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2020-08-24 09:38:37wlr
在非洲一百六十七

回到东方饭店后,心里仍然堵得慌。我避开灯光和有人走的地方,悄悄到湖边坐下。呆坐片刻,眼泪不知不觉流下来。抬起头,看着雨去云开,星淡月朗的夜空。仿佛又看到两个人停在下班的人流边缘,就像两片被命运的急流偶然搁浅在河边的枯叶。

泪从一侧的眼角滑落,凉凉地流过耳朵。

影倩找过来,我抬手抹抹脸,还是被她发觉有异。我拉着她的手把周红兵的故事讲给她和随后也找过来的崔西,最后三个人都沉默了。

“我……不知道。我想问,为什么她要和其他人结婚……为什么周师傅回来后她不离婚?而要自杀。”崔西先开口。

“这个我没问,没想起来。当时不知道说什么。”

“这些事以后慢慢告诉你。”影倩隔着我拉住崔西的手,“立强,事情已经过去……他向你讲出来,心里也会好受很多……我们也很难过,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

“嗯嗯,谢谢你!……你们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不许自杀,绝对不可以!”我拉起两个人的手。

“知道知道,我们不会自杀,别乱想。”影倩赶紧安慰我。

“不是不是。”我摇头,又看看两个人,“我很认真的要求你们,无论什么情况,不要失去生命!遇到抢劫,要钱给钱……要色给色,无论什么情况,我要你们活着。”

影倩严肃起来,绷着脸不说话,直直地看着我。

“我是认真的,你们的命对我非常重要,不论遇到什么……可能说得不准确。”我有点着急,怕自己说错话。

“不是,”影倩两只手都抓紧我,“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们真的没看错人。”

小丫头不说话,扑上来在我嘴上撞了一下,没等反应过来,影倩的嘴唇也在脸上用力砸了一口。

“呵呵!你们要吓死我了。”我笑了,把两个人都搂进怀里,“唉……”

三人紧紧依偎,都不说话。一阵风吹来,身边的树叶和湖边的波浪哗哗作响。

“要下雨吧?”我伸长脖子往山那边看。

“下就下,再待一会儿。”影倩仍然靠着我不动,“你以后别太鲁莽,让我们担心。我们不分开。”

“对对!和你们在一起,不要冒险。”我点头。

“说得好象要生离死别似的。”影倩挺直身体,“吃饱没有,家里留着你的饭。”

“让你一说就饿了。走,一起去再吃点。”

“我们吃饱了。”小丫头抬起头回答,“不过还是一起去,你要保护我们。”

“哈哈!”我跟着影倩一起笑,“对对,保护你们。走走走,又要下雨了。”

外面雨声淅沥,厨房里两个女人只吃了几口就端茶聊起天来。我低头小口喝着香醇温热的土豆浓汤,终于平静下来。

影倩见我的碗快见底了,看看表说:“我去看孩子们。卡穆肚子不舒服,你先送小丫头……晚点回来。”接着瞪大眼睛看看我,红着脸一笑走了。

“唉!”我长叹一声笑了,“大过年的,真不应该给你们讲这么伤心的事。”

“没关系,没关系!”小丫头过来坐到我身边,“快吃吧。你说明天应该怎么……穿那件衣服。”

“嗯?不明……我没听清楚,你讲什么?……哦,你是说明天到杰夫那里怎么着装?”

“是的,我没上过大学,不知道该怎么办。”

“应该……像平时上课一样吧?别太随意就行?”

“你在大学,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活动?”

“主要是上课,也有专家来讲课,那种在大阶梯教室或礼堂的,主要是爱国主意教育。这种很少,这种调查好象也很少。你也应该上大学。”

“好啊!等有时间我就去首都大学报名,学商业……或者回美国上学,你也去,好吗?”她看着我。

“我才不去。我在中国上过了,不去!”我故意逗她。

“你又……不正经。”崔西装模作样地瞪着我,“姐姐和我一起去,让你见不到我们。”

“好吧好吧,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哈哈!谢谢你!以后,我陪你去中国,你陪我去美国,好不好?”小丫头拉住我的胳膊。

“好,没问题!不过,长时间坐飞机,很累很累。”

“那有什么!”她满不在乎,“以后买一架那个……自己的飞机,有床的那种,我飞你睡觉,你飞我睡觉。”

“好象这样的飞行需要至少三个飞行员吧?”

