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谈中国美国社会的凝聚力 -- llama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1 阅 527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6-28 19:46:15
4532435 复 4532429
南寒
南寒`4926`/bbsIMG/face/0000.gif`70`4100`11901`102083`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5-01-13 09:44:33`
实质与表象 43

中国最强大的组织是政府,在本国范围内实际起作用的空间最广、时间最多。米国最强大的组织是资本,也在本国范围内实际起作用的空间最广、时间最多。这种把中国和米国的政府相比,是比不出啥名堂来的。你举的这些个人服从集体的例子,在中国是通过政府这个系统来做的,在米国是通过资本的组织体系做的。

在两国,法规都是各个集团之间在给定的力量对比下达到的一种暂时的、动态的均衡。河里有个老河友翻译过一个小册子、介绍米国最高法院翻烧饼的很多历史案例,你要是注意米国最高法院这两年的动向,就能知道现在这个烧饼也还一直在翻。最高法院以下的各层法院,做出相互矛盾的判决更是每天都在发生。

过去70年,为了发展,中国比米国更多地让个人服从集体,因为米国科技占了先机、同时又能剥削全世界,个人需要受到的限制自然会小了很多。但这种背景正在改变,和中国历史上各个转折期内一样,当今米国的资本(土地)控制者、官僚系统(士大夫)以致平民百姓,都要抉择:对内挖潜和对外扩张掠夺是否能推迟激烈变革;不能完全推迟变革的话,是冒着组织崩溃的危险绝不放弃个人的既得利益,还是让渡个人利益来延续组织;让渡的话,哪些人让渡多少利益、是通过和平的方式还是暴力的方式。从右边的茶党兴衰、到老床当政,以及左边的刑事法改革、BLM和对美式社会主义的要求,我们这些人都“有幸”看到历史的一个大变局。


通宝推:山景城,一者,
2020-06-28 19:4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