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2020年7月30日,海峡两岸一个时代的结束 -- 笑看风雨

2020-08-02 10:41:23脑袋
我遇到的香港人台湾人估计恰好和我一样

都是些普通人,对价值观无感,对利益说有兴趣。而且这几年能明显感到,他们的优越感在丧失,只留最后一块地:民主自由。但脑筋清楚的台湾人,也不大以台湾政坛为自豪。

记得一次在游轮上遇到个台湾团。有一对台湾夫妻,与我正好一起坐船边聊天。听我是大陆人,很自然聊到美国惩罚中国企业违规和偷技术。他的言论和西方港台媒体言论非常一样,就是大陆违规,西方是执法者。于是我就给他讲日本东芝,美日半导体协议,台湾HTC手机, 芯片业的美国法律战遭遇和最后结果,他很震惊,因为他们媒体从来没从美国政府是这么直接帮助美国公司角度看事情。美国长期在港台媒体中处在法官和警察角度。他说他会回去搜搜这方面信息。

一次朋友聚会遇到的一家香港人,确实关于民主自由类话题,他认为自己掌握了真相,不大愿意和我继续讨论。我们就聊他们在中国的经历。但看得出,他们很怀念中国的生活。嘴里一直反复强调:在中国他们有保姆,厨师和司机。现在在加拿大他们只好自己做保姆,厨师和司机。与其说爱民主自由,还不如说爱高人一等。但大陆现在情况,他们做不到了。空留回忆那种感觉。说实在的,价值观不仅不明显,还很不正啊。

总的感觉,港台新加坡人,和我们有误解和隔阂,但同文同种,你交流时不一开始直接互怼,不带情绪,最终能进一步深入谈话。因为毕竟华人是最世俗化的名族,很容易找到共同点。

不说港台人,韩国人我发觉其实也能交流,因为在西方种族社会中,我们同为黄种人,这是建立一些同理和共识的基础。有一次和一个韩国人讨论社会主义。他听我说起马克思时代的资本主义社会,美国的劳动节为啥和别的国家不一样。美国警察居然暗杀工会领导。他很震惊。因为他的观念来自韩国媒体,就简单总结,社会主义这种思想来自专制落后的农业社会。但马克思是德国人,在英国生活,没有俄国和中国生活经历,这个事实他也挺意外,才意思到和他的结论有点不大符合。无解和隔阂,往往来着交流缺乏和单向信息源。

通宝推:秦波仁者,桥上,等明天,巴博萨船长,ziyun2015,
帖:4541169 复 454112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