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赵立坚与海华 -- 胡里糊涂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31 阅 1060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4-24 23:00:15
4510926 复 4510706
东山之石东山之石`55719`/bbsIMG/face/0000.gif`70`1254`54`5438`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10-04-24 22:49:20`
ZT:亚裔群体在当下美国的迷思 28

今天在洛杉矶时报上看到《星际迷航》《再造淑女》《网络谜踪》的演员John Cho(约翰·赵)发布了一篇文章【新冠病毒提醒在美亚裔,我们的归属感是有条件的】

我看了下文章,很有感触,也有很多感到同感的地方,就想翻译一下分享给大家。

John Cho算是好莱坞人们比较熟悉的亚裔脸庞之一,他和另一位印裔演员主演的Harold & Kumar(寻堡奇遇)系列可以算是00年代知名并且非常成功的喜剧系列。他也参演了知名IP《星际迷航》扮演里的亚裔角色Hikaru Sulu。

-------------------------------------------

前几天晚上我给我父母打了个电话,提醒他们出门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因为他们可能会遭到口头甚至是人身攻击。这感觉太奇怪了,仿佛我们的角色对换了。

我对他们的恳求就和在休斯敦长大的时候,他们对我的警告如出一辙。他们曾经告诫我,这个世界是充满敌意,并且把我们当做外来人。所以他们提醒我,不要远离家人。要紧跟我的同类。

新冠状病毒也许可能起源于中国这件事催生了一系列反亚裔的仇恨犯罪。横跨美国,亚裔父母和孩子们都打了类似我打的那通电话。朋友们在短信中述说着亲身经历的辱骂,在脸熟上分享文章的链接,结束语总会说一句,突然仿佛代表了不详的,“注意安全”。

成长时,我们总会假设,只要我们变得足够美国人,就再不需要这样的警告,我们终于会安全。为此,我的父母总是鼓励我和弟弟尽可能多看电视,这样我们可以学会像当地人一样说话和行动。他们的期望是,种族不会成为我们 --他们的孩子们-- 的不利条件,只要我们知道怎么做。

当我成为一名演员(也许就是因为看了那么多电视)并真正开始工作时,我感觉到父母的期望正在实现--大门敞开了,陌生人更友善了。在某些方面,我开始过上了没有种族区别的生活。但我后来才知道总会有一个时刻提醒你,你的种族定义了你的一切。

可能是一个小小的瞬间,就像销售人员用"Konnichiwa "向你打招呼。或者也可能是一连串的时刻,就像2004年我和Kal Penn为宣传《Harold & Kumar Go to White Castle(寻堡奇遇)》而进行的媒体巡演,那正是911事件后的几年。

我们飞遍了全国 -- 纽约、芝加哥、亚特兰大、西雅图 -- 而渐渐的形成一个糟糕的规律:一次又一次的飞行,Kal(美国印度裔)会被拉到一旁进行 "随机 "检查。有一次,Kal的朋友Gabe也加入了我们,当我们过安检时,Kal又被选中接受检查,而我和Gabe安然无恙地通过。我们拿起行李,在一旁的长椅上等着Kal被放行。整理着他的背包,Gabe突然说:"Kal会很恼火的。" 闻声我看了看他背包里面,就明白了他为什么这么说。Gabe,一个白人,最近刚去露营了,并且忘了从背包里拿出他那把和兰博一样大小的猎刀。

我倒吸一口气,回头看了看Kal,他正看着运输安全局的工作人员把他包里的东西倒出来。这就是现实。

亚裔美国人现在正经历着这样的时刻。这场大流行病正在提醒我们,我们的归属感是有条件的。前一刻,我们是美国人,而下一刻,我们就是 "把病毒 "带到这里的外国人。

和名声一样,"模范少数族裔 "的“神话”会给人一种 "无种族 "的错觉。把一些亚裔典范放在高高在上的地位,就会让那些质疑制度不公的人安静。我们所谓的成功被用来证明这个制度是有效的--如果它对你无效,那一定是你的错。

哪怕我们有12%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模范少数族裔的“神话”只会让对各种肤色的人不利的现状持续。

但也许这个“神话”最深层的影响是它让我们沉默。它诱惑亚裔美国人,让我们代表它行事。它说服我们的父母,让他们反过来鼓励我们接受它。它让你觉得自己被保护,让你觉得自己就是模范的那个人。

由于这些刻板印象可能是正面的(勤奋、擅长数学),这让人们 -- 包括我们自己 -- 认为反亚裔的情绪并不严重,认为只是轻版·种族歧视。这让我们将当前的亚裔仇恨犯罪浪潮视为微不足道、单独的、不重要。想想那些大大咧咧嘲笑亚洲人,但在涉及到其他群体的时候却会克制自己的喜剧演员。

当然,伴随着虚假的正面形象而来的是负面的刻板印象(你狡诈,你抢了工作,你腐败)。在我高中时因拉丁文测验作弊被识破后,我记得老师问我:"为什么你们韩国人都是这样的作弊者?"

在这样全国紧张时期,正是这些黑暗的偏见占了上风。我妻子的家人在二战期间被关进集中营,哪怕她的大伯父正在美军的一个全日裔美国人营里战斗。1982年,Vincent Chin一个美国华裔汽车工人,在底特律被残忍地殴打致死,只因凶手指责日本人 "抢走了 "汽车业。而就在不久前,布鲁克林区的一名亚裔妇女在倒垃圾时被人泼了硫酸,这是在逐渐增加的案例中的另一起针对亚裔的攻击事件。

我是1978年6岁时来到这个国家的。在海湾战争开始前的军事集结期,1990年11月21日入籍。我记得在入籍仪式上,法官问我,如果有需要,我是否会穿上军装保卫国家。这让我很惊讶,完全没有想到会被问这个问题,虽然我和朋友有考虑过可能会被征召入伍,而我也花过不少时间真正考虑过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肯定的,而且是认真的。

我得到了我父母想要我拥有,并且花了一生的时间去争取的公民身份。我不会让任何人告诉我或者像我一样的人,我们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如果说新冠状病毒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打补丁并不能解决一个已经普遍存在的问题。我们之间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依赖从未像现在这样简单。

你不能只为某些人维权,而不为其他人维权。就像病毒一样,不受控制的侵害行为也会疯狂地蔓延。请不要让仇恨变得轻描淡写,也不要认为它只存在遥远的地方。仇恨就在你身边发生。如果你在街上看到它,说点什么。如果你在工作中听到了,就说点什么;如果你在工作中听到了,就说点什么。如果你在你的家人身上感觉到了,就说点什么。为你的同胞们站起来。

洛杉矶时报原文:http://t.cn/A6wuczSz[/cp]


通宝推:三笑,桥上,任爱杰,
2020-04-24 23: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