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马屁经,从常务副开始拍】瞎掰《平安经》作者的简历 -- 方平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74 阅 3186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7-31 17:47:42
4540757 复 4540607
方平方平`43312`/bbsIMG/face/0000.gif`70`706`10989`80726`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9-09-28 01:29:28`
从文官掌警到异地为官---党委一直绝对控制GA 134

用习总的话说,“枪杆子、刀把子”。两层含义吧,一则是关乎政权存亡,从不会有须臾放纵;二则呢,再重要,也不过是政权的工具罢了。军队的情况不清楚,而GA口的头头们,自康师傅事件后,谁都不敢再有非分之想(入常)。

【武警指挥权的历史延革】

兄台既然问道了,就先扯一下武警的历史延革。文革前的不谈了。改开后,83年左右,武警从军队划归地方GA。当时长辈奉命从GA某核心业务部门去驻汉一个团(改编为支队)任副政委负责人事编制,后又被总队政委看中调到总队。我印象中就是家长工资调高了(军队工资一直高于地方20-30%),家里生活改善了不少(85年起过年终于可以吃上鱼了,房子也比地方大多了,配发的三夹板家俱一直用在现在还没舍得扔----可见国家当时对军队很优渥)。

武警在GA内部的地位从来没有到可以独立的地步。前期一个省的武警总队就是一个师的编制(北京、新疆等特殊省市区除外),总队长就是师长,政委之上必有一个第一政委,即省厅厅长兼任。一般情况下,武警总队政委入厅党组。也就是说,省武警总队只是省厅的一个下属单位,级别比较高而已(副厅)。当然,那年代“总队”编制还没有像今天这么泛滥,省厅下辖的总队一般只有三个,两个副厅级(武警、交警,因为这两个编制较大),一个正处级(消防总队)。

省厅掌握武警人事的另一个方法是转业安置。省武警总队长(正师)、参谋长(副师)等如果转到地方,一般就顺势安排到交警总队(任总队长)。题外话,军警历来是一家,早期GA内部的军转干部有时候可以达到一半(长辈后来分管的一个正处级单位,两年内仅转业的正团长、政委就有4个,算上其他分管单位早期转业的正团职干部差不多有8个,大都是从西藏汽车兵团等艰苦的服役部队转业到内地GA,以示优待)。而湖北省厅最早的厅长就是老红军(老木匠的新四军五师)出身,我还见过90多的延安时代的排长还健在。所以,军队、武警干部在GA内部,不会被当作外来户看待,人事关系比较和谐。

以上,可见当时GA对武警的掌控是比较彻底的

90年代中期哈哈真正掌军权后,逐步把武警编制慢慢收回军委(国务院与军委共同管理),具体作法是把一般省的武警总队升级(副军级),把各省武警的头头调异地任职。比如湖北省武警的某总队长(副军级)直接调任西安某院校校长。从那个时候起,武警高层人事权又逐步重新回归军委。

另一方面,众所周知,邓公南巡、朱相下岗之后,地方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维稳”,这个脏活只能GA来干,而GA呢,往往只能拉着武警一块干(GA毕竟是地方,一般情况下对父老下不去狠手)。所以那个时代,地方武警的指挥权究竟属于军委还是地方党委?很难完全分开,比较模糊。

当然,习总上来后就很明确了,武警完全收回军委,这个问题算是彻底解决了。

【对GA的权限限制】

早前GA的权限比现在高得多,尤其是省厅厅长兼政法委书记、入省委常委时代,而权力的顶点就是就是康师傅入常那些年。

从政治上讲,这突出了GA在那个时代的历史任务----用他们自己话说,为党国干脏活、维稳。GA在老百姓中的名声,从民警警官的华丽蜕变,滥觞于此。既然给各地方党委政府背了那么多骂名(包括各种财政创收),党委适当提高GA政治地位,也算是一点补偿罢。

