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2020-07-11 21:15:23wlr
在非洲一百六十六

我坐在沙发上醒来的时侯看看表,已经凌晨三点多,影倩也枕在腿上睡着了。稍微一动,她也醒了。

“嗯……看睡着了。”她翻身向上看着我,“扶我起来。”

“嗯,”我抬手把她捧起来,“我去再下几个饺子,你饿不饿?”

“一起去,我来,别把冰箱弄乱了。”影倩坐起,开始整理头发。

“边走边梳头吧,这么早,没人。”

“那怎么行!披头散发,成什么样子。”

“披头散发,有一种野性的美丽,性感。”

“滚!油嘴滑舌。”

外面很安静,连湖边的波浪都睡着了。影倩找出一条披巾搭在肩上,依然抱着我的胳膊往厨房走去。

“你别说,雨季的晚上还真有点冷。”

“看!刚刚给你长袖不要。”她停下脚步,转身就要往回走。

“哎,算了算了,没几步路。”我把她搂回来,“抱着你就不冷了。”

“好,你背着我。”她不由分说就已经闪到身后,双手搭上我肩头,“低一点!够不着。”

“好,猪八戒背媳妇。”我嘴上说着,两腿弯曲,向后张开双手等她上来。

影倩两手各捏着披巾的一个角,抱着我的脖子把两个人都裹住。

“嗯,聪明,这下两个人都暖和了。”我用力把她往上抬抬,然后抱紧,“还记得那时候第一次背你,你两手硬硬地撑着我的背,上身离得八丈远。”

“废话!那时候和你又不熟。也不让人家准备,一下子就背起来。”她把脸贴到我脖子上,“现在胖了好多,重不重?”

“背着你怎么会重?不过说正经的,还是胖一点更健康。哎,说说那时候你心里怎么想的。”

“嗯……这个人真粗鲁,……真有力……很讨厌。”

“呵呵!言不由衷,当时是不是心直跳,很激动?”

“没有……就是没有吗!”

“好好,没有就没有,再折腾掉下去了。”我用力把她再往上送送。

厨房里的灯开着,似乎还有一些昨晚的热气。影倩打开冰箱捧出饺子,我这边把烧水的火点燃。

“过来坐下。”她手里端着昨天没吃完的红烧鱼。

“呵呵,太好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

“废话!”影倩用筷子铲起一块凝固的鱼汤,拨拉几下确认没有刺,夹起来送进我嘴里,“好不好吃?”

“好吃。我想起来了,以前跟你讲过小时候偷吃凉鱼冻被刺卡过,到卫生队才取出来。”

“呵呵,馋鬼!上次你一回来就去找中午吃剩的鱼,结果下午孩子们饿被吃掉了,你还可惜我把剩下的汤倒了。”

“有吗?我记不住了,你也尝尝。”

“我不吃,太腥了。人家把你……放在心上,你自己当然不记得。”影倩给我一个白眼。

“你这个‘人家’用的得好,用得妙!尽显女孩的温柔与娇羞……说得我心动,等会回去再亲热一次。”我抓住她的手。

“滚!”她挣了一下,却没挣脱我的手,“讨厌!水开了。”

“哦,一起去。”我拉着她站起来。

影倩拿锅盖,我挡开她的手,自己把饺子两个两个地放入锅里,嘴里同时数着数。

影倩噗嗤笑出声,“我说让你吃几个了吗?”

“呵呵,没有。不过你既然有减肥的指示,我就要立即有行动,尤其是在你面前。”

“好啊,原来是表面工作。”她见我已放完饺子,用胳膊肘把我顶到一边,顺手放上锅盖。

“你看着,不要烫到。我去再剥几瓣蒜。”

“还吃蒜!”

