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我的南疆 楼二 -- 故乡在喀什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46 阅 9252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5-04 22:04:12
4515188 复 4412120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1008`24628`219270`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1-03-05 16:12:07`
90. 喀什引海不是梦 51

月朗星稀风高,破酒幡招摇。

酒客无声地踱进来,问:有酒吗?

店家问:有故事吗?

答:有。

酒碗罩着一只缺指的手滑了过来。

说:飓风将至,伏草唯存(注一)。

酒碗上的手颤抖了一下,挪开了。

风吹来。两人都嗅了一下。静了。风中都是血的味道。

如果拿古龙笔法写喀什引海大约就是这样。

金融战已经开始了。这场百年未风的大变局中,所有的人都非常紧张。

第一只靴子在哪里(什么时候有预警)?

第二只靴子在哪里(什么时候开始)?

哪一棵大树可以避险?

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些问题。但是,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只要农业不倒,飓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做为一种文明,汉唐就是在农业的大发展中实现的。汉代的发展离不开郑国渠和灵渠。唐朝则与古运河的开通有着直接的关系。喀什引海就是当代可以把纷乱的金融战引入可控,可预期,良性发展的轨道的。

金融战,其实是金融混战。华尔街在滥发美元。英国在脱欧。欧盟早已让欧猪五国(注二)拖得步履蹒跚。日本的经济不仅错过了几个十年,而且连奥运会都可能再次错过了。城门失火,尚且可以殃及池鱼。飓风将至,一个个摇摇欲坠的货币,其实就是一股股寻找出口的洪水。“不积细流,无以成江海”(荀子,劝学),人民币的国际之路也是如此。一个巨大的项目向世界金融开放,一方面是人民币进入国际流通的一个绝佳机会。喀什引海不会成为人民币和硬通货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搅拌机。但喀什引海可以成为其他国际流通货币认可人民币避险功能的试金石。另一方面,只要有一个国际货币认可了人民币的这种功能,海量的人民币固化资金就有了一万个的留在中国的理由。人民币还需要外国货币来证明功能?是的。在这个信心缺失的时代,貌似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金融人其实也是脆弱的煎熬着。这种信心的出口转内销反而是合情合理的。

同时,喀什引海可以为中国消除三大差别(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创造一个极佳的机会。建国后,为了发展,新中国透支了很多社会资源,剪刀差是国家在资源捉䌝见肘的时候无奈的选择。改革开放后,国际市场和金融的国际剪刀更是造成了日益扩大的东西差别。喀什引海对东北来讲,是劳动力凭干劲和技能摆脱困境的机会,是傻大黑粗的产能寻找释放的机遇,东北不缺故事,缺的是适宜的土地,喀什引海就是这样一个新的天地,只是土色偏黄而已。喀什引海对于房坐高企的东部资金来讲是一个换乘的车站。曾经一票难求的金融全球化列车上,香港已经下车了,日本也下了,美国也下了,中国的东部还要接着坐下去?喀什引海是可以重新唱响“今日借你一桶水,明天还你一桶油”的。中国现有耕地的大约是14万平方公里,其实就是一个喀什地区的面积。从东北到喀什近6000公里,横切胡焕庸线。一旦开通,只要延线开荒2.3公里,就可以得到近14万平方公里的耕地。随着水利科技的应用,这些耕地彻底不用靠天吃饭。这种野蛮,粗暴,直接的地将改变世界农业产品的供给格局,随之带来的改变地动山摇,翻天覆地的。错过了这一班车,错过的可不是一个十年了。何去何从?这可是一道非常有意思的烧脑题。

喀什引海对中国的5G技术将是极大的支持。现代的农业是怎样的,美国和以色列是样板。未来的农业是怎样的,5G的应用将是一个指标。美国和以色列的农业是高科技,市场与金融与农产品的高度结合。未来的农业可以是5G为代表的AI和信息技术的结合。在喀什引海的沿线,就是5G最好的战场。 均质化的水源,均质化的土地,海量的天气状况数据,精准的操作,可提前传统农业作物信息处理数周的预报,这都是5G硬件的优势。把这种优势通过喀什引海落地,对国际农产品和社会的冲击将是颠覆性的,试问天下谁能敌(毛泽东《八连颂》)

