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太祖是《沁园春.雪》的真实作者吗? -- 天马行空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 阅 254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8-01 10:21:40
主题:4540901
天马行空
天马行空`5500`/bbsIMG/face/0000.gif`70`4123`20142`159149`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5-02-17 02:17:54`
【原创】太祖是《沁园春.雪》的真实作者吗? 117

太祖为人,誉满天下,谤满天下,有攻击他不会平天下的,有攻击他不会治国,还有攻击他不能齐家的。更有甚者,攻击太祖才情低下,是一个文坛剽客,不但在众多诗词中屡有抄袭,而且怀疑其代表作《沁园春.雪》压根儿就是胡乔木写的。依我看来,这个怀疑完全是无稽之谈。

我们知道,一个诗(词)人,乃至一个作家、艺术家或者其他什么家,终其一辈子,可能有不少作品。虽然是同一个人的作品,随着年龄不同,阅历不同,创作心境、客观条件不同,作品的差别很大。

简单地分类,一个诗人或作家的作品可以分为优品、良品、中品、次品。这些作品分类是呈橄榄型的,优品是属于作者超水平发挥,妙手偶得之的,数量极少。同样,像次品这种有失水准的败笔,数量也不多。大多数作品,都应该属于良品、中品。

如果一个诗人、作家的作品出现橄榄形分类断裂,就要怀疑其中某一些作品是否是他本人写的了。如韩寒,其写的《三重门》可以归为优品,但是其他一系列小说都基本属于次品。出现这种情况,不要说方舟子之类的好事之徒,就算我都会怀疑:怎么这一部小说就和其他的截然不同呢?是不是经过别人加工的。同样一个名噪一时的八零后作家郭敬明,尽管他写出来的作品对很多成年人来说也是难以卒读,但是其大部分作品都是在同一火候,出自同一人之手的可能性极大,则即使是方舟子之类的好事之徒也没兴趣去怀疑。

同样,我们可以考证太祖、胡乔木的其他诗词,把《沁园春.雪》和他们各自的其他诗词放在一起,看其橄榄形分类是否有断层,就可以知道真正的作者是谁了。

《沁园春.雪》上半阙写景,主写冬天雪景,兼述长城、高原、大河: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太祖其他作品中,写景的极多,虽然达不到《沁园春.雪》这一水准,但也不是为佳作。如另一首《沁园春.长沙》写秋色: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采桑子.重阳》写秋色: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除《沁园春.雪》之外,太祖写冬景的诗词比写秋色稍逊,但也功力极深。如《卜算子.咏梅》: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七律.冬云》可谓佳作: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至于写山,更是太祖的强项,其所写的诗词有三分之一和山有关,不乏佳作,如《清平乐·六盘山》: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又如《忆秦娥·娄山关》: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由上面的分析可见,太祖写景能力极强,在其他诗词中,不乏写景达到《沁园春.雪》这一火候的佳作,太祖是完全有能力写出《沁园春.雪》的上半阙的。

《沁园春.雪》的下半阙是抒情。在诗人的眼里,秦皇汉武都略输文采、唐宗宋祖也稍逊风骚,蒙古蛮子更进不了诗人的法眼,诗人傲视天下,最后得出“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太祖在其他诗词中评古论今,也常常有气如长虹的名言警句。如《沁园春.长沙》: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还是在《沁园春.长沙》: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又如《浪淘沙·北戴河》: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当然,太祖在其他诗词中抒情,比不上《沁园春.雪》抒情大气磅礴。但如果把《沁园春.雪》中的抒情比作优品,太祖在其他地方抒情不乏良品,他是有可能写出《沁园春.雪》这样的佳作的。不过这样的佳作属于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之列,即使像太祖这样的功力,也不是想写就可以写出来,因此如果是他写的,就是当之无愧的代表作。

分析太祖的其他作品,我们知道他完全有可能写出《沁园春.雪》来。那么,胡乔木有没有可能写出这作品呢?我们也可以把他的诗词拿出来分析一下。

根据《胡乔木诗词42首》,胡乔木写秋色,比较好的如《沁园春 • 杭州感事》:穆穆秋山,娓娓秋湖,荡荡秋江。正一年好景,莲舟采月;四方佳气,桂国飘香。雪裹棉铃,金翻稻浪,秋意偏于陇亩长。写冬景,如《江城子.赠边防战士》:远征才觉道途欢。北风寒,有何干,雪地冰天为我驻朱颜。背上枪支登哨所,千丈壁,起炊烟。这些诗词,不要说和《沁园春.雪》相比差得太远,就算和太祖的其他诗词相比,也顶多只能算是中品。

胡乔木的诗词,写景部分只能算中品,抒情部分连中品都说不上。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其抒情,就是“惨不忍睹”。在矮子中拔高个,勉强找出一些“佳作”,如《六州歌头·国庆》喜江山统,豪情纵;锤镰动,画图宏。多昆仲,六洲共;驾长风,一帆同。何物干戈弄,兴逆讼,卖亲朋,投凶横,求恩宠,媚音容。又如《菩萨蛮》:霞旗扬四海,壮志惊千载:愿及雾偕亡,消为日月光。又如另一首《六州歌头》:何世人间,虎豹容来往?众志金汤。教红旗遍地,万国换新装,日月重光。作者倒是想写得大气磅礴的,但是“愿及雾偕亡,消为日月光”小家子气比起太祖的“虎踞龙蟠今胜昔,天翻地覆慨亦慷”,“万国换新装,日月重光”比起太祖的“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意境差得太远了。这样的抒情,哪里有太祖那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英雄气概?

总而言之,如果把《沁园春.雪》放在太祖的其他作品中,自然而然地觉得这是太祖的扛鼎之作。但是,如果把《沁园春.雪》放在胡乔木的作品的,则有一种鸭群里闯进一只鹅的感觉,说多不协调有多不协调。因此,《沁园春.雪》的真正作者是谁,不言自明。

这篇短文是四年前写的,当时不能登录西西河,所以没有在上面发布。今天看到还有网友在讨论这个问题,就贴出来凑个热闹。


通宝推:踢细胞,老老狐狸,红军迷,三笑,方平,知其何休,等明天,jhjdylj,桥上,吾名水,花棍舞,唐家山,钱六,燕人,宏寺,醉寺,威武,陈王奋起挥黄钺,西安笨老虎,赵美成,
2020-08-01 10: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