“嗯,怎么了?”我停住。

“等会不让你亲,嘴臭。”影倩低头看着锅笑。

“哦,对对!那……你去坐吧,我在这里下。”

“不用。去倒好醋等着吧。”影倩看看放碟子的地方。

饺子端上来,影倩只拿了两双筷子,和我在一个盘子里夹饺子沾醋。

吃着吃着我一抬眼,发现她已停下,双眼直直地盯着我,脸上微有笑意。

“吃啊,足够了。看什么?”我指指盘子。

“以前,妈妈就这样看着爸爸吃饺子……”

我一愣,心里感慨,但转念又怕她想家,“我可不是你爸爸。”

影倩依然笑着,似乎对我的玩笑没有反应,直接用手擦擦我嘴角,“吃完……还要洗碗。”

亲热完以后,影倩没有催着赶紧洗澡,而是静静地靠在我怀里,结果时间一长,我直接睡着了。完全迷糊之前,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女人彻底接受我了。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上午十点多,身边没人,崔西和狗在外间坐着。小强看见我动了,赶紧跑到床边,抬起毛茸茸的头靠在床沿上。我抬手摸摸它。正准备坐起来,一使劲,嘭地放了个响屁。小强稍稍一顿,转身跑出屋外。

“这只坏狗!敢跑。”我笑着骂了一句。

“哈哈!睡醒了。”崔西走进来,“谁让你不小心……嗯,好臭!”她也转身去开大窗户。

“呵呵!对不起!没忍住……”

“没什么,正常生理现象……不过真的……很大味道。”她又往窗口退了一步。

电话铃响,小丫头接起来不等那边说话就开口,“醒了,马上过去。好的!”

“你怎么知道就是姐姐,万一不是呢?”

“不会,就是。快去洗洗吧,我来收拾床。”她一边说一边呼啦啦把被子全拽走了。

早饭很简单,清汤米粥,馒头咸菜煎鸡蛋。我知道影倩的想法,前些日子吃得太油腻了,要清淡些。但觉得嘴里没味,趁她不在,又去冰箱里拿出昨天剩下的饺子放在微波炉里加热,结果小丫头看见,以告诉姐姐相威胁,被抢走将近一半。

吃完饭收拾好,影倩安排好公司人员的午餐回到房间,我们一起来到崔西的办公室。过年这几天,虽然饭店不营业,但公司照常上班,主要是崔西在处理事情。

“姐姐你来太好了!”进门的时候,崔西正和工程部的主管和两个职员谈话,见我们进来立刻迎上来,几个职员也赶紧站起来。

“你们请坐,请坐。”我向他们压压手,转向崔西,“先不打扰你们,我们去里间。”

“不用,正好在这一起听听。”崔西拽过一把椅子给影倩,离我最近的职员立刻又站起来。

“不用不用!”我摆手制止他,从里屋搬了一把椅子出来。

会议的内容主要是最近各个工程的进展情况,工程部主管提到最多的问题是人手不足,不能及时满足所有项目的需求。现在公司手里有十六个正在进行的工程,却只有十位工程师,还必须留人在办公室,所以时常忙不过来。

“忙不过来是好事,说明我们公司始终在发展。”崔西讲完,影倩插了一句。

“对!”我点头赞同,“需要继续招人,但……并不是每个工程都有单独一个人负责就合适,我们必须考虑总体效益。当然,人力资源怎样配置是需要详细斟酌的……我看可以先从管图纸资料的两个人里抽调一个应急。就算明天就招到人来上班,也要熟悉情况。”

“我觉得可以把招人的范围扩大,南边邻国离这里也不远,可以看看那里能不能招到懂工程的人员。”

“很好的主意!”我点头,“不必局限于国内,如果成本上合算,以后可以考虑解决上下班路途远的职员的住宿问题。”

“那太好了!”工程部主管点头露出笑容,“希望住宿条件能好一些。”

“呵呵!放心。”我也笑起来,“要么不提供住宿,提供住宿就要达到一定条件,各位积极努力,我们不会亏待各位。”

“那太好了!”主管再次重复,“谢谢各位领导!”

工程部职员离开以后,财务主管又进来递上几张表格和十几张单据。崔西先把表格放一边拿起单据,一边看一边询问情况。财务主管拿着本精致的硬纸壳笔记本,不时低头看看数字,从容不迫地回答着崔西的问题。

“其实公司也应该放假的。”财务主管退出去以后,影倩看着继续低头审查表格的小丫头,“但是这里所有的单位都正常上班,公司放假会有很多不便。”

“姐姐,没事的。你们不是也来了吗。”崔西抬起头笑笑。

“表格是不是要算,拿几张给我。”影倩向她伸出手。

“不是。这几张是各工程完成进度与资金情况的对照图,不需要多少计算。”我接过话题,“过完年,采购的微机就要到了,以后可以直接在显示器上看了。”

