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我的南疆 楼二 -- 故乡在喀什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46 阅 9179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4-20 19:24:02
4508923 复 4412120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1006`24628`219262`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1-03-05 16:12:07`
89。兵推金融战 73

2011年2月14日,中国的GDP超过了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一个印度的文青让我记住这一天的。当时他是我在印度的地接服务商。他在那一天给我发了一个电子邮件,问我:你知道新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是哪一个国家吗?我回答他:日本。他说:错了。新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是印度,因为昨天中国成为了世界第二。我当时还善意地提醒他:日本,俄罗斯。。。都在印度前面。结果,我把他得罪了。在很多印度人的意识中,中国和印度的差距是非常小的。所以,蹭热点式的印度自豪有很多时候是非常自然的。逻辑?这在很多印度文青或者愤青看来是非常无聊的东西。

今天的中国也有很多印度兄弟式的急不可耐。貌似只要美国倒下,中国就是华山论剑后的天下第一了。这是值得深思的。1890年,美国在GDP上超越了英国。但真正让美国全面超越英国还是拜两次世界大战之功。美国实现综合国力在世界上一骑绝尘还是在苏联解体后。中国如果要真正把美国当作对手,起码要在耐心上有足够的准备。对于中国来讲,一方面今天的金融战是发展路径上必不可少的一个阶段,危险与机遇共存;另一方面中国必须要认识到金融战中,不存在战胜了美国,中国就自然取得了霸权这样的结果。

在这场金融战中,中国面对的,不仅是美国,更是整个西方世界。在整个西方看来,中国就像是一队行驶在一条高速公路上的汽车。中国车队运营成功,这固然和车队的团队,素质和机遇有很大关系,但是,这个车队天天行驶的高速公路也功不可没。这条高速公路就叫:全球化。

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西方的各种势力没有一刻停止对控制权的斗争,美国其实只是一个比较突出的代表而已。比如,欧洲本来要推行的航空碳税,就是欧洲谋求上位的一次尝试。在中美之间的金融战,中美为鹬蚌的同时,欧洲不仅会作壁上观,墙头草,趁火打劫也是大概率的。另外,在可预见的将来,统一台湾也将对中国金融和经济的抗击打能力提出了严酷的挑战。所以,中国急不得。高筑墙,广积粮,深挖潜力,缓称王才是高明的选择。

既然是兵推,我们就不妨也从客观的角度上来看看美是否可以打出一套杀出重围的招数。

对于美国来讲,如果战术得当,还是可以给自己找一个救生圈,再找一块垫脚石,从而在债务深坑里暂时摆脱水没脖子的命运的。

先说救生圈。印度的黄金足成为美元的救生圈。自1971年以来,美元与黄金脱勾,结束了战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如果说美元已经实现了半个世纪的无黄金流动,那么美元只要找到黄金套在身上,再实现半个世纪的流通霸权也依然可行。当年,西班牙在美洲找到了白银,英国就靠打劫和劫胡实现了从贸易强国到金融强国的升级。《三国演义》中,诸葛亮拿草船借箭实现了赤壁之战的准备。美国,作为一个国家,是由传教士和律师建立的。但是,拣起海盗和枭雄的剧本,美国一样也可以得心应手。目前,印度已经陷入了美元债务陷阱中,印度每年付的外债利息占其财政收入的26%,远超国际公认的3%的财政警戒线(注一)。截止2018年底,印度公共债务就已达到约1.19万亿美元(包括各邦的债务),但印度外储仅约为4017.76亿美元(注二)。就是这样一个财政状况,现在印度依然在不断引入美元外债。华尔街明明知道印度这个状况,为什么还不断要向印度输出美元呢?因为印度民间黄金存量巨大:大约有2万吨。一旦美元到了需要外力摆脱水没脖子的困境,即:美元的流动性严重受阻的时候,引爆印度的外债炸弹就是制造美元救生圈的神来之笔了。苏联解体之后,卢布贬值了99%,彻底崩盘了,此时的印度赤裸裸的趁火打劫了俄罗斯:用卢布向俄罗斯全额支付了所有外债。美元早已把雷埋在了印度的金融体系里,所以美元不是卢布,因为,开关就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手中,这两个机构其实就是美元的拆弹部队(说成美元的工兵部队更加准确)。2016年11月印度的废钞运动完全可以看作一次美元拿卢布当救生圈的预演。所以只要美元需要,印度老百姓手中的2万吨黄金随时可以被摧枯拉朽式的“析”出来,把印度的黄金充上气,挂在颤颤巍巍的美元之上。至于解套之后的印度是否会巨浪滔天,这不是美国关心的问题,甚至不是印度政府关心的问题。因为2016年,印度就已经颁布了限制个人持有黄金的法令了(注三)。