“哦对,还有姐姐,以后要教会她驾驶飞机。”她沉默片刻,眼睛望着前方,似乎在想象着未来,“哎,你上的学校有没有外国的学生?”

“有,好象有十几个吧,不知道具体多少。”

“你没去和他们交谈?”

“有,不过很少,在英语角碰到过几个。”

“为什么很少?他们来自哪个国家?你不好奇嘛?”小丫头一连串的问题。

“不是很好奇。可能是我不喜欢别人对外国学生的态度,有点太热情了,总是围着外国人……我不想凑热闹。再说我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外国留学生,初中时我爸的院校就来过海湾国家的留学生。他们在一个特别围起来的院子里生活和学习,不准随便进出。我们院里的孩子常常跑去隔着栅栏和他们聊天,后来家长们说要保密,不让再去。”

“为什么保密?哦,他们是学习军队……是军人学生。”

“呵呵!对,是学习军事,真聪明!”我对她竖起大拇指。

“谢谢!”崔西得意地笑,“我们走吧。”

民调结果发布会在一个大阶梯教室举行,除了杰夫等调查组成员,只有稀稀落落大约三十位听众。我本想找个角落入座,但被崔西拉着坐在最显眼的中间。小丫头饶有兴趣地东看看西瞧瞧,直到正式开始时脑袋才停止像拨浪鼓似的转动。

一个年轻的老师先走到话筒前,宣布开始。然后直接切入主题。介绍这次调查的源起、人员、预备、规模设定、采样人社会分布等等内容。

杰夫并不是主要发言人,随着讲诉的进程,在幻灯机前一张一张地换着图片,只是在结论展示出来后和所有人一起逐个讲述了自己的想法。

“我原来以为至少百分之五十的人会感觉现在交通变差。没想到结果是百分之六十一点四的人认为有改善,百分之十几的人认为还一样,百分之十的人认为变得不好。”会议结束后,我们三人和杰夫在楼外的树荫下相遇。杰夫打过招呼以后又说到今天的内容,同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没关系没关系!”影倩崔西同时开口,“这种调查没有那么准确。”

“我们没有经验。”杰夫点头,“李,你怎么看?”

“哦,我吗?那个……”我心中正在为杰夫的错误暗自幸灾乐祸,被他猛一问,不知如何回答,只好顺着两个女人的意思往下说,“调查……调查自然有误差,下次改过来……不能再这样。”

“对对!您说的太好了!这次学到很多教训,下次改进,就能做得更好。谢谢!”

“哦,不客气。”我没想到他会这样,胡乱地应付着。

“那个……”杰夫仍然看着我,双手在身前相握,“下次这样的调查,能不能请您也来参加……主要是提些建议。当然,也希望您能提供其它支持……”

“我不懂这种民意调查,也不知道具体过程。”我赶紧往后撤,“……而且这里面应该涉及很多数学……哦……统计学的知识。而且……而且,这里太热了,没办法专心工作。”

“对啊!你们这里太热了,没有空调,我坐在里面不停地流汗。”崔西突然插话,“我们在湖边有几个有空调的会议室,可以借给你们使用,那样会很舒服。”

“啊……哦哦,可以可以。”事出意外,但当崔西看过来时,我还是不得不答应下来。

“那太好了,李。谢谢你谢谢你!”杰夫很高兴,“一起去喝杯咖啡?”

“不用了,谢谢你!我们赶时间,谢谢你!”影倩微笑着婉拒。

“我刚才是不是不应该说让他们用湖边的会议室。”回去的路上,崔西反应过来刚才可能考虑不周,伏在我的座椅靠背上问。

“嗯……没关系。他们只是老师和学生,用用会议室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处理着路上的情况,一边握着方向盘变换车道一边回答,“没什么没什么,不过要回去收拾一下,里面有些我翻乱的战争资料还没来得及放回架子上。”

“姐姐,你们说为什么?我认为现在的交通情况变差了,比如上次立强掏枪对准那个粗鲁的司机,可是为什么调查结果却是大部分人认为交通变好了?”崔西又提起另一个话题。

“各人感觉不同吧?”我回答,“现在车增加很多,很多人有车了,自然觉得交通方便了。”

“你选的什么?”崔西问我。

“嗯,交通变好了。”我说。

“哦,你可不是最近才有车的,为什么选变好?”影倩也加进来。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前方红灯变绿,我踩油门启步,“也许……是我对杰夫印象不好所以……”

“你不是那种人,不会心胸狭隘。”影倩摇头。

“对!”小丫头也跟着点头,“再想想,还有什么。”

“呵呵!”我松开方向盘挠挠头,“也对。大概……相信拉莫能把交通管好吧?”

