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皖西乡村亲历记 -- lmylqh

2020-09-13 10:09:26lmylqh
母亲生病

我母亲86年生病,食道癌,发现的时候已是晚期,胡乱治疗一段时间后去世。

母亲刚开始发病时是吃饭梗阻,她自己没把这当回事,等到完全吃不下饭才到乡村医生那看,让赶快去大医院,后来到合肥省立医院,确定是晚期,不能手术,给开了一些药后就回家,回家后不久去世。如果是现在的人看,一定会奇怪症状这么明显的病为什么不早做治疗,原因就是穷。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小时多病,只有发高烧时才会喊赤脚医生到家诊治,打针退烧完事,至于发作好几年的哮喘,则从未治疗,所以我有好几年呼吸都带响,像吹个哨子。对唯一的儿子尚且如此,对自己当然更是舍不得。实际上就算是能治,以我家当时的情况也没钱治疗,我就记得,我生病时找赤脚医生都是赊账,年底再给,有一年到年底家里还是没钱,母亲担心赤脚医生上门要钱,很是惶惶不安,还好,最终那人没有上门要钱,拖到了第二年。赤脚医生相对于解放前没医没药肯定是质的提高,但也还是要钱的,并且水平极其低下,所以每当我看见有人为贬低现在而鼓吹赤脚医生制度时都很不屑,只有经历过才知道到底好不好。

那时,不仅仅我们家看不起病,许多人家也看不起,我的印象中,那时老家的老人,其实也就是60来岁,生病也就是让乡村医生看看,挂挂水,能好就好,不能好,只能等死,没见过普通人家送老人去大医院看病的。

也在那时,因母亲生病我听说工作人(就是吃公家饭的)都有体检,有病都能发现治疗,不至于晚期不治。我因此颇为不平,但也无可奈何。上班后,每年体检,都会想起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令人伤悲。

父亲到现在身体都很好,但鉴于母亲重病耽误不治,现在身体稍有不舒服就会到医院检查治疗,检查追求大医院,吃药以多为好,常常偷偷加量,常感叹我娘无福,不然也能过上医疗报销的神仙日子,多活几年。

通宝推:假日归客,普鲁托,
帖:4555232 复 455522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