救生圈找到了,垫脚石也不难找。随着华尔街进入中国,美元开始合理合法地经营中国的证券、基金管理和期货服务了。现在中国的房地产总市值65万亿美元,相当于450万亿人民币。中国2019年的GDP是近100万亿,所以我们的房地产现有的市值相当于GDP的4.5倍。现在中国的房子的总市值,相当于美国+欧盟+日本(注四)。但是,中国房地产市场中,资本的流动性非常差,固化非常严重,毫不夸张的说,这种固化在世界金融市场无出其右。说中国的金融市场与华尔街有着一个代差,实在不是夸大其词。这个差距可以拿当前几部电视连续剧来说明。以《小欢喜》和《安家》为例,这两部剧都有买房和卖房的故事。在《小欢喜》中,童文杰的公婆入了传销的陷阱,需要90万解套。于是,童文杰就把房子卖了1000多万。老人家的问题解困了,童文杰400多万落袋(第39集)。剧中,童文杰还是一个金融人。如果这是中国的实况,那么这就是中国金融的悲哀。在欧美,有很多种不用卖房的解决方案,一种是信用额度(line of credit),一种是次贷。美国人用次贷把美国的经济都带用了危机。但是,如果华尔街把中国的房市资金通过一个个中国连想都不敢想的金融工具把中国的房市盘活了,人民币就会成了华尔街的“玩物”和美元的“垫脚石”。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正在发生的故事。

既然是兵推,就要把两面都说到。战术上来讲,对于中国来讲,“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就是一种非常直接的战法。一方面中国大陆本身持有大量黄金,另一方面如果把台湾统一了,台湾省的黄金也是非常可观的,仅政府实体黄金储备就有423吨(注五)。不过,这些黄金都不是金融战的选择。印度的黄金才更值得关注。历史的来看,中国一直都有激活印度2万吨黄金流动的妙招。这个是2000多年前张骞发现的:拿中国特产的丝绸推动与邻近地区的贸易,从而推动中国从农业资本主义向更高级产业进军,更难得的是贸易其实是可以解决许多军事与政治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凿空”。今天,我们完全可以在金融战之际把张骞的设想做成“凿通”。

“救生圈”概况起来就是美元拿数字对就应印度的黄金,这是一种空对实。凿通,就是人民币通过中国制造对应印度的黄金,这是一种实打实。两种贸易的优劣不言自明,这种差异就是中国在金融战中最值得关注的武器。在实打实的贸易中,丝绸是中国最强有力的优势。这是张骞时代就发现的。但是到了今天,中国的丝绸贸易依然是大而不强。在丝绸制成品方面,2018年,欧盟是全球丝绸出口第一大国,占全球丝绸出口贸易份额为33.75%;位居全球丝绸出口额第二位的是印度,占全球丝绸出口份额的22.48%;中国丝绸出口位居全球第三,占全球丝绸出口份额的20.33%(注六)。2000多年前,张骞发现产于四川的丝绸(蜀布)在经印度(时称身毒)的阿富汗。今天,中国在丝绸贸易上竟然依然落后于印度。中国在丝绸贸易上的目前的优势竟然只是在生丝上,2018年中国出口的生丝占全球丝类商品出口额中约为85.76%。这样看来,中国似乎陷入了九斤老太(鲁迅,《风波》)的判断 :“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与一般的中国人认为的不一样,历史的来看,印度的纺织业一直都是非常发达的。印巴分治前,英国的工业和贸易就是踏着印度纺织业的尸骨发展起来的。在丝绸业上,印度有许多值得中国学习和借鉴的地方。中国的丝绸换黄金,其实和草船借箭有神似之处。通过与印度在丝绸业上的勾兑 ,中国可以既可以为许多可能过剩的丝绸出口找到出路,又可以为美元打截印度黄做救生圈,仗义出手 ,替天行道,何乐而不为?说来有意思 ,当年张骞就是特别看好两个地方来作这个印度贸易:新疆和云南。今天依然是这样。2018年,云南的蚕茧产量是全国的探花。新疆2018年丝绸产品出口的排名第22,连青海海的10%都没有达到(注七)。新疆,尤其是南疆其实有机会做全国农业发展的排头兵的。1960年代,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计划在南疆建立3.3万公顷桑茧基地的。仅在农一师就建成了1.7万公顷,植活了2亿株桑树的。并从山东,江苏,浙江等地引进 了880名桑茧生产培训骨干,并建设了阿拉尔电站,为丝绸厂做好了准备(注八)。尽管文化大革命打断了南疆工业化发展桑茧业的进程,但是,在金融战的今天,修补历史性遗憾是突破西方金融霸权的一招妙棋。战术讲的是短平快。新疆通过丝绸的生产与贸易,不仅能够迅速通过黄金的流动,对中美金融战起到点穴止战的作用。同时,通过向西开放,新疆可以用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态势为中国制造找到一个全新的市场。这才是新疆,尤其是南疆所拥有的地缘优势应有的样子。

