文章时是会哽咽的。

老师从来不要求我们考高分,就是培养你们的兴趣爱好,阅读方向,大概四五年级那会,喜欢看些抒情的写景的东西,巴金鸟的天堂那一类,给我叫办公室一顿吼,说看那些有个几把(原话)用,十大元帅都有谁?背!

老师不到五十就去世了,我时常会想念他

人真是个奇怪的生物,前几天教师节我楞没想起老师,今早上吃个手抓饼后反而在这嘚啵嘚的怀念老师了。怪哉怪哉

通宝推:踢细胞,ton,
帖:4555309 复 455522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