?当前,华尔街等金融霸权对人民币采取的是“堵”的战术。但是,当人民币与产量倍增的农产品结合到一起,人民币就有了更深的根系。根深,不仅可以叶茂,更能壮大躯干。华尔街等金融市场兴风作浪,浑水摸鱼,呼风唤雨的本钱很大程度上就是在于对石油,粮食和贸易流程的渗透,利用与协同。有了新科技,新土地和新产量,中国金融就有了一根定海神针。规则的改变,将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说喀什引海项目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屠龙术,那么喀什引海也是中国与周边贸易的平衡器。在喀什周边的各个斯坦都有着一个困境:油多,气多,地多,美元少,水少。海水,或者说咸水都是一种稀缺的资源 。咸海如此,里海也是如此。里海和咸海周边又都是中国的油气来源国。建立一个海水的管道系统,从金融上来看其实就是建立了几种对冲关系(注四)。首先是把中国进口的有限的油气和理论上无限的海水的对冲。金融战开始后,美元在数量上会是泛滥,但渠道会紧缩。人民币的涨跌能否抵销美元管道的冲击是人民币能否岿然不动的根基。通过向咸海和里海输出海水,中国可以极大的减少美元的支出量。到了极限情况下,只要输出海水的管道不停,进口的油气就不会停。其次,俄罗斯的海水和俄罗斯的美元支出的对冲。黑龙江需要一个出海口,俄罗斯需要少花美元。比如,在哈萨克斯坦的航天基地就需要美元来结算。黑龙江如果提出借海参葳,中国可能会遇见狮子大开口或者干干脆脆的拒绝。但是,如果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提出买海水,俄罗斯是不会拒绝的。因为咸海的今天就是苏联昨天做的孽。根据《零点方案协议》,俄罗斯承担所有遗留债务,条件是继承苏联的所有海外资产。对于俄罗斯来讲,如果中国通过从渤海和图门江引水,也是一样可以向哈萨克斯坦输出海水的。所以,面对喀什引水的放大版,俄罗斯也有着换乘的选择。黑龙江出海口的封锁与未来金融市场的出局,孰重孰轻,不言自明。

错过了咸海,俄罗斯就有可能更会错过里海的整合。对俄罗斯来讲,里海是湖,对哈萨克斯坦和伊朗来讲,里海是海。中国的东北,有的是故事。里海也有的是酒。如果中国携手俄罗斯把海水注入里海,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伊朗就与太平洋和人民币建立起了纽带。美元是如何构成的?是贸易。如果人民币把滔滔不尽的海水做成了商品,那么美元和石油挂钩会发生什么变化?美元一定也会有掺水的冲动。人民币和水挂钩,是双赢。在人民币和水加油一起掀起风暴时,“飓风将至,伏草唯存”一样适用于美元。因为美元掺水只会双输。当然美元也可以加入到人民币卖海水的项目中来,这才是大概率的选择。

对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来讲,更可怕的是如果喀什引海的模式在世界各地的荒漠上沿着“一带一路”扩散,世界的农业版图,经济版图,和政治版图都将随着人民币和改造荒漠的脚步不断改写。现代农业就是八字宪法的排列组合“土、肥、水、种、密、保、管、工”,喀什引海项目就是把农业移植到了所有被现代农业视之为百无一用的荒漠上的尝试。这些荒漠上,没有农业,也没有美元。清静而且高尚。历史的来看,中国人很少从农业技术的角度上总结中华文明的特点。中国,作为一个农业资本主义的绝佳代表,是有很多绝活的,比如:水利。美国开发西部的时候,华人和白人同时到了现在加利福尼亚。后来,白人发现一定要把华人赶走,否则,加州所有的农场早晚都是中国人的。因为华人懂得水利。加州北部水利的开发就是从华人开始的。尽管当下美国依然是农业一霸,但是美国水利和中国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中国修一个大坝就是流域开发的起步,航运,养殖,房地产,流域调水都会展开。这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看着中国人治水,人就会相信:一个文明是有底力的。中国的“一带一路”既然就是从国际金融资本的间隙中找到的空间,那么把一座座荒漠用喀什引水的模式都治理成“流着奶和蜜”的乐土。这难道不是善莫大焉的创举吗?退一万步来讲,如果项目开展遇到了到暗时刻,老东家有了逐客的意思,中国只要把荒漠再还回去就可以了。中国人的资本“打起背包就出发”,成与不成都是一团和气。这才是中国人和人民币真正厉害的地方。

