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帝国制度与工业时代历史的终结》 -- Ace

2020-07-16 18:04:15Ace
【原创】《帝国制度与工业时代历史的终结》

帝国制度与工业时代历史的终结

ACE T

人类社会学的分类,社会演进由低到高分为:部落tribe、王国Kingdom、帝国empire,总共是三个权力越来越集中的阶段。

生物进化也是类似的情况,体现在食物链的位置上。

在低级生命模式里,比如只有959个细胞的秀丽隐杆线虫(Caenorhabditis elegans,C. elegans。https://baike.baidu.com/item/秀丽隐杆线虫/154672?fr=aladdin),很可能是全身细胞都参与决策。

进化高级阶段的动物,身体行动的所有决策就交给一个叫做大脑的一小撮专职细胞群落去专门负责了。肌肉负责出力,脑细胞负责思考与决策。

低级动物和高级动物之间有进化的半吊子动物,比如章鱼。

章鱼百分之四十的神经元集中在章鱼的大脑,而其余的百分之六十则均匀地分布在章鱼的触角,这种独特的神经索分布方式,使得章鱼的每一根触角都好像拥有独立意识一般。所以,章鱼在海里即可以朝一个方向游动,同时四肢时刻处于曼妙的无主观意识的舞动中,有些人类觉得这样很酷,因为人类就无法做到章鱼这种无意识舞动自己的四肢——神经病患者除外。

半吊子动物和低级动物的好处是生命力强,环境适应能力强,对砍成两半有可能变成两只继续活下去。

食物链顶端的动物环境适应能力都不够强,生命力也不够强,比如对着鲨鱼和人的脑袋开一枪,之后他们大概率都不能像章鱼那样继续活下去。

章鱼除了命比较硬,水里面玩花样肯定是玩不过鲨鱼/海豚这类有唯一大脑的高级哺乳动物的。

更高级的花样,则只有人类能够玩了,读书、创造和欣赏音乐、登月等等。

中国炎帝、黄帝的时代是Tribe阶段,刀耕火种,男耕女织,最田园风光的时代。

商周和春秋战国大约是Kingdom阶段,几百个小王国,诸子百家争鸣。

秦始皇文功武略举世无双,在几世秦王的实力发展的基础上一举灭了六国统一了中国,自此中国整体进入帝国Empire时代。

从Tribe到Kingdom,再到终极的Empire,中央权力越来越集中,秦始皇开始,郡县的县长都是中央任命的,要求对中央指令令行禁止,所有思想整齐划一。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就成为了必然。儒家思想不是被选择的,而是在各种思想流派里面竞争的最终优胜者。

美国是帝国主义,但很可惜美国不是帝国。虽然我们把欧美一直称之为“帝国主义”,但是英美社会演进从来没有达到过帝国的阶段。秦始皇有足够的智力和实力灭六国统一中华大地,但拿破仑、希特勒、华盛顿的智力和实力都不够,最终欧盟和美国的社会形态其实是一个介于王国和帝国之间的半吊子状态。美国叫US,united states;英国叫UK,united kingdom;欧盟叫EU,europe union,英文好的人看字面意思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不需要我来赘述。

国家形态属于生产关系范畴。马克思说,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生产力受到束缚的时候就要求生产关系变革。

经过研究,我认为,与工业文明最匹配的生产关系形态是empire(帝国)。

随着人类社会工业化程度的不断深入发展,工业项目需要越来越庞大的人力投入,越来越巨额的资金投入,大型工业项目周期越来越长,所有这些支撑巨型工业项目的条件只有帝国才能提供保证。

欧美这种半吊子王国帝国混合体,民主多党轮替制度,无法为越来越复杂的大型工业项目提供制度保障。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多党制的基础就是各党派代表不同的经济基础,如果民主党代表空军海军多一些,那么共和党只好去代表陆军和宇宙军多些。谁上台,谁代言的军工集团得到的政府采购预算就会多些,甚至会推翻上一届政府的军备采购规划,目的是给自己代言的军工利益集团回馈政府采购资金。

比如,修高铁就是一件复杂的工业文明高级玩意儿。高铁技术复杂,持续研发需要巨额资金,线路建设征地复杂,投资建设不仅需要资金超级巨大而且建设周期跨度极长,都不是在一届政府的任期内能够完成的,所以“民主多党制国家”玩到了高铁的这个阶段就纷纷出现生产关系制约生产力发展的状况了。

欧洲人玩不了高铁,西门子在慕尼黑机场曾经摆了一个高铁车厢模型征集支持修高铁的签名,行为艺术做的很到位,但就是在德国民主体系里搞不定——当年我在慕尼黑出差的时候还在小本本签名表示支持。然并卵(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德国的高铁还是修不起来。

美国人玩不了高铁,加利福尼亚从奥巴马时代开始搞,到现在一寸还没有修完。川普不仅不允许加州修高铁,还要要求加州退还奥巴马时代的高铁拨款——过去吃中央政府的,加州赶紧给我吐出来。加州政府一看修高铁无望了,吃到肚子里的早就拉到地头上去了,怎么可能吐得出来退给川普?这不过是川普恶心加州政府的伎俩而已。