但是从人事上,地方党委加强了对GA的绝对控制,重要省份省厅厅长一般不会用GA专业出身,而是用地委市委书记升任,而GA专业干部常务副到头,说明地方党委对GA的绝对控制。这也是为什么本主题讲的,省厅常务副那么重要(必须懂业务)的原因。可以理解成文官掌警罢。

但是这个办法因为康师傅事件,又暴露了政法与GA一体,权力过于集中的弊端。所以习总上来后,中央政法委等于降级了(不入常委),而地方省厅厅长,只能任政法委副书记、兼任副省长----这是必须的,没办法,谁让“公检法”中的后两家,是副省级呢,否则,无法完成中国社会特殊的党委领导下的政法日常工作。

应该说,中央为了限制GA的权力,这些年出台了很多作法。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省厅厅长必须异地调任。前期很多是从GA部局长出任,比如前几个月“又”被拿下的西红市局长(他实际是湖北省厅副厅长出去的,但当时政法委GA部有那棵如今似乎有摇摇欲坠之势的大树当后台---这个敏感话题这里不展开了),以及前两天刚刚卸任的湖北省厅厅长,都是从GA部局长升任。现在则流行从异地专业GA调任,比如楼里提到的吉林省厅厅长是从天津局升任,湖北省厅新厅长从深圳局升任,而我之前提到的天津局长则由武汉市局升任)---- 中央这么搞,无非是用异地为官来尽可能掌控地方GA高层人事。

那么一省之内的地方GA人事如何掌控呢?省里依葫芦画瓢即可。所以这些年,地方市局的一把手,往往从省厅调任,一方面省厅直接掌控地方市局,另一方面也成为培养日后省厅副厅长的练级之途。

【地方党委对GA人事的绝对控制】

用一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罢。之前在河里提过,武汉疫情一开始那么乱,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几年武汉市的一二把手调任过于频繁(去年年底,我就听说马书记军运会受表扬后就等着高升走人了),包括分管文体卫的副市长(陈副市长上周刚刚被换掉),导致对卫生防疫工作、医院系统的不熟悉。比如现替习总直接掌握刀把子的之江一新,出任政法委史上权限最大的秘书长之前,在武汉镀金仅仅14个月,期间就发生过一件人事异动,直接牵扯了前后3任省厅常务副。

之前的市局Z局长(前前省厅常务副),被入了局的红中书记调到津门后,湖北省厅循惯例,派省厅常务副Y出任武汉市局(属于平调)。由于军运会的特殊原因,武汉市局局长是入市委常委的。但是,一新书记来了不久,不知什么原因(我当时专门问过相关人士,确实不是反腐,其人现在还在职呢),对市局局长不爽了,非要换人---省委组织部只能照办,把郁闷至极的Y局长重新调回省厅。但是怎么安排呢?省厅常务副那个坑,已经有人蹲了(G副厅长)。而Y本人又没犯错误(至少目前尚未查出问题)。省委组织部和省厅只好玩了一把乾坤大挪移:

(1)把省GA厅常务副(G)调到新成立的应急厅当首任厅长(G本人非常不满意)

(2)腾出常务副位置还给(Y)

(3)再派一个年富力强的培养对象的副厅长(L)去武汉市局并入市委常委,伺候一新书记

这通乱子折腾的,甚至影响到我国内家里的墙了---楼上那几个副厅长被一新书记折腾得鸡飞狗跳,来回搬家、装修,不知哪一家墙体漏水,楼下的很多家都遭殃了,最后还是省厅拿钱出来维修。

这个事虽然奇葩一点,说明一新书记霸道一点(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知道他必然会被超常规超车重用了),但是也体现了 地方党委有对GA人事说一不二的绝对控制权

题外话,我一直对那个胡XJ不感冒,原因之一就是一开始就故意带节奏、滥用“武汉肺炎”这个授美帝以柄的说法的有两家,一个是通天的财新,一个就是这个糊了吧唧的胡某人。而且,在李医生事件上,对武汉市局穷追猛打的,又是这个胡某人。穷追猛打可以啊,有本事打到底嘛,问题是2月20日胡某人看了这张照片后,立马偃旗息鼓,再不敢对武汉市局放一个屁了:

