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50岁老大爷的爱乐经历 -- 黄序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97 阅 1291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6-29 15:57:10
4532666 复 4530531
黄序黄序`2443`/bbsIMG/face/0000.gif`70`28`734`5656`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04-03-07 20:28:04`
【原创】50岁老大爷的爱乐经历 (续14) 27

跑偏太多了,回过头来再说说英语课F

八十年代除了广播电视台的英语教学节目,各地还有多种培训班,使用包括灵格风,新概念英语等系列教材。

曾经有段时间,我老听见一套英语节目叫The man who escaped。每段开头都有一段音乐,像这样:

The man who escaped

一直好奇那段音乐是什么,但找不到。直到后来上音乐欣赏课,老师讲到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天方夜谭》才恍然大悟:

Rimsky-Korsakov: Scheherazade

里姆斯基·科萨科夫 交响组曲《舍赫拉查德》

B站还有美Z的芭蕾版天方夜谭:

美Z芭蕾版天方夜谭

油管是马林斯基版:

Rimsky-Korsakov- Scheherazade, Mariinsky Ballet, 2015

当时的音乐欣赏课,老师选的都是这类标题音乐,有比较明确的音乐形象,或者很具体的叙事过程。

类似的曲目还有:

鲍罗丁 《在中亚细亚草原上》

鲍罗丁 交响诗 在中亚细亚草原上 普列特涅夫指挥东京爱乐乐团

Alexander Borodin: In the Steppes of Central Asia

凯特尔比 《波斯市场》:

Ketelbey - In a Persian Market

André Rieu - 波斯市场

这首真是洗脑神曲,我媳妇做家务的时候就喜欢哼唱其中的片段。后来我告诉她那段是描写乞丐的F

不光我媳妇,流行组合也喜欢这个乞丐主题:

波斯猫-S.H.E

普罗科菲耶夫:

《彼得与狼》

斯美塔那 《沃尔塔瓦河》 (或者全曲《我的祖国》)

沃尔塔瓦河

圣桑 《动物狂欢节》,这是疫情期间一众居家大咖云合奏的终曲部分:

马友友、卡普松、奥登萨默.....全明星阵容演奏《动物狂欢节》

关于奥登萨默我想多说两句。 Andreas Ottensamer出身单簧管世家,他爸和他哥先后(有一段时间是共同)担任维也纳爱乐的单簧管首席。Andreas本人是柏林爱乐单簧管首席。除了参加乐团的演出,Andreas还活跃在各种舞台上,参加室内乐或跨界的音乐会,与各方高手合作献艺。

下面是几个奥登萨默参与的表演:

【三重奏】查尔达什舞曲

另两位乐手也有其它非常精彩的视频,这里就不一一贴了。喜欢的朋友可以顺藤摸瓜找一下。

Bartok - Romanian folk dances

Andreas Ottensamer & 王羽佳Yuja Wang - 勃拉姆斯

说起《天方夜谭》来就让我想起第一次进音乐厅看演出时的情景。那是很多年前中国国交来我们这里演出,指挥李心草。上半场的曲目有国交团长关峡的作品,交响幻想曲《霸王别姬》,乐团里加入了人声和几件民族乐器;下半场就是管弦乐色彩十分丰富的《天方夜谭》。

一场听完,感觉就是,听傻了!

怎么讲呢,就是在一个音响效果出色的音乐厅里,听一个高水平乐团的演奏,立刻觉得感官都不够用了,信息量太大。你能体验到的东西很难用语言准确完整地描述,简单说就是音响丰满,层次分明,色彩浓烈,意象鲜活......

我边听边想,以前听CD,听黑胶,跟人讨论音响器材,跟现场体验相比,感情全白瞎了。

Not even close!

终场前国交很有诚意地一再加演。其中的一段《白毛女》,大提琴声部的一位小姐姐客串板胡。她的琴声一出来,我前排的一哥们儿一拍大腿大喊一声“卧槽”F

还是骨子里的东西亲切!

其实那还不是我第一次听高水平专业乐团。真正的第一次是在本地夏季音乐节的现场,场地是一个公园的半开放亭子。虽然音响效果远不如室内音乐厅,但是机缘巧合,一些小意外让人的印象特别深刻。

那年音乐节的开幕式,登台表演的是远道而来的纽约爱乐乐团,指挥是前东德大师Kurt Masur。

上半场是拉威尔钢琴协奏曲,弹钢琴的是个华裔小姑娘Helen Huang,这两年不知道小姐姐跑哪儿去了。

下半场是马勒《第四交响曲》:

马勒第四交响曲

全曲末乐章本来应该在竖琴声中减弱结束,恰好公园里起了一阵微风,风吹树叶沙沙响,为仍在袅袅余音中的音乐平添了几分意境。

指挥马叔听觉十分敏锐,显然他也注意到了,于是他还在空中的双手一直没放下来,似乎在等树叶声也渐弱下去。

就在此时,公园外的火车站上,恰好有一趟列车徐徐地离开车站。车上发出那种类似风铃般的声音,正好按着刚刚竖琴声的节奏一路响下去,在晚风中渐行渐远,渐远渐弱......

全场安静极了,没有人敢打扰马叔。所有人都凝神静气,享受这可遇不可求的绝妙瞬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叔才缓缓放下双手。台下逐渐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继而像暴风雨般地爆发。

在观众热烈的欢呼声中马叔一再返场,一口气加演了好几首曲子,这在交响乐团的演出里十分罕见。

加演节目里,最受全场观众欢迎的是这首:

贝多芬《埃格蒙特序曲》,Kurt Masur指挥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

精彩的序曲为整场音乐会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马叔显然高兴极了,估计在他的指挥生涯里也难得遇到这种场景。乐手,观众,晚风和火车的表现都无懈可击。

而对我来说,第一场音乐会的体验也无法比这更完美了。

~土鳖扛铁牛


通宝推:一直在看,踢细胞,宝特勤,俺是老胡,汤不赔,陈王奋起挥黄钺,桥上,
最后于2020-06-29 16:10:09改,共1次;
2020-06-29 15:5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