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地质行业轶事(一) -- 吴用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273 阅 10668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5-03 12:16:44
4514666 复 4507213
吴用
吴用`87238`/bbsIMG/face/0000.gif`70`3745`7304`67039`从四品下:中大夫|明威将军`2012-06-18 01:36:55`
地质行业轶事(十二完结) 186

帖子如何收尾,确实是个难题。跟母亲和几个一起回忆的参与者———就是儿时一起长大的玩伴商量后,打算还是用写几件关键的事,尽量客观的展现当时行业风貌。

第一件事是返聘风波:

父亲病退后的第三年,接到队里返聘的电话,电话中说返聘条件是退休待遇全保留,每月另外给8000元,作为技术人员干自己的地质勘探老本行。

父亲十分高兴,想答应,因为8000元在那个年代对于我们家是巨款了,但母亲忧心忡忡不愿意———父亲日记里原话是,母亲不相信会有这么好的事掉在我们头上。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父亲一个人去看看情况再做决定。从父亲日记中看,情况大致如下:

1、父亲仅仅停留了一个半月就拒绝了返聘,重新回到了母亲身边,但由于父亲处事太直,得罪了地质队和省公司两级领导,为日后的灾祸埋下了种子;

2、导致父亲拒绝返聘的原因有两条,一是工作内容与所承诺的不符:并非是做说好的勘探,而是做过去的水文地质资料补遗和修订———父亲在某次进入一个战备坑道做实地数据检测时(防苏联时修的),意外发现有外国人员在场,且父亲高度怀疑他们的行为和动机———父亲立即上报,但只是得到不必大惊小怪的答复。

二是父亲到岗后才知道,队里这些年为了生存,在参股小矿场,主要以金矿为主。简单说就是地质队告诉小矿主哪里有金子,小矿主搞定一切手续自己找人开采,卖的钱两家分。父亲不愿意跟这些小矿主合作。

那为什么之前地质队不这样做?

因为值得开采的金矿,国家会开个从表彰会说声谢谢,感谢地质队勘探辛苦了,然后拿走所有的资料,找武警黄金部队去开采———也就是说小矿主拿到的都是不值得开采的金矿。

什么叫不值得开采?就是开采代价高———开矿可是有危险,一不小心会死人的,把防护都做到位是很花钱的,有可能那点储量不值得做那么大的投入。

那为啥小矿主能赚钱?因为人命不值钱了呗———90年代煤矿矿难有多少,上过多少次焦点访谈,多少次东方时空?有何改善?据俺发小回忆,父亲所在地质队参股的金矿,严格禁止自己职工和职工家属去打工,理由就是太危险———不但安全防护差,且普遍采用混汞法———原理很简单,汞置换金,但肯定污染严重,也危险。

父亲日记中说,打井队靠辞退正式工人,用农民工,牺牲安全降低成本赚钱,补全水文地质资料的目的不纯,参股小金矿喝农民工的血等三条,让他无法接受。

父亲在拒绝返聘前,收集了一批一手资料,然后跑路了。。。

第二件事,地质行业的联想之争

父亲把收集到的资料,交给了一个行业中的技术大拿———大拿估计跟父亲有过交流但父亲日记中没说———大拿拉了一伙一线技术人员,正在向总公司反应一线的做法,要求纠正错误。

结果是此事被民间定性为地质行业的联想之争———大拿不但大败,而且下场比倪光南还惨———被迫主动辞去公职,从此浪迹珠三角沦为台湾老板的马仔。

第三件事是父亲病倒。

父亲心血管疾病病倒后,接连出事。先是发现没医保,地方认为父亲的单位属于中央住地方单位,医保地方不管,单位说医保归地方管。。。

好容易医保落听,却发现定点医院是一个县医院,县医院若不允许转院,病人擅自去其它医院就医,医保不报销。

当时情况是,父亲病情危急,用了利尿剂,可县医院不知为何不给补钾,导致全身浮肿无法行动。学医的姐姐当时还是一个小医生,能力有限,但为了保命,全家决定听姐姐的,把父亲转到一线城市的专科医院,自费治疗。