“你得负责维护。”影倩看着我。

“先谈好工资和待遇,一个电脑工程师可不便宜。”我也学她绷住脸。

“想得美!”影倩抬起手,又看看外面,“敢偷懒!有办法治你。”

“我也要学电脑。”崔西兴奋地探身按住桌面,“姐姐咱们一起。”

“没问题,连着所有愿意学的员工一起,我来上大课,过把教授瘾。”我点头回答。

“抽时间把那边房子的一楼大厅收拾出来,装上空调排气扇黑板当教室用。隔壁小房间放上冰箱和茶水点心。”影倩拽过张白纸拿起笔在上面写着。

“其实最需要的是电脑桌,要不然往哪放?不过隔行如隔山,不怪你们没想到。”我说。

“对啊!”影倩抖一下手,“先把电脑桌买来。”

“为什么一定要用电脑桌,普通桌子不行吗?”崔西问。

“……这是个好问题。”我摸着下巴,“我看也可以。先不买,看看普通桌子能不能用。”

“好,这个先划掉。”影倩重新拿起笔,“还有,你又要理发了。……下午先去趟工地,看看周师傅他们,回来再理发。”

“哦。”我垂下目光,点点头。小丫头已经忍不住笑了。

工地上也在放假。车到的时候,周红兵正黑着脸四处寻找什么。

“又在干嘛?”我嘟囔一句,转方向盘驶上旁边的空地停下。

周红兵回头看看,并没有转身迎过来。

“周红兵,曲女士和崔西女士来给师傅们拜年。”我有点不悦。

“哦,谢谢!过年好!”周红兵嘴上很客气,脸色却依然严峻。

“过年好!”影倩先开口回答,“周师傅,出什么事了?”

“狗不见了。早晨还在,我去趟医疗中心工地,下午回来就不见了。”

“小强,过来。把胖墩找回来。”我指着狗窝对小强说。

“它能找到?”周红兵满脸的不相信。

“别急!”我看着开始在附近转圈的小强,自信地笑笑。

没一会儿功夫,远处山坡的灌木丛中冲出来一黑一黄两条狗,一个跑一个追,然后闹成一团,接着分开,继续跑继续追。

“这狗真厉害!”周红兵很惊喜,“你……您训练过它。”

“没有。上次就是小强把胖墩找回来的,还有掉到化粪池里那次,也是小强发现的。”

“哦,是这样。”周红兵点点头,“胖墩太野了,时常找不见。”

“也不是。院子太大,它当然要到处看看,这是它的领地。”我看着越来越近的两条狗说。

“进屋进屋!”周红兵侧身伸手向办公室。狗找到,他的表情也恢复正常。

“周师傅,院子大,狗跑不见一会也很正常,别那么紧张。”坐下以后,我说。

“是是,李主任说得对。”周红兵笑着倒水,坐下以后停顿片刻后,轻轻出口气,“就是怕他们趁我不在时把狗打了吃了。”

“嗯!?不会吧?”我吓一跳,“就算……就算他们想,你……他们也不敢,别把人尽往坏里想。”

“我没有。我听见他们在屋外面讲再长大些就够几个人吃了。”他摇摇头。

“哦……”我不知如何回答,低头看看手里的杯子。

“周师傅,我想他们只是说说。”影倩说。

“反正我骂过他们了,别动狗的主意。”周红兵点头。

“这样,正好曲女士和崔西女士来拜年,请师傅们都到会议室,两位女士先说几句,然后我说。你看行吗?”我问周红兵。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周红兵起身出去。

影倩崔西说完拜年的话。我放下茶杯开口了,“拜年的话说完了,我说点别的。听说有人准备把狗打死吃掉,我劝各位师傅一句:别为了口舌之……别为了嘴馋给自己招惹麻烦,很大的麻烦!言尽于……话就说到这里,不想好好在这挣钱的,就按着自己的心思来,我一定让你后悔!不信试试看!”

“今天你哥吓唬人时露出獠牙来了。”车开出工地以后,影倩在后面捧着小强的头笑着说。

“呵呵!”我看看后视镜,小强正在趁机舔影倩的脸,“有时候是得吓唬一下。你再这样让小强舔,我可吃醋啦!”