“不全面,继续想!”影倩说。

“呵呵!你们厉害你们厉害。”我笑,“其实我也感觉交通情况变差。以前那有这么多按喇叭和突然变道的,现在……也许是新手司机太多了吧。”

“我昨天还看到一个新手,上坡不能启步,熄火好几次,后面的车吓得按喇叭往后倒。”崔西点头。

“你没帮他一下?”我问。

“有啊,不过没帮上。我在对面车道,等在使馆门口停好车,他已经走了。”

“嗯,很善良!”我边点头边拐弯,“美国的使馆真丑,像个方方正正的白盒子,正面连窗户都没几个,位置也不好,离贫民区只有一个街区。”

“是的,”崔西赞同,“中国使馆的位置就很好,也很大,里面浓荫蔽日,绿草如茵。”

“嗯?哈哈,你都从哪学的这些成语!”我称赞道。

“姐姐教我的,是不是很……恰当?”

“可以可以,不错不错!”

“谢谢!”崔西很得意地往后靠在椅背上,“其实还有比美国使馆更简单的。瑞士在这里只有一个兼职代办和丹麦的代办是一个人, 就是你去过的那个五金店的老板。”

“哪个五金店?”我有些意外。

“就是花楼斜对面的那个店,那个在柜台后操作电脑的就是老板,比利时人。”

“……哦,是他啊!他不是瑞士人也不是丹麦人,怎么当了这两个国家的代办,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省钱啊!干吗非要设使馆。”

“哦……这样啊……”我点点头,“这样能省不少钱。回去路上顺便去工地看看,要开始浇筑基础了。”

“好的,”影倩回答,“你们两个看,打电话叫辆车到工地等我,不要晚了饭。”

“做饭以后可以交给卡雅,她做的越来越好了。”我打灯拐上湖滨大道,“你只要指挥就行,如果需要给卡雅配几个打下手的。”

“知道知道,我现在就已经不大动手了,但中餐还要再教教她。”影倩边说边拿起电话。

两天后浇筑庄园主楼的基础。李同力非常慎重,亲自检查施工准备并一直在现场看到浇筑结束。中午我留他在东方饭店吃饭,下午两人去看一个即将开始的工地。回来的路上从一片新的城区经过,我开着开着就被这里的环境吸引了。

李同力见我四处观望,找了块空地把车停下。我对他感激地笑笑,立刻打开车门跳下去。

这是片新开辟的城区,一条崭新的柏油路顺着山势蜿蜒而下,指向枝叶缝隙中蔚蓝的湖面。沿途是一处处工地或建成不久的别墅,可能因为时间不长,许多地方还是自然状态,树木杂草间露出大大小小的岩石,间或有小小的水洼映着天光。

“上次路过这里就觉得很幽静,这次停车仔细看,果然如此。”李同力深吸一口气。

“是啊,老的别墅区虽然也很好,但人工雕琢的痕迹太明显,道路都是横平竖直的,一个个方块。”我点头赞同。

“听说是请欧洲人来规划的,的确不错。”李同力补充说。

“自然与人居协调,很有意思。”

“别急,到最后你再说这句话。弄不好随着入住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又是人工大于自然。”他指指四周的工地说。

“那就可惜了,那就可惜了!有时间带崔西和……我一起来看看。”我又看看四周,转身向车走。

“你设计的中餐厨房可是让我开眼了,也出了个很大的难题。”李同力跟着回到车上,边拉安全带边说。

“呵,那是为了防止油烟。”

“关键是安装麻烦。墙不能砌,等那个不锈钢的吊顶安装好以后才能补上。要从底下撑起来,上面要找个小个子,确保每个挂钩都准确固定,还要留他出入的空间。”

“用手拉葫芦吧……”我摸着下巴思考。

“装完怎么拿出来,不要了?”李同力斜眼看看我。

“不要了,就留在里面好了,没几个钱。”我点头赞同。

“你这小子!为达到目的……不计代价。”

“呵呵!谢谢你嘴下留情,没说不择手段。”我笑起来。

“你不是那种人。”他盯着前面的路,毫不犹豫,轻描淡写地回我一句,“国内又要来人了。这边项目多,挣钱多,国内好几个工程转给别人了,全力支持我们。”

“再招人吗!这还不容易。”

“废话!你深蓝公司招来的人立刻就能用?”