那么喀什引海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工程呢?

首先这个工程应该是一个“负”成本的项目。如果把喀什引海做成了一个资金密集型的水利项目,那么,这就是一种失败。

随着喀什引海工程的铺开,从东北之滨到喀什将出现一个荒漠城市化的机遇。这次城市化其实是许多被废弃的城市补血复活的最好时机,如甘肃玉门,内蒙古的鄂尔多斯。这种废城的复活与其说是枯木逢春,不如说是凤凰涅槃。以前的资源型城市模式,环境破产型模式是再也回不去了。一种全新的生态型城市模式必须遵循科学的规律发展出来。同时,在喀什引海管线的沿线5G农业的冲击下,城市或者社区必须按照生态优先的模式来运转,同时传统的小农产业必然要转型。这种升级或者转变将把房产和地产业变成服务业。当今房地产密集的资本将随着管路沿线新社区和新产业的兴起而摊大饼似的远离风险。房地产资金的这种“软着陆”也将使社区宜居环境的开发与维护成为资本市场的新热点。通过房地产资金的注入,喀什引海中最难的人居生态反而会成为水到渠成的结果。当然,如何把房地产资金引向喀什引海管线周围将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经济和政治考量。人居社区安排好后,生产可以按照“宜农则农,宜工则工,宜畜则畜,宜牧则牧,宜鱼则鱼,宜殖则殖”的原则在保证输水的前提下把开垦的大文章规划好,实施好。这种新一代南泥湾值得期待!

其次,喀什引海是一个将西部光热风资源充分利用起来的机遇。中国的光热与风力资源开发现在是相对落后的。在北美,只要条件允许,电力公司都鼓励家庭安排太阳能发电设施,电力由电力公司统一收购。收购后的电力将折价抵扣家庭用电。如果电力抵扣后还有剩余,家庭将获得收入。不过大部分的家庭选择储蓄电力。2018年,美国太阳能发电已经占到了美国电力总量的1.75% (96.1 TWh)(注五),约等于2018年上海市从外地调入电力的总和:71 TWh(注六)。如果喀什引海管道沿线可以把太阳能和风能开发并利用出来,那么不仅居住和轻工业的用电成本将会降低到地板以下。这种电力上的优势,将对海水淡化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根据浙江嵊山的经验(注七),电力成本大约占一半的成本。有了太阳能与风能的帮助,喀什引海的海水淡化将会使淡化海水与一般城市的饮用水基本同质同价,甚至更低。而且,根据渤海湾曹妃店进行海水淡化的经验:利用工业余热进行海水淡化后的那些高浓度盐卤水的弃水二次海洋盐化工的深加工。再从盐化工产品的销售中把海水淡化的成本挤出来一部分。最后淡化水的成本打到负成本。在喀什引海中,渤海湾的海底海床上用挖泥船挖一个深深的基槽,把航道清淤也以皆大欢喜的方式夹进来。把海水淡化设备深深的淹没在水下。这样就可以再利用海面到海底的几十米(渤海湾平均水深只有一二十米)产生的水压来减少一部分高压水所需要的电力。然后,海水淡化的成本又会进一步降低(感谢网友Lion Cub)。这对于全国的轻工业都将是巨大的诱惑!

