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魂断蓝桥之梦断美利坚(上) -- 心的方向

2020-05-02 14:12:31心的方向
【原创】魂断蓝桥之梦断美利坚(下)

上接《魂断蓝桥之梦断美利坚(上)

但是,财富推恩令对于资本主义国家的构成更重要。

我必须给出实例。

案例1,

在资本主义社会,大财团,是一个个的财富寄生体。在经济危机和通货膨胀这种人造的打击之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疲于奔命地扩大财富版图,增值自己的财富。它们基本上没有时间,产生特别地欲望来图谋这个国家,你听说过沃尔玛的总裁还是波音的团队要发动起义,夺取政权?

财富的集团化,就是把社会财富按照产业结构而进行的推恩。各大集团和依附于自己的直属、外围和外协的中小公司,构成了新的推恩关系。

这就是资本推恩令的全部?非也。

案例2,

同一个行业内,是有行业协会的。而在非资本主义国家里,这些权利属于政府或者教会。为什么一定要设立行业协会?不过是为了剥脱传统意义上政府的管辖权和减少政府所能掌控的财富资源

政府的权利越小,政府操控的资源越少,政府内的从业人员篡夺政权的欲望和可能性就越小。

可是行业协会的运营,是需要经费的,钱从哪里来的?这个也好办,行业内企业的管理存在一系列的隐性费用。同时,行业内的龙头企业,可以把企业利润直接划拨给协会。这是不需要政府许可的,所以,国外在中国内部资助各种协会和NGO,是有目的的,就是分离中国政府和产业的关联,削弱中国政府对其产业的管控能力

这里面就产生了一个新问题,一个国家内部的一个商业公司,是不是它的管理层就有权力随意分配公司的经营所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为,任何一个公司的经营,离不开这个国家的任何资源。那么,国家有权力要求这个公司的经营遵守一些必要的规则。

可是,在资本主义国家内部,这种做法,留下了一个很大的漏洞。给慈善或者非赢利性机构的捐助,可以冲减利润

一直在仿效西方的中国,由于类似的漏洞,就出现了王石、潘石屹等莫名其妙地捐款行为

在公司法中应该明确规定,限制类似捐款的额度。迫使企业应该像华为一样,把更多的财务资源用于研发和改善职工福利等环节。而不是阴谋削弱政府对产业的管控。

这种行业协会模式,是一种弱化和分享政府权力的推恩令。因为,财富的流动游离于国家管控之外

这种漏洞,就是我们共和国大堤的蚁穴! 不早革除,必为大患。幸运地是,数字化人民币就是对症良药

案例3,

在资本主义国家内部,所有的公众服务性行业,也被私有化,这又是推恩令的继续。例如,自来水供应,医疗系统,电信行业,邮政,金融,环境,物流等等。

这些元素被分拆,直接导致了内部的武装叛乱是不可能发生了。

纽约现在灾情严重,对政府及其不满,是不是在纽约可以再来一次巴黎公社式的革命

你想多了。你可以宣布暴动,几天以后,你的水资源供应出问题,你的食品供应出问题,你的弹药供应出问题,你的医疗物资供应出问题,等等。

巴黎公社时代,一个城市往往集合了一个地区甚至国家的全部工业体系。而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当下,任何一个城市的资源供应,都间接地依赖外来的配套和供应。你可能可以组装枪支,但是,相关零件的生产可能远在万里之外。

当一个社会运行的所有资源被瓜分后,全球化又导致谁也无法在短期内号集力量供应一切的时候,那么,任何叛乱,在外部干涉到来的时候,所有的暴动者只有一个结果:坐以待毙

公共资源被推恩及其维护的某些元素又依赖全球化的供应,那么,任何颠覆成熟资本主义世界的做法,都是无法得逞的

案例4,

推恩令搞到这个份上,该差不多了吧?

还得继续,我们在看看资本主义如何实现对于家庭的入侵。看看资本主义如何以爱的名义如何让家庭内的温情和温馨不再。

一个妇女在家带孩子,这纯属浪费。建立幼儿园,集体制管理。既节省了费用,还解放了劳动力。把特定的推恩教育强加给你

您要照顾父母?也省省,我们有吹的天花乱坠的老人院,高档豪华配置,专业的护理人员,一切,都是最人性的,这样,就把特定的推恩敬老也强加给你

亲人之间的互动,才是最人性的,敬老爱幼这种人类必须的权利,被这样被稀里糊涂地剥夺了

案例5,

如果说案例4太不人道了,那么,补偿来了。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探讨过,随着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财富的承载者会慢慢地由集团蔓延到个人。也就是说,只要进入西方的资本体系,你就可能成为财富的承载者,这就是天上掉馅饼,为此还设立了专门的移民制度

传统意义上的剥削者和被剥削者之间的界限不再如此分明。财富的推恩令,终于开始被迫地惠及个人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符合资本剥削本性的现象出现?西方世界对世界的掠夺是残酷的,如此,西方就是满地的财富,你在河边走,鞋底沾上金沙砾,就是不可避免了。

资本这五大推恩措施最终的目的,就是以保护资本为核心目标。其它的一切,都要为此做出牺牲

财富推恩令实施后,如何保证会按照剧本的编写者所预测的那样,和谐而有序发展?跑偏了怎么办?

