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关于“野外”的诸多回忆(0) -- 奔波儿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9 阅 2149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5-11 08:31:50
4517660 复 4515484
奔波儿
奔波儿`5859`http://z9mkbg.blu.livefilestore.com/y1pAYd67I4RG1xeIRU3nhcpoMTRBXBgIk5bNw3y6vFZQtarQGeuOfgSw7z8W0wDnVzgh14j6-7FRpHmSXtuW2kIdjsdV_yF6XCO/icon.gif?psid=1`70`5577`23482`190913`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5-03-13 21:21:19`
【原创】(3)大别山记事 97

由于暑期实习,大四上半学期开学较晚,但到校没多久,就要暂时放下学业,深入大别山区,参加一次人工地震勘测。大别山横亘在湖北、河南和安徽的三省交界地带,东西绵延约380公里,南北宽约175公里,主峰为安徽霍山的白马尖(1777米)。在革命时期,这儿是红四方面军和刘邓大军的根据地,涌现过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而在地质意义上,此山位于华北板块与扬子板块的结合带,是全球著名的大陆造山带。

注:所谓人工地震,指的是通过钻孔埋设炸药震源,人工产生地震波(信号),利用地震仪(传感器)接收地震波,然后研究地下的速度结构。说起来,有点像是给大地作一个CT。

白天的时候,因为工业活动,会产生非常大的背景噪声,所以,这种勘测一般是在半夜三更进行。除了震源区,会有点鸡飞狗跳之虞,别的地区,不会有任何影响。班上的同学每人守一个地震仪,沿着公路,间隔若干公里,摆起一字长蛇阵。地震仪与一台录音机连接,可以将电信号转化成磁带信号,记录下来。还有一个协调组兼流动数据中心,则由国家地震局的专业人员组成,负责整个勘测的布设、磁带信号的收集,数字化转化和预处理。

勘测的起点是肥西,此地紧靠安徽省会合肥,但在九十年代中期,依旧相当穷困,经过的村庄仍能看到不少茅草房。我被扔在一家门口,这是一个三口之家,看房屋外观和内部陈设,也是比较贫困的。我递上一根烟,和男主人——一位中年汉子搭上话,问能否在他家院子中架设仪器。他很热情地说没问题,一边帮我把仪器搬进屋,一边招呼女主人出来招待客人。我们喝着水,抽着烟,一通聊。家中的娃娃还没上学,虎头虎脑很可爱,我赶紧给掏了块糖,娃娃喜滋滋地含着糖跑开了。晚饭的时候,主人捧上一大碗饭,配着小青菜和腌小鱼儿。虽然自己准备得有干粮,但主人盛情难却,我还是接过饭碗。米饭是晚稻米,口感不好,小青菜也没切,噎得慌,小鱼有点怪味道,但这与主人家的热诚比起来,根本不是个事儿。我大口大口飞快吃完,然后递上几元钱,说是饭费。主人死活不要,我只好冒充一把党员,说这是纪律,我不能违规。晚间,主人给我搬出一把长凳,让我就在堂屋进行观测,乏了就在长凳上歇会儿,又备上一壶开水,让人倍感温暖。夜半时分,到了规定的时间,很快地震仪上就出现了信号,数分钟之后,记录结束。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直到工作车将我接走。出门前,替主人掩好门,希望没有惊扰他们的好梦。

此后,香烟和糖果几乎成为自己出野外的标配,虽然自己平时并不抽烟,也不爱吃糖果,但这是和老乡联络感情的最佳组合。

进入大别山腹地之后,队伍驻扎在岳西县城,即天堂镇。虽然名曰“天堂”,但当时的镇子给人的观感却是很破败。由于工作是夜间,白天无事,在镇子上闲逛,十来分钟就逛完了,也没啥东西可以买的。中午和几个同学去下馆子,这儿的野兔火锅不错,猎人送来的新鲜野兔,下锅一炖,打鼻儿香,涮锅用的香菜以及米饭都是免费的,价钱也不贵。后来,我们几乎天天都去。住宿的地方是县城招待所,一座样式老旧的二层小楼,陈设之简陋,就不必提了,唯一的好处,可以每天洗热水澡。楼下有个租书摊子,摊主是一位年轻姑娘,容貌异常俊秀,招惹得几个同学时不时跑去租书,还一个劲儿去套瓷。不过,这位美女已经嫁人,她的老公患有小儿麻痹且样貌丑陋,让那几位同学扼腕叹息不已。

与平原上相比,大别山的情况更为贫困,但公路修得不错,道路平坦,维护得也好。看得出,政府对革命老区是有一定政策扶持的。所谓,“要想富,先修路”。去过的一家住的是木板房,我被扔下以后,守在门口。几小时以后,主人夫妻俩才回来,穿得破破烂烂的,满是补丁。主人说他们去打柴去了,本地习俗,为了避免荆棘划破新衣服,出去干活的时候,都是这般打扮。给主人递上烟,又给娃娃送上几块糖,很快就和主人家热络起来。他们是一家五口人,夫妻二人,有一儿一女,再加上一个打光棍的弟弟,全家靠着几块山田讨生活,每年得靠政府救济,方才勉强维持温饱。主人有点重男亲女的嫌疑,自己带儿子住大屋,让未成年的女儿陪着叔叔住侧屋,让人感觉有些古怪。作为外人,我也不好多问。夜间观测的地点,我选了地面平坦的柴屋,山里夜寒,柴屋因为面积小,反而最暖和。观测结束之后,掩门而去。

说起来,大别山之行,自己到过的十余户人家都相对贫困,但在采样分析上不够充分。而自己的同学呢,也有到过家境较为宽裕的人家。甚至有一位运气颇佳,居然碰上主人家办婚礼,被迎为上宾,好吃好喝好招待,还有美少女做陪,这位吹嘘说主人想聘姑娘给他,不知真假。

结束勘测工作,我们组是连夜翻山回校,坐的是一辆面包车,司机经验老道,但对夜里走山路颇有些不愤,觉得不安全。一路警醒我们不要睡觉,如果出现危险,时刻作好跳车准备。所幸,一夜无事,平安回到学校。


通宝推:楚庄王,mezhan,kiyohide,三笑,沧溟之水,jhjdylj,北纬42度,吴用,废话多多,海上金流彩云乱,桥上,领班军机,唐家山,青颍路,PCB,didae,尚儒,
2020-05-11 08:3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