“就要!”影倩抱着狗脖子,还凑上去响亮地亲了一口。

“啊!”我大叫起来,小丫头笑得前仰后合,“气死我了啦……”

“行了!”影倩放下手理理头发,“今天做得对!”

“谢谢夫人夸奖!”

“回去以后别乱跑,趁天亮理发。”

“好吧……”我看看又在笑的崔西。

五点半下班以后,刀枪剑戟都排好摆齐了,先皱眉头犹豫的倒是影倩,“小丫头!搬个凳子在后面帮我看着。这次一定要剪好!”

“别那么……着急。事情要慢慢熟练。”我听着话风不对,赶紧劝。

“我知道!”影倩横着扫我一眼,“总是要注意点形象吧?不然别人要说……女人不会拾掇。”

“呵呵!我看谁敢讲?放心大胆剪,没关系。大不了剃光。”我把胳膊放在扶手上,“而且,帅不帅不能只凭头发。”

“好!说得好!继续。”影倩点头。

“啊?好!……孔孟千年,吾不见发型;然其道不绝,何也?帅!”

“别晃!”影倩扶住我的头,“再剪不好真要剃成光头了。”

“大不了剃光!你这样,剪得不好就再来,但不要马上就剃成光头,一遍一遍剪短,多练习几次,总会慢慢熟练。”

半个多小时后,我几乎成了光头。影倩笑,小丫头也跟着笑。

我赶忙抓过眼镜照镜子看看,摸摸头也乐了,“挺好挺好!凉快。有进步,谢谢美女夫人给我理发!”

“先别急着走,后面还有点长。歇会再修修。”影倩拉住我。

“强,为什么你让李先生把地下室再挖深?”影倩坐下,小丫头把话题引向别处。

“哦,我准备做个实验,能不能用地下的低温给地面上的建筑降温。”

“怎么降温?”影倩问。

“初步考虑三种方案:一是气流降温。把地下室的空气用通风管引上地面,但不知道效果好不好,如果不行,就改成水管,用水泵让水循环降温,地面上用那种东北取暖用的暖气片……下面可能……要有接冷凝水的盘子。”

“温差有那么大吗?会有冷凝水?”崔西不太相信。

“我也不知道。所以先实验一下。雨季要过去了,要在大雨季实验。”我摸摸头。

“按进度是明年雨季后完工。”小丫头说。

“哦,那是总体完工。记得真清楚!”我点头,“建筑一般先完工。完工就可以试试。先试试通风降温,通风管道空间已经预留,如果不行,通风管直接换成水管。”

“第三个是什么?”影倩摆弄着手里的推子。

“第三个是把空调室外机放在地下室。那样要接长管线,是最容易的,也是最后的方案。”

“通风管会潮湿吧?”崔西说。

“有可能。”我点点头,“到时候再说,反正先要实验。”

“坐好吧。”影倩站起来,开始仔细修剪后脑勺。

崔西电话铃响。杰夫打来邀请我们去参加交通民调的发布讨论会,崔西问清楚时间,爽快地答应下来。

“你想去听听?”我问

“是啊,杰夫先生邀请许多参与的人去听,你也去。”

“你怎么知道我会去?”

“……去吧,强。陪我去好吗?还有姐姐也一起。”小丫头开始请求。

“头抬起来些。我可不去!他又没打电话邀请我。”影倩也跟着凑热闹。

“去吧姐姐!”小丫头站起来搂住影倩的腰。

“好好,别晃别晃,再剪坏了就没法修了。一起去。”

“两个美人都去,我也去。”我笑着说。

“太好啊!谢谢你们!”崔西很高兴。

年初三下午,我正在草坪上带着孩子们和小强一起玩闹,影倩一只手挡着阳光一只手举着手机在远处向我摇晃。

“谁的电话?”我跑过去问。

“不是。大门那边打来电话说周红兵师傅在门口找你。”

“哦,没讲什么事?……我过去。”

周红兵有些不自然地站在远离看门人另一侧的门边。看见我走过来,双手交叉在身前又放到两侧,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这么远就打招呼。

“周师傅有事吗?”我加快步伐迎过去。

“李主任您好!那个……过年,晚上有时间到工地去坐坐,……我自己带的酒。”

“哦……谢谢你!……您还是别客气,我也不大喝酒,从国内带过来很珍贵。”我说。

“李主任您别客气,应该的。要不是您把胖墩捞出来就淹死了。晚上我炒两个菜,就咱们两个。行吗?”