还有,喀什引海的线路选择。之所以叫喀什引海,因为喀什是管线国内段的最远点。现在引渤入疆的方案比较有名的有两个。第一个是或称阴山以南的霍有光调水方案:“从天津附近的渤海口取水,通过管道分级提升到海拔1280余米左右,进入黄旗海(海拔1264~1266米),登上我国第二个地理台阶,形成2000平方公里的湖泊。然后修建防渗渠道,采用若干小提扬 (10~20米)工程+长距离自流的办法,由黄旗海—库布齐沙漠—乌兰布和沙漠—巴丹吉林沙漠,至玉门镇北的疏勒河(海拔约1300米),主干调水线路全长约1900公里。之后,利用疏勒河“自东向西流的”天然河道(大约550公里),不用开挖、衬砌,自流进入塔里木盆地之东缘的罗布泊。罗布泊(海拔780米)至艾丁湖(海拔-155米)的直线距离仅180公里,可获得930余米的落差,用来发电,意味能够补偿渤海西调工程所耗费的部分电能。整个调水线路穿越的是比较平坦的沙漠地区或戈壁滩,并非内蒙古草原或传统的农耕区”(注八)。

第二个是陈昌礼调水方案:从渤海西北海岸提送海水达到海拔1200米高度,到内蒙古自治区东南部,再顺北纬42°线东西方向的洼槽地表,流经燕山、阴山以北,出狼山(海拔1500~2200米)向西进入居延海(海拔820米),绕过马鬃山(主峰海拔2583米)余脉进入新疆。

这两条线路都可行。只是依靠河流方式,将无法在速度和水量上保证引水的可行性。而且蒸发和渗漏都将让新疆望眼欲穿。

与喀什引海类似的引水项目是有的,如:利比亚。利比亚曾在沙漠中共打井1300个左右,每天从这些水井中抽取地下水约643万立方米,通过全长5000多公里、直径4米的地下水泥管道以及沿途多级泵站,输送到北方数十个水库,以满足北方沿海工业、城市市政用水以及40万公顷的农田灌溉(注九)。

利比亚管网所用的所有技术,管线,和设计在中国也应用过。如:山西省万家寨引黄工程(43.5 km),南水北调中线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80 km),广州市西江引水工程 (53 km),LXB 供水工程(598.4km)。有了这些经验和西气东输工程的先行,所以喀什引海在工程难度上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在中国,现在西气东输每年的输气量是12万立方千米。取水点,我认为在辽宁应该在葫芦岛(沈阳铁路局的锦州工程工程(集团)公司就是利比亚管网建设的承建方之一),吉林在图门江出海口,黑龙江在海参海参崴。然后,霍有光方案至喀什。陈昌礼方案至北疆,并输入咸海和里海。

如果,引海的理念暂时不被哈萨克和俄罗斯接受,国内段的两条线也只以支持两条引海线路以“负”成本的方式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而示范与推进一定要坚持下去。毕竟,中国的一带一路是要推一个理念的,命运共同体。何为命运共同体?从水开始是一个特别容易取得理解,信用,并被接受的作法。

如果,水不足以打动各斯坦,那就在电上再做文章。根据我的测算,在喀什周边,有一个与广东电网规模的电力市场存在着。广东电网是中国最大的省级电网。与喀什引海项目一样,这个电网的形成,运作和共赢也只有中国才能让它实现。