“对对!要熟悉一段时间。”

“你……别在意。”他扭头看我一眼,“开车……没仔细想,随口说一句,别在意我不礼貌。”

“没有没有!”我摆摆手,“这有什么!开车要保证安全,说话是次要的。”

“对对!我知道你不会在意,所以也没多考虑。这里出去再过两条街就直接到湖滨大道了,比从市里穿过快很多。”

“这么快!”我往车外看,试图认出并记住具体的位置,“你真的不要担心,我根本没在意。”

“哈哈,知道知道。我在想一件事:如果你庄园中餐厅的设计方案证明可以防止油烟,是不是把东方饭店的中餐厨房也改造一下。”

“这个提议好!这个提议好!”我连连点头,“她那里也是油烟很重,每星期都要彻底打扫一次,有些地方还是有。”

“好!那就这么定了,工程也得给我做。”

“哈哈!那当然那当然。”

电话突然响了,影倩问什么时候回去。我问什么事,她停顿一下却没讲。李同力举起手张开有翻转一次,示意大概还要十分钟。

回到湖边,李同力没进去,调头挥挥手就走了。我转身进门,影倩已到停车场边。

“克丽丝妲和西蒙,还有那位……财政部长都来了。”她迎头就先说明情况。

“啊?怎么回事……什么事?”我很意外,“先帮我接待着,洗洗脸马上就去。”

“好。”影倩转身就走。

“李先生您好!”没等我去洗脸,伊苏莲部长已经走出会客室迎出来热情地伸出手。

“哦哦!您好部长女士。”我赶紧把车钥匙换到左手,“抱歉!不知道你们要来,久等了!”

“不不不!”伊苏莲部长赶紧摇头,“是我来得急,没有提前通知您,是我很抱歉,真的非常抱歉!”

“哦,这个……”她的态度把我弄晕了,有点不知所措。

“哦,是……事情是这样……那个。”伊苏莲似乎也很紧张,“我们进去谈吧,那个……克丽丝妲和西蒙也在。”

“呵呵,两位在门外就开始会谈了!”克丽丝妲和西蒙从屋内出来,看见我立刻快步迎过来。

“是这样。”寒暄过后,宾主坐定,西蒙示意开始,伊苏莲立刻坐正,“这次主要是来解决您上次提出的住宅区资金问题。”

伊苏莲停下来看着我,似乎在等着反应。其实从进门时影倩报出来访者的名字,我就大概猜到她们的目的,但这时我却不愿表态,反而同样把目光停在部长女士的眼睛上,屋里突然沉静下来。

“哦,是这样,请您继续。”直到伊苏莲有些尴尬地垂下目光,我才不咸不淡地开口。

“那个,是这样。”部长转头看看克丽丝妲,又摸摸咖啡杯,“我们想了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就是用银行贷款解决资金问题……就是由克丽丝妲女士的银行对这个项目贷款……就是……您看如何?”

“谢夫,是这样。”西蒙不得不接过来,“银行提供无息贷款启动这个项目,以后由政府财政负责偿还。克丽丝妲具体负责,您看行吗?”

“哦,是这样,那很好啊……需要我们深蓝做什么?”我问。

“不需要您做什么。”伊苏莲又接回来,“我们只是来向您……汇报情况。”

“那太谢谢你们了!真是太好了!”我高兴地站起来和他们握手道谢,“太好了太好了!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太好了!”

“哈哈!不客气不客气,我们应该为您的公司提供支持。”三个人也站起来,异口同声地笑着回答。

“克丽丝妲与西蒙向我说明了您的情况。我以前不知道,所以多有怠慢,希望您不要在意。我这里要用钱的地方很多,所以有些忽略了这个项目,非常抱歉!”部长女士趁机进一步解释。

“没关系,”我摆摆手,“我不介意,您是国家的资金总管,事情很多,何况这个国家正处在快速的建设时期,肯定很忙。”

“谢谢谢谢,您的法语真好!”伊苏莲不失时机地称赞道,“我早就感觉……您很棒!”

“呵呵,谢谢您的夸奖!”我眨眨眼,早就感觉到,却现在才讲。

通宝推:一个农民,心有戚戚,
帖:4549187 复 400774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