我看着他的眼神,听他说就两个人,想想还是点头同意了,“好,周师傅,菜不要多,就两个人,咱们好好聊聊。”

“哎,好的好的,晚上七点,我等你。”

送走周红兵,我边琢磨边往回走。迎面碰上影倩,告诉她晚上周红兵要请客,她也愣了一下。

“去吧,周师傅工作很认真,也很幸苦,好好说话,别再打起来。”

“不会不会!”我笑笑,“哪能老是打架。我只是……我只是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

“呵呵,我也有点意外。不过应该不会再打架,他是你手下败将,再打他一点成功感都没有。”

“哈,那是……美女,你这么说还是怕我打架啊!”

“行了,去看看崔西有没有要帮忙的,晚上要不要先吃点再去?七点吃饭有点晚……要不给你留一些回来再吃。”

“没事。不晚,我妈以前下了班才开始蒸馒头,也是七点半左右吃饭。我去崔西那,你进屋吧,别在外面晒着。”

我进办公室的时候,崔西正抱着一个箱子整理东西。手里拿着一个满是刻度与数字的透明塑料做的圆盘和长方形穿起来的东西。

“亲爱的,箱子我拿着。”我上去接过箱子,“这什么?以前看你用过。”

“flight computer 这个汉语怎么说?”小丫头把东西举起来送到我眼前。

“哦,航班计算机?这个干什么用?”

“计算grandspeed,fuel,time等等……就是计算飞机的……往哪里飞,还有……”

“哦,明白了。应该是飞行计算尺,和炮兵指挥计算尺一个原理。”我接过来仔细查看,“不过要复杂些。”

“嗯,这些暂时不用了,帮我放到柜子最上层。谢谢!姐姐让你来的?”

晚上到工地的时候,周红兵等正在厨房里炒菜,其他人都在一个房间里看电视。他见我进来,立刻转过身示意我先坐。

“我从超市买来一些花生米,马上就好了。”他一边用翻炒一边说。

“不急不急。”我停了一下,走到桌边坐下。

屋顶亮着一盏灯,厨房的烟熏火燎,让灯光更加昏黄。外面已经黑下来,远处的饭店和湖水随风送来点点灯光。这环境和明亮闪烁的东方饭店餐厅完全两样,反而让我觉得颇有趣味。

周红兵把一盘油炒花生米放在桌上,跟着自己也坐下,伸手打开酒瓶,先给我倒酒。

“周师傅,我不大喝酒,可以了可以了,谢谢!”我伸手虚扶一下杯子。

“没事,这种酒不……不厉害,等会打电话让人来开车送你。”他端起酒杯,“来,先喝一口。”

我跟着他喝了一口。果然,这种酒并不是很辣,容易入口。

“吃菜吃菜!”周红兵放下酒杯,立刻拿起筷子指点的盘子,“尝尝怎么样。”

“周师傅,您别那么着急。”我笑笑,这酒让人很有好感,“既然我来了,咱俩就慢慢喝,酒要慢慢品,才知味道,像喝水一样往下倒,有什么意思,你说呢?”

“好好,慢慢喝。”周红兵也点头笑着,“那先吃点菜吃点菜……要不要先吃点,我烙了几张鸡蛋饼。”

“好啊!”我眼睛亮了,“我早就饿了,在哪?”

周红兵转身拿来一个盘子,上面盖着块干黄的白布,掀开后焦黄相间的鸡蛋饼露出来,拿在手里柔软而富有弹性,放到嘴里立刻满嘴生香。

“好吃好吃!”我点头称赞。

周红兵笑着,转身给我倒来一碗水,“我喝酒,你吃饼喝水。”

“那不公平!我也喝酒。”我咽下嘴里的饼,拿起酒杯,“不过我酒量远不如你,得慢慢喝,你别在意。”

“哈哈,不会不会!”他端着酒杯仰身笑,抬手一口酒,放下杯子抓起筷子趴到桌子上,“我也先吃点垫垫。”