如果说在金融战中,新疆是一个用战术可以达到以战止战的用兵之地,那么拿战略的眼光来看,新疆更值得给予充分的考量。与战术不同,战略其实就是两件事:知已与知彼。

知已与知彼,首先就是要从金融的角度上来看中国,中国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势来参战? 中国的态势就是:农业资本主义。那么美国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势呢?现在的美国是一个破碎龟裂的金融霸权。按理来讲,美元,美军和美国政府应该是一体的,但是现在美元,美军和美国是分崩离析的。曾经融合美国的各种资源,协调美元和美军的美国政府已经不在了。如果要给今天的美国找一面镜子,1980年代末的苏联是最合适不过的。那时候的苏联拥有的战略武器可以把地球轰灭数次,但是苏共中央连自己到底有多少粮食都不知道。今天的美国牛气冲天,可是连一个经得起推敲的进出口逆差数据都拿不出来。那时的苏联知识分子天天都是反思回首批判,今天的美国政治评论人连自己的总统怎么上台都说不清楚。那时的苏联人相信只要把按照西方经济学家的药方服药,自己就可以过上电视里西方的生活。今天的美国人相信只要把中国,欧洲和俄罗斯扔进坑里,自己就是又回霸主地位(Great)。嗑药的人是没有办法理智的,装睡的人是唤不醒的。这就是今天的美国,或者美国的政府。今天的美国政府是理性与神权斗争的产物。特朗普就是美式民主下神棍们利用规则推上总统之位的。近四年的“苏大强”(《都挺好》)式折腾估计还会在美国持续一阵。这样的政府,这样的美国不可怕。二战以来,美国就没有打什么对等的战争,朝鲜,越南,中东,前南斯拉夫,阿富汗。。。如果热战可以解决和中国的问题,美军会放过战争的机会?所以美军也不可怕。

知已与知彼,其次要知道自己的优势。美国政府,美军和美元的三位一体,干翻了德国(两次),鸠占鹊巢地替代了英国,颠覆了苏联。中国之外,一直进行着一种叫霸权争斗的血战。霸权的争斗其实就是制度和底力的比拼,荷兰倒下了,中国还在;葡萄牙倒了,中国还在;英国倒了,中国还在;苏联倒了,中国还在。对于所有昨天的霸权,中国是一口深不可测的井。今天的金融战,其实就是一股三停去了两停的势力又站在了中国面前。今天的中国和和昨天的中国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中国为什么要害怕和华尔街的金融战呢?那么多霸权走马灯式地来来回回了,那时的中国都没有趴下,今天的中国怎么会垮下呢?因为中国最大的优势就是:时间。这次金融战,也没有例外。在历史上形成的时间上的优势无可替代。

在战略上做到知已与知彼还要讨论空间。金融战其实就是一场资本洪灾。在这场资本洪灾面前,中国是唯一可以为泛滥的资本找到最终解决方案的市场。对于世界来说,眼前洪灾面前有两种选择:躲(如华尔街)或者堵(如英国)。至于特朗普坑队友般的卷地毯,其实就是躲与堵的结合。不过,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还有一个办法:引。因为中国有着巨大的空间容纳资本。

这个空间首先来自5G。华为和中兴开拓出来的5G之路,从技术上看是突破,从资本上看是5G每年能拉动几万亿的产值和就业。金融是货币资金融通的总称。当今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金融,在5G时代,会小得可笑,慢得可笑,单薄得可笑。