印度人也玩不了高铁。国家高铁项目让日本人中标空欢喜一场,2015年中标到现在征地还没有搞定,一寸高铁都修不了。

中国高铁的奇迹很难被其他国家复制,其他国家连征地都搞不定,那还修什么高铁。所谓环保藉口的背后都是赤果果的利益要挟和党派之间的互相钆榨,在贪婪欲望的驱使下根本不可能谈拢这种超大型的安排。

幸福的家庭是无法理解这些不幸家庭各自不同的不幸原因。中国共产党一党执政的政策连续性,在高铁这类需要长期持续投入的工业科技项目上显示出越来越大的优越性——好莱坞电影《2012》里导演编剧承认只有中国人能够修建诺亚方舟。

群魔乱舞可能是章鱼八支手的专长,打高尔夫就非人类莫属。

不同的政党代表不同的利益团体,这对工业化时代里越来越复杂,周期越来越长的大项目而言,中共一党专政的优势会愈发明显。

奥巴马力挺的项目到了川普时代就被另外一派利益集团给彻底颠覆了,政府主导的超大型项目怎么能够做到有始有终?理论上就不可能嘛!虽然大企业也可以很好的执行大型项目,但超大项目只有政府才能主导。所以,好莱坞一直有一种阴谋论就是被一批大企业操纵的deep state在实际操纵美国政府。

美国现在只有军事工业能够唬住民主共和两党,所以美国军工产业总体能够独树一帜。

美国大企业不讲民主,所以美国大企业可以有长期连续的政策和持续高投入。所以我们看到,美国政府近年来不断放松“反垄断法”的实施力度,因为如果美国政府司法部继续像90年代之前那样反垄断,美国在工业化的高级时代里就彻底完蛋了。

在中国没有一寸土地是私有的,这是中共开国先贤们留给后世中国人的一份厚礼,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意识到这点。

土地私有是农业社会的基本特征,私有的土地是一整套经济制度的基础,土地私有是旧时代生产关系的基石。土地私有一定会最终阻碍工业文明的发展。房价高企本身就是工业(制造业)的毒药,高房价的地方最终只能玩金融服务这种高附加值的第三产业,香港就是典型案例,已经没有制造业存在与发展的空间了。

因为多年的民主多党轮替,各党派为了选票不断向工人阶级承诺各种福利和优厚待遇,再加上土地私有,那些搬离美国的制造业已经很难在搬回美国了。搬回去就是壮士断腕,失去竞争力,就是选择死亡,为什么企业家们要自寻死路,难道在中国建厂然后全世界赚钱的买卖不香吗?

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最终一定会走向社会全面过度福利,进而让制造业失去全球竞争力。越是底层的工人,过度福利就越具有吸引力,肥胖率越高。越是精英阶层,越是自律,精瘦精瘦的身材比例越大。

精英读书的时候就能制定和执行长期学习计划,所以能够读名校毕业。广大工人阶级之所以年轻时候读书成绩不好,就是因为大多数人缺乏自律不能严格执行长期学习计划。

当政党的更替决定在大多数普通人手中的选票的时候,普通人缺乏自律、不能严苛执行长期计划的特点必定反应在他们选出来的执政党的政府表现上。

儒家的培养选拔贤能执政就很好的解决上述问题。思考是大脑的专职,搞民主把大脚趾拉进来思考,这是想要干啥子?一个基层员工给任正非写信大谈公司发展战略,老任的第一反应是赶紧让这个员工滚蛋。

对大脑的制约只能靠严苛自律,大脑要认真履行自己对整个身体的责任和管理义务。如果大脑不爱惜自己的手足,不管是手足受伤发炎,还是不顾一切地熬夜,都会损伤身体,最终危机人体的生命。不管是狮子老虎还是人类,都非常珍爱自己的羽毛,爱自己的手足。万不得已的断臂求生也是为了生命维续的最大化策略。自然界里,章鱼不可能因为自己可以一分为二生存,因而去讥笑食物链顶端的狮子老虎和人类的。

如果让身体大脚趾细胞参与进来投票,决定第二天左右脑哪边说了算,这个人肯定是处于神经分裂状态。

某个人如果还能通过某种机制让自己的大脚趾决策第二天全身如何行为举止,这就是严重的神经病了。

假如章鱼可以嘲笑鲨鱼。你看,我的脑细胞不仅脑子里有,我的脑细胞60%分布于八爪里,所以鲨鱼你是独裁,独裁就是落后。食物链底部的低级动物嘲笑食物链顶端的高级生物,这很搞笑。当前世界里,介于王国和帝国之间的半吊子状态的欧美经常讥笑从两千年前就进入帝国时代的中国。