四五粗瓷大碗装菜,两三个豁口杯的水酒。我俩在昏黄的灯光下边吃边喝边聊,渐渐酒酣耳热,桌上的炒花生米越吃越香。外面起一阵风,下半场雨,凉凉地从窗户送来不少湿润的夜色。

“说说你自己,你以前可是个大人物,谁都怕。”不知怎么起的头,我们说起以前的经历,吹完自己小时候,我看着脸色红黑的周红兵,突然想听听他的过去。

“呵呵,我哪有什么可讲的,就是下放,回城,工作……后来到这里。”

“不是不是,一定有可以讲的。……你就说说,你为什么喜欢打人?”话一出口我愣了片刻,觉得有点失言,“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你得经历……不愿意就不讲。我敬你!”

“李主任,您真的想听听?”周红兵突然抬头看着我,表情很严肃,睁大的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中闪着光。

“哦,啊,是啊,我骗你干嘛?”他的反应让我有些吃惊。

“好,就给你讲讲我为什么喜欢打人。”周红兵用力咽下嘴里的菜,开始讲自己的经历。

在学校时,他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因为身体强壮,所以常常在学校的运动会上出些风头,其它方面都是平均水平。偶尔也和同学打架,但都是小事情,虽然胜多负少,不过也没把对手怎么样。

直到他爱上隔壁班的一个女孩。

那女孩瘦瘦弱弱的,两条不长不短的辫子,见到他总是笑。周红兵从此失了魂,下课就冲出教室去看心中的仙女,烧心燎肝地想办法找机会和女孩讲话。突然有一天,女孩放学时拦住他,直接要他晚自习结束后护送她回家。

那天的晚自习,周红兵坐立不安,想象着回去的路上应该说些什么。结果真走在路上时却哑火了,一路上只憋出来五六句话,有几句还是女孩问他的。女孩也话不多,总是低着头笑。最后到了家门口,两人不约而同停下。紧张慌乱地沉默片刻,还是女孩先开口,说她明天还要送。

周红兵像得了圣旨般连连点头,连再见到忘了说,女孩就进家门不见了。

听到这我笑了,“你看,这不是挺有意思的故事吗!先喝口酒吃菜,再接着讲你和嫂子的故事。”

“哦哦……她……不是你嫂子。”周红兵异样地笑笑,犹豫片刻,还是端起酒杯。

“啊……啊……”事出意外,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想才开口,“那……真对不起!”

周红兵喝下一大口酒,低着头似乎很艰难地咽下,然后又塞进去好多菜,使劲地嚼着。

高二即将结束时,开始上山下乡。女孩符合留在城市的条件,两人约好回来后再不分开,然后她哭着看他离开。

几年以后,周红兵回城,进了机械厂当翻砂工。不过在半年以前,他收到女孩的信,说自己嫁人了,所以也没联系她。

两个月后,女孩从同学那里得到他回城的消息,有一天突然在厂门口堵住周红兵。

两人面对面,旁边是下班的人流。

“你回来了。”女人先开口,声音颤抖而嘶哑。

“……嗯”他说。

“你没……没告诉我。”

“嗯。”

女人又站一会儿,转身走了,周红兵站一会儿,也转身走了。

再得到女人的消息,已经是一年后。先听说有个女的喝药自杀,倒在厂门口,最后没抢救过来。两天后一个同学跑来,见面就告诉他女人自杀了,就死在他的厂门口。

周红兵一下子呆住。听其他师傅说那女人穿得漂漂亮亮的,像疯了一样穿过大街往厂里跑。离大门还有十几米时摔倒,站起来又跑,没几步又摔倒,站起来,走几步摔倒,再站起来,又扑到,嘴里开始吐白沫,跪起来向前爬,摔倒,抬起头往厂里爬,低下头,脸贴着地,还在继续爬,最后全身卷曲,还是伸直胳膊,用手指扣着地上的缝,还在用力……。

“后来,他们说我报复社会。我不懂,反正生气就打人……她死的时候……”周红兵低下头,伸手抓紧酒杯,“眼睛睁着,全是地上的土。”

“……啊啊,是这样啊!”我也低头看着桌面,昏暗灯光下的沉默让人窒息,“喝……喝口酒,周师傅,吃菜……”

通宝推:心有戚戚,
帖:4536056 复 400774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