但是,5G时代一定就是人民币的明天吗?未必。中国在5G上的领先,更多的是硬件上体制的优势。至于软件和内容则是世界金融和技术市场共同协作和互动的结果。以今天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来讲,以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企业为例,这些都是外资控制的企业。尽管各种APP让中国人觉得很多事情司空见惯,但是如果以人民币为代表的金融体系和华尔街兵刃相见的时候,这些企业的立场如何?这些企业的立场将会对中国的影响和打击将会如何?这种在4G时代的都悬而未决的潜在危机,如果在5G时代引爆会对中国有如何的影响?这都是需要在5G尚未到来的时候就在金融上未雨绸缪。中国金融对于5G的考量,要从5G是一把双刃剑的定义上开始。

如果说5G是一个缠斗的战场,中国其实是可以在另外一个方向为资金寻找到“泄洪区”。中国如果能把滔天的资本洪水引到无害甚至有益的方向,这对于中国和整个世界老师居功至伟,善莫大焉的创举。中国完全可以有能力在华尔街失能的金融市场上施展老祖宗留下的盖世神功:治水。

有史以来,中国一直有一个水资源分布的问题。水资源分布不均在世界各地都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只是中国是自有历史以来一直在拿水利工程和老天抗争。这些项目都是投资巨大,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如果把中国最西北端的喀什和无尽的海洋通过巨大的管道网络联系在一起,那么将会怎样?一,泛滥的资金得到了出口。从喀什到图门江出海口有着5400公里的距离。沿引线再进行一系列的净水,输送,回收及再利用,资金量不是一个华尔街可以应付的,所以,只要这个工程提到讨论层面 ,世界泛滥的资金就会有了一个方向感。这对于一个恐慌的金融世界是最难能可贵的。二,中国制造找到了升级的方向。如果说要给当前中国制造面临的困境给一个定义,半济而击应该是最准确不过的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与其说中国制造是在砥砺前行,不如说是在与狼共舞。这只狼就是:金融。金融战,其实是把金融这只狼驯服成狗的最好时机。如果喀什引海这样的工程开展起来,牛魔王般的资金就被套上了鼻环。这对于中国,对于世界都是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的伟业。三,对于中国的经济版图将有重塑的作用。中国的城市化现在走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未老先衰。一个个城市都是房价高企,生活成本居高不下。年轻人如果不去北上广,没有机会。如果去了北上广,没有明天。通过喀什引海工程,中国中部的省区在已有的自然资源下,重新获得了一个全新的市场,这种与沿海全无冲突之感的重新配置,将对中国中部的城市化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四,为中国的海陆之争划上句号。中国经济是海向发展,还是陆向发展?这是困挠近代中国的一个问题。喀什引海将给中国一个陆海兼顾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五,喀什引海工程将对全球生态,农业,贸易提供一个洗牌的机会。这种洗牌,将会是流血最少,效益最大,示范作用明显的创举,必将对未来世界的资源配置与贸易起到深远的影响。

所以,这次金融战,华尔街来中国就是要开疆辟土。中国最好的应对就是:海纳百川。中国不仅可以容纳下中国房市沉淀的固化资本,同时中国更可以为今天各种漫灌资金提供足够的空间和市场,安家之所与兴旺之地。所以把金融战变成中国的经济底力与金融资本的较量,这样才能说:焉知非福。1949年,毛泽东预言:“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新疆的“凿通”可以让中国西部为中国的新一轮工业化提供无尽的空间和能源,可以让明日的中国突破地理的束缚,资本的恶咒,和历史的轮回。所以,凿通不是空谈。

注一:http://forex.eastmoney.com/a/202001021344194014.html

注二:https://new.qq.com/omn/20191223/20191223A0AW7Y00.html

注三:http://www.dyhjw.com/gold/20161210-69091.html

注四:https://zhuanlan.zhihu.com/p/77312095

注五: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ciO1VPgQSM

注六:https://www.qianzhan.com/analyst/detail/220/190821-382e4324.html

注七:http://www.esilk.net/web/view.aspx?AID=130973

注八: 王震与兵团 P58,P125


通宝推:尚儒,jhjdylj,脑袋,rentg,梓童,独草,桥上,青颍路,
2020-04-20 19: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