点看全图

所以我得出个结论:胡某人虽然号称是体制内的,但是对人事完全是睁眼瞎。他若是事先知道武汉市局L局长是一新钦点上任的,只怕一个屁都不敢放的。看来,但凡腹中空,必然墙头草,对仗工整。

【习总上来后,对GA的影响】

一个字:严。反过来,也是一个字:怕。

我虽然接触不多,但是偶然几次去机关处室,总能发现点新意。就拿这两个单位来说吧

点看全图

一进门,五个字的一幅影墙,“为人民服务”五个鲜红的主席的题字,印象中自90年代以后,有二十年没见了。

去过的另几家单位,过去处长、副处长能单独办公室的,这些年开始,都是严格按标准拼桌-----搞得你进去找熟人约个饭局都不方便---- 这大概是严格限制单独办公室的初衷之一罢,挺好的。

吃饭呢?聚餐过几次,没见过一个敢公车的。比如经侦口一个副处长,多年前就有分配的公车,到处跑(我出国前跟他学过车),现在好玩了,出来吃个饭,他老婆孩子(一线GA)是坐地铁,他本人骑个电麻木,哈哈。席间问起,他讲:现在哪个还敢公车?隔壁外厅一个处长,被群众举报后,直接一撸到底。

省厅做的更绝----每辆公车上,都显著的印有举报电话。停车场每一个出入口,都有摄像头、出入必须打卡。所以现在,副厅长地铁上下班,已成常态。

领导公车还有嘛?有的,比如武汉市局保留一台,局长一人而已。有一次在电梯里遇到前面提到的L局长和警卫司机,急匆匆出门上班(得过长江),一看表,早7点不到。啥车呢?广本。那天是世界杯预选赛在武汉体育中心比赛,被当作军运会主赛场的预演,局长亲自带队(五千警力)作安防演练。

【舆论口的严控】

这个我也吃过苦头,具体不谈了,省得麻烦。但是我可以理解----两方面原因罢,一个是现在政治气候是严格管理,谁分管的片内,尤其是市局分管网络舆情的,包括派出所的户籍警,都怕惹麻烦,于是乎矫枉过正。“李医生”事件很痛心,但是大概也是具体工作人员出于谨小慎微的心态,矫枉过正的常规手段。题外话,正常情况下,GA对医生这个行业包括从业人员,是非常尊重的,谁敢担保自己日后不去医院呢?很多事,奉党委命而已,所以事后基本不追究。

另一个原因,也许是有些人,打着红旗反红旗,跟故意严查中秋节给群众发月饼,大约是一个路数,目的是挑起群众反感,不知道鲁炜是不是这方面的代表。习总大秘丁主任能公开发表这种文章,说明也不是无中生有:

有的党员干部。。。对一些“低级红”“高级黑”现象辨别不清、斗争不够,甚至掺杂私心杂念,影响到“两个维护”的效果

拉拉杂杂扯了一大气,只因为兄台这个话题太大,作为老百姓,只能通过自己的身边事去体会,管中窥豹而已。总而言之,我个人感觉:党对GA严管限权是绝对正确的,有瑕疵,也可以在具体工作中慢慢调整,有利于国内长治久安。一新秘书长这两年带队打黑,打到省厅,逐步下沉,说明中央对这一块工作的紧迫性,是心中有数的。


通宝推:中秋下的城市,马灯,沧溟之水,知其何休,木秀于林,迷途笨狼,独立寒秋HK,老陈70,胖老猫,巴博萨船长,方恨少,心有戚戚,empire2007,一者,曾经是铅笔,桥上,陈王奋起挥黄钺,mezhan,士不可不弘毅,秦波仁者,拿不准,大眼,
最后于2020-07-31 18:28:16改,共3次;
2020-07-31 17:4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