飓风将至,唯草伏存,不是说要忍耐,也不是说要静等花开。而是要在飓风刮不到的地方寻找空间,寻找机遇。

关于其他引水的项目,必要的关注与讨论也是必须的。另一个在网上讨论的比较多的往喀什引水的项目是:“红旗河”。根据百度百科:“红旗河”这是一条沿青藏高原边缘全程自流进入新疆的调水环线。从雅鲁藏布江“大拐弯”附近开始取水(水位2558米),沿途取易贡藏布和帕隆藏布之水,自流509公里后进入怒江(水位2380米);然后,于三江并流处穿越横断山脉:借用怒江河道60公里后经隧洞进入澜沧江(水位2230米),借用澜沧江河道43公里后经隧洞进入金沙江(水位2220米);借用金沙江河道97公里后,以隧洞、明渠和水库相结合的方式绕过沙鲁里山到达雅砻江(水位2119米),绕过大雪山到达大渡河(水位2022米),绕过邛崃山到达岷江(水位1945米),绕过岷山到达白龙江(水位1880米)、渭河(水位1808米);从刘家峡水库经过黄河(水位1735米),以明渠为主绕乌鞘岭进入河西走廊,沿祁连山东侧平原经武威、金昌、张掖、酒泉、嘉峪关到达玉门(水位1550米),接着沿阿尔金山、昆仑山的山前平原,穿过库姆塔格沙漠和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到达和田、喀什(水位1300米)。全程6188公里(含200公里自然河道),落差1258米,平均坡降万分之2.10。高水位运行,使更多地区可以自流受水。

这个项目不值得现在推进。首先,因为雅鲁藏布江的下游是布拉马普特拉河,流经印度和孟加拉。每一次布拉马普特拉河自然原因的水量变化,在孟加拉都是一场自然灾害。面对着可能影响几亿人生存的风险。中国人不能为了一口水,把这口锅背上。一带一路展开的同时,也意味着中国的利益将遍布世界。“和为贵”才显得特别尤为深刻。

其次,引水经过地形多变,成本巨大。和喀什引海相比,红旗河缺乏足够开垦的荒地来支持流域的运营。

还有,地质灾害风险大。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岷江,白龙江,渭河,和黄河都和中国的人口密集区紧密相关。一旦地质灾害发生,连锁反应触目惊心。赌不起,输不起!

现在,网上也有从阿尔金山引水入疆的想法。这是不可取的。因为新疆不是一个缺水的地方。缺的是水利,缺的是用水的技术,缺的是适宜新疆水情的产业。单纯的引水其实就是拆东墙,补西墙。损人不利已是大概率的结果。青藏高原看着水丰,但是环境脆弱,实在经不起折腾。而且,青藏高原是中国几条江河的发源地。当今的科学证明不了直接的影响。但是,如果因为引水间接地影响了东部地区的江河,这也是得不偿失的。

所以,把喀什引水这件事交给一有故事的东北,一个有酒的西北,挺好!

只要我们努力,喀什引海不是梦!

注一: https://mp.weixin.qq.com/s/ESHZF06lRQ6wvi4q_KdHFQ

注二:(PIGS:葡萄牙(Portugal)、意大利(Italy)、爱尔兰(Ireland)、希腊(Greece)、西班牙(Spain))

注三:2016中国国土资源公报

http://www.mnr.gov.cn/sj/tjgb/201807/P020180704391918680508.pdf

注四:对冲是一个金融学术语,指特意减低另一项投资风险的投资。它是一种在减低商业风险的同时仍然能在投资中获利的手法。一般对冲是同时进行两笔行情相关、方向相反、数量相当、盈亏相抵的交易。行情相关是指影响两种商品价格行情的市场供求关系存在同一性,供求关系若发生变化,同时会影响两种商品的价格,且价格变化的方向大体一致。方向相反指两笔交易的买卖方向相反,这样无论价格向什么方向变化,总是一盈一亏。当然要做到盈亏相抵,两笔交易的数量大小须根据各自价格变动的幅度来确定,大体做到数量相当。

https://baike.baidu.com/item/对冲

注五:https://www.eia.gov/electricity/monthly/epm_table_grapher.php?t=epmt_1_1

注六:https://wenku.baidu.com/view/b82ed5310066f5335b812111.html

注七:http://wenhui.whb.cn/zhuzhan/cs/20190226/244425.html

注八:https://baike.baidu.com/item/引渤入疆

注九:http://news.sohu.com/20100705/n273279506.shtml


通宝推:mezhan,废话多多,旧时月色,尖石,mobilesaga,老老狐狸,梓童,独草,潺潺流水,
2020-05-04 22: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