配套的强力武器登上了台面:通货膨胀和经济危机

这是资本主义的两大法宝。既然称之为法宝,你就要懂得法宝施展的窍门,这个容我再写个新专题。

到此,美国的制度摒弃了过往人类历史上一切旧制度的弊端和漏洞。资本,终于可以万寿无疆地在北美流芳百世了

非常不幸,美国的经历一点都不美好

美国的资本主义2.0苦逼逼地花了百年的时间取代了大英帝国的资本主义的1.0;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才登上世界资本的王座的美国,刚摆脱了苏联的核威慑又面临中国的软竞争,一个甲子的飘摇,它的末日就来临了

如此精密设计的美国,几乎完美到没有任何漏洞,没有任何武力可以攻陷美国;美国内部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颠覆美国

可是,上面提到的案例5,导致西方体系内,被压迫者也可以成为财富的承载者,这个漏洞,很自然地就引发了涌入西方的非法移民潮

惊恐万状的川普们发现,每天浩浩荡荡越过美墨边境的南美移民大军,才是帝国最大的威胁。引以为傲的英语,在不久的将来,就要退位给西班牙语。在白皮眼里,这些又臭、又脏、没有文化、没有教养的外来入侵者,这些连收银、端盘子都做不好的非法入侵者,帝国竟然无法拒绝。

帝国一直以来,以牺牲本国公民为基础的精密运行,引起本国人口锐减,导致了对非法入境者无法摆脱的依赖。而这个漏洞,是美国及西方制度的滥觞造成的,无解

如果没有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竞争,这个漏洞绝不会成为西方心腹之患

内外的失衡,导致帝国的危机,终于爆发了。

帝国引领的整个西方都在这种危机笼罩之下。

经历过无数次沙盘推演的COVID-19,粉墨登场了,制造这么一个大号流感的副作用,在预案里肯定有论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结论?我们不妨来边分析,边排除,答案或许就水落石出了

资本历来喜欢对冲,因此大号流感的疗效和副作用,应该是被双向投注的。

大号流感的疗效,很容易让大家联想到:无非是美国继续坐庄,前提是把中国的地球籍剥夺了。要从地球上抹掉中国,美国有这个能力。可是一直饱受西方打击而惊恐万状的普京显然懂得和中国唇亡齿寒的关系。而且,美国朝野上下,就见不得“双普恋”。所以,从上台伊始,一直想和普京勾兑抹除中国地球籍的川普,连和普京私语的机会都罕见

现在看来,中国和俄罗斯的石油长期协议,油价无论如何下跌,都是笔划算的买卖

可是,如果美国无法继续以原有模式坐庄,那么,大号流感的目的就是摁住中国的同时,美国自我变性革命。革命的目的,就是要获得和中国同样甚至更强的竞争力

革命的前提是要消除西方的垃圾人口;自然也要消除滋生垃圾人口的传统福利。上面,我们分析了五个案例,案例1,2,3必然催生案例4和5,而案例4和案例5决定了,要么接受非法入侵潮;要么堵住了非法移民潮,而从外引入和中国劳动力资源同优甚至更优的劳动力资源

劳动力大军从哪里来?

曹德旺这条老狗首先做出了表率,效果非常理想。

接着就驱赶郭台铭赴美,玩个更大的。

郭台铭地如意算盘是先打台湾和海外华人的主意。很不幸,郭台铭连韩国瑜这关都没有过,直接没有机会面对我们的好朋友蔡英文了。

国民党执政,只会有利于美国。民进党执政,有利于日本却变相有利于中国。

上面的分析,说明了大号流感的两个正常疗效,美国好像都无法实现,存在的只是理论上的可能

那么,我们回头关注被美国对冲的大号流感的副作用。

副作用要发生,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美国实质性出让权力给中国,中国以数字化人民币为护盾,准备好美国资本进入中国的接口

这是一种美国要了面子,中国得了里子的模式。最终,还是中国取代美国

没有大号流感,这种可能性大于50%;有了大号流感,这种可能性不足50%

第二种可能,美国实质性出让权利给英联邦体系及欧盟体系,联手对抗中国。不过这种做法又回头了上面的流感疗效分析。所以,这个可能是不存在的。

第三种可能,大号流感直接把西方全体报销。群体免疫和免疫期间的超负荷支出,让西方全体破产的可能性非常大

所以,大号流感可能会把中国推到领头羊的位置。

百年以来,为了削弱美国政府的行政管理职能,推恩为私有公司的有偿服务。这种制度性的缺陷,最终必然导致美国无法应对COVID-19的疫情。

美国由此而退下神坛,是必然的!

资本主义的3.0呼之欲出!

中国和资本如何能相向而行?!

请参阅《重温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三部曲。

通宝推:初心,
帖:4514255 复 451425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