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286或者改开的历史功绩 -- 天空不空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327 阅 7119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6-28 17:38:48
4532426 复 4532253
方平方平`43312`/bbsIMG/face/0000.gif`70`540`9981`72934`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9-28 01:29:28`
兄台笔力雄健,但这篇立论颇为双标,试逐条探讨 33

第一,"林一般是不管政工的,罗总那可是中共政工第一人,主席曾说,山东有一个罗就活了"

---- 毛主席决定林彪对彭真取而代之的时候,对罗瑞卿讲过:“受任于乱军之际,奉命于艰难之间。只有林彪去了才可以把东北的党、政、军、民各方面统一起来。”

兄台讲林彪在井冈山上跑路,当然是机会主义,那么邓公在百色起义失败后,撇下部队,单独跑路去上海,是机会主义否?

第二,“但在那种情况下,邓竟然敢说,山沟里没有马克思主义,你们怎么跑到山沟里来了,这简直是打亲苏派的脸了。那么多老相识,那么多手下,都没有为毛说句公道话,如果你我处在毛的位置上,会是怎样的心情?”

---- 兄台莫非忘了,在之前主席更被孤立,甚至被民主罢免下课的红四军委前委之争中,林彪本为主席对立面朱德陈毅的部下,居然敢强出头、作为唯一写信支持主席(党管一切,实行党的绝对领导)的人,主席彼时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在如此孤立甚至屈辱中,被林彪的雪中送炭感念乃至感激,由此引为可以坦诚深入探讨重大关键生死存亡问题的知己,才会有后来的耳熟能详的激情热切的文字专门复给林彪:

它是站在地平线上遥望海中已经看得桅杆尖头了的一支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岭〔巅〕远看东方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燥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第三,"邓的最大特点是不搞派系"

搞派系,准确的说有两层含义:第一是否想搞派系,第二是否搞得起派系。但凡派系首领,首先得有实力强大的独立之一派。而兄台反复讲邓公能力不足,其人红军之初,败军之际,撇下部队单独跑路于前,八路中野时代,不能见容于红四方面军余部及刘帅于后,那么,他当时有搞派系的基础否?尤其是起码的部属的信任基础?如果连部属都不能亲附,何来的同道来附?又怎来的派系呢?

而林彪呢,解放后,闭门寡居,与他来往最多的,居然是赋闲的三野粟裕 ---- 粟大将是林彪的派系否?

能力、战功、胜利乃至生命摆在眼前,部众愿意亲附,原本是人之常情,更何况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数十年搏命年代,那种经历过失败与成功、死亡与幸存的强烈对比之后,建立在性命以托的绝对信任之上而自然形成的派系,更是正常。比如新四军五师的李先念,在湖北省委省政府也有一派啊,包括后来的三峡高层人士任命。

等邓公大权在握之后,不是也有牌友座上客万里、丁关根等人之亲附嘛,否则如何解释丁某从文革后期的工程师、副处长,数年间由部长而政治局候补?且不说二野的秦基伟任国防部长等例了。说个题外话,大事件中邓公调集众派系数十万军围城月余,皆逡巡不前,而真正率先“不怕脏了手”的,居然还是出自他二野的旧部,驻防湖北之15军(此乃15军时任副军长亲口对长辈所言)。那么,邓公之想不想搞不搞派系、搞不搞得起派系,看来也是得看有没有机会啊。

第四;“邓的能力不足”

这是我持保留态度最甚之点。我认为,主席之所以多次选择、保护邓公,直至辞世前四五事件中拒绝四人帮结束邓公政治生命的要求,其真正原因,恰恰是因为主席在多年的考察后,认定邓公能力非常强,而绝不是兄台所谓的仅仅是由于邓公无派,否则就是太低估主席的识人之明了。主席多次亲口总结的邓的能力:

领导两个野战军、协助刘伯承有战功、上海入城纪律、不屈服苏修、办事果断、比较公道、比较有才干、比较能干事、比较周到、比较顾全大局、比较厚道、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

 总而言之,主席给邓的综合评价是:“党内难得的一个领导人才”。

兄台是河中令我深为佩服的具备原创思想的作者之一,多年来,兄台的大作我每篇必追,敬重之情,爱之愈甚,所以未免苛之愈甚。文字若有冒犯,兄台定会海涵。


通宝推:ccceee,唐家山,老老狐狸,hullo,
2020-06-28 17:3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