进化论的本质就是效率更高的物种胜出。帝国的运作效率明显是高于其他体制,这个人类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都没有异议。帝国体制本身也在总结前面失败经验基础上的自我完善和进化,欧美也在用社会主义的一些思想去修补完善资本主义。帝国体制最关键的自我完善就是严苛自律——当前的中国共产党最大的特点就是严苛自律,不断完善和强化内外部监督机制。中共让中华帝国的运作模式达到了人类工业文明时代最完美的帝国模式。

长寿的老人依靠的是自律且规律的作息饮食,经常健身,关注身体各个部分的健康,不让自己的身体受伤,有病及时发现并就医,及时治疗。

我没有见过哪个长寿老人的策略是让自己像周伯通那样左右脑指挥自己的左右手互搏,或者让自己的手脚参与大脑决策过程,或者让自己的大脚趾去思维。

美国政治制度就是让自己左右脑输死互搏;欧洲则是让大脚趾也能够轮流执政。

食物链顶端的鲨鱼、狮子、人类的共同特点是,有一个超强的专职大脑,一套高效的中枢神经系统,强大的四肢非常有力。说一个人“用大脚趾思考”是在讥笑他弱智。

中共当前这样一党专政是帝国的基本特征。中共依靠非常严苛的自律,充分借助党内外的监督问责机制,这是人类社会演进的终极状态。

我搞管理多年,很早就发现一旦民主选举科长,结果一般都是能力平平的好好先生当选——多数人不喜欢自己的领导太能干,否则自己跟着能干的领导会工作很累。

拿破仑说:一头狮子带领的一群羊,可以打败一头羊带领的一群狮子。领导干部的水平就是决定这个组织能力天花板的关键因素。

中国古人说真正有才华的人的特点是“敏于行而呐于言”。欧美民主多党政治制度正好反其道而行之,选领导,夸夸其谈者才能当选。

工业革命是发源于欧美,但随着人类社会逐渐深入工业时代,欧美的社会多党轮替制度越来越制约人类社会在工业文明时代的进一步发展。

高铁、核聚变、超大型城市化、外星移民等等工业时代的明珠越来越需要持之以恒的长期大投入和政策连续性,而工业时代这些超大项目不可能普惠社会每个阶层。于是乎,伴随着代表不同利益阶层的政党轮替,必然会反复动摇社会资源导向和国家政策导向,让这些工业超级大项目难以持续稳定的大投入下去。

生产力被生产关系所制约。人类社会越是深入工业时代,工业化项目的规划越大,持续时间越长,需要调集的人力物力规模越大,欧美的民主多党轮替制度就越不适应。现在欧美的民主制度正在化身为无形的天花板在束缚着(lock up)欧美的工业化进程。

实践正在证明,帝国才是真正符合工业文明的最佳社会制度,是工业文明时代的终结模式。

美国著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他的名著《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里曾经傲慢的宣誓说资本主义就是历史的终结。然后他在2020年5月在《国家利益》上撰文,失望的坦诚“我们本应该更团结,但却走向了极化分裂”。

历史的终结,这个课题太大了,福山预测不了,我也预测不了,但我认为我预测了工业时代历史的终极模式——帝国模式。

帝国模式本身也经历了好几代(第三帝国、苏联CCCP)的经验总结、自我完善和自我革新。中共让中华帝国的运作模式达到了人类工业文明时代里最完美的帝国模式。

经过研究,我认为,帝国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一种帝国模式)是真正符合工业文明的最佳社会制度,是工业文明时代的终结模式。

生产关系适合生产力的时候,生产力的发展最快最持久。实践和数据都正在证明我这个观点。中国是人类历史上工业化最快最彻底的工业国家,也是当今地球上工业产值最大的工业国家,而且国家工业总产值还在逐年快速增加中。当前中国已经占据全球25%以上的总份额。反观欧美工业制造在全球占比一直处于相对衰落的下降通道——这就是其生产关系不再适合生产力发展的事实表现。

帝国是最适应工业文明的国家制度。

地球上当前能被称为帝国的国家,只有中国这一家。

帝国主义的欧美其实不是帝国,欧美社会水平目前处于介于王国和帝国之间的半吊子状态。这种落后的生产关系正在束缚欧美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

帝国是工业文明时代的终极模式。目前只有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的中国处于这个终极模式,阳关大道上只有中国一家在独享。

全球工业文明已经整体进入高级阶段,全世界都在乡村公路上蹒跚,欧美在省道上努力奋进,唯独中国在国家高速上独自疾驰。

工业文明再继续发展,中国帝国模式的优越性还会更进一步展示出来,美国的精英阶层对此都已经看透,都已经对自己的国家制度表示失望(福山最新的论断),所以公平竞争是不指望了,现在美国精英阶层就想玩阴搞事儿。

既然老子上不了高速,那就谁都不要跑高速,统统用黑枪轰下高速,或者干脆炸掉高速公路。

这种逆人类发展历史潮流的事是干不成的,历史唯物主义一直持这个观点。

通宝推:keynes,牧狼,普鲁托,秦波仁者,tiderew,胡一刀,海上金流彩云乱,jhjdylj,
主题:453729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