21世纪初的40万元(包括乱七八糟费用),5个进口支架(当时只有进口的),两次手术,把父亲救了回来,因父亲返聘时的表现,得罪了队上,队上不肯借一分钱给我们。于是我们付出是全家一贫如洗,亲戚朋友全都绕道走的代价,凑齐了治疗费用。只有前文提到的高,还认识我们,提供了不少帮助。

第四件事是经商。

父亲好转后。总想尽快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于是在前文提到过的高的介绍下去给香港老板打工,做珠宝鉴定。后发展老板给的都是鹅卵石之类的东西,却要求父亲用地质学会高级会员的专家身份,将其鉴定成价值连城的珠宝———父亲再次跑路了。

第五件事是做参谋。

进入21世纪后,国家开始鼓励企业走出去,但遇到不少问题。例如真走出去了才发展,企业不能单打独斗的出去,否则将面临融资困难,招工困难,法律陷阱等等一系列事,最好是上下游和服务支持企业大家一起走,出事有个照应。

说一个法律风险的小八卦,大家都知道90年代高档合资车零件很贵吧,原因其实是企业利用这个进行利润转移———合资公司是子公司,财务独立,产生再多的利润与母公司也没法直接拿走———所以外资就操控子公司高价从母公司买东西,达到把利润留在母公司的目的。

高价零件就是利润转移的具体举措之一。本文将要涉及的案例企业也曾想在第三世界国家玩这套,结果被人用法律搞的七荤八素,死去活来———原因么,一个是目标国政府不是汉奸政府,有很强的民族自尊心,另一个是案例企业傻白甜———刚开始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基本都这样。

但要是组团出海这成本就高了。对于资源类企业更是如此———收益很难说清楚,不说别的,探明储量的数字,都是别人给的,是真是假你都不知道,根本无法判断该不该大举压上。

所以需要父亲他们这类人做参谋,主要就是判明对方给的资料,是真是假。

后来咱们明白过来,怪不得欧美都是先免费帮穷国找矿———探明储量后就知道值不值得大举压上了,这其实是一个大的经济循环过程,前期的投入很有必要。所以也开始组织国家队干这个,也不把地质队当企业看了、玩命要求挣钱了。

父亲由此出了几次国,但最终由于心脏问题,不敢坐飞机,没能多参与几次———日记中,父亲深以为憾。

第六件事也是最后一件事是访美

某次组织访美,其实是旅游,是一种福利。父亲本没资格去,高做了工作——因高家里有能上电视的大领导,高本人也成了领导,所以父亲得以成行。

访美的交流会上,有一线技术人员询问美国的行业经验,导致中方两派人员产生了冲突。

冲突是围绕地质行业该不该市场化这一关键问题展开的。

双方由争论,到当着美国佬的面抢夺麦克发言,不亦乐乎。

但父亲的日记中承认,一派有一个问题击溃了另一派:如果说改开以来错多对少,为何经济得以大发展?生活水平显著提高?

父亲说他没有参加争论,但他在日记中试着回答了一下,父亲认为:

1、和平和稳定的内部环境,优质的教育,自主技术进步和更新,相信科学而不是宗教,是基础;

2、14亿人口的市场

3、坚强有力的政党和政府,坚定的牺牲局部,换取整体投入的持续性

父亲说,中国很大,底子很差,又没有马歇尔计划,复苏的过程只有依靠人民的血汗。

从日记中看,父亲从未否定过改革,他只是觉得不该那么改,甚至怀疑行业改革操盘人的动机。

最后,俺写这个,是希望,后人能够了解一些没经过改开党美化过的历史,仅此而已。

全文完。


通宝推:不会游泳的鲨鱼,北纬42度,里海虎,黄尾鱼,旧时月色,心远地自偏,chestnut,镐梓,农民家的狗,神仙驴,须弥一芥,老老狐狸,为什么不可以,宁静致远,龙战,金台夕照,我爱美人姚晓曼,西门飘飘,四方城,澹泊敬诚,天狼星,独立寒秋HK,花棍舞,桥上,epimetheus,衣香楚楚,达雅,唐家山,西安笨老虎,青颍路,阴霾信仰,三笑,rentg,AleaJactaEst,陈王奋起挥黄钺,
最后于2020-05-03 12:27:18改,共1次;
2020-05-03 12:1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