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重磅!许小年再怼央行政策:有钱应直接给企业和老百姓! -- hwd99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6 阅 713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20-03-31 19:08:48
主题:4500582
hwd99
hwd99`23590`/bbsIMG/face/0000.gif`70`17024`24131`249569`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8-04-02 18:07:54`
重磅!许小年再怼央行政策:有钱应直接给企业和老百姓! 18

黄卫东评论:许认为,国外因新冠病毒而经济停滞,到四月,国外订单必然锐减,我们就应该停工,反对国家出台财政政策刺激工厂开工。许这个看法,隐藏的含义,

第一,我们的工厂是为外国人服务的。

第二,外国人不买我们的产品,就必须停产

第三,国家出台政策,推动工厂开工,逻辑上不通,就是开工了,产品没人要,还是解决不了问题。

其实中国人均消费很低,与美国相比,用货币价值计算,人均消费只有美国十五分之一。由于长期压低老百姓收入,国内消费能力远远低于生产能力,大量产品只能低价贱卖给西方。由于价格极低,美国一些人的衣服只穿一次,就是使用洗衣机都嫌麻烦,过度消费十分严重。美国发起贸易战加征中国产品关税后,主流经济界则以降低人民币汇率15%,增加出口退税13%,从而降低到美国价格,减少中国的收入为代价,带来的就是国内物资减少,加上进口物价上涨,推动国内物价上涨,让国内消费降低,从而一样带来生产过剩。现在国外大幅度减少进口,我们的生产能力就必须停产?它们只能为外国人生产,不会为中国人生产?

西方各国采用封城等措施后,服务业关门,由于西方服务业占比很高,例如,美国占80%,老百姓收入必然大幅度下降,过度消费必然消失,也会引起西方生产过剩,例如,西方主要垄断生产线设备,中国大幅度下降,必须减少进口,使西方制造业停工减产,带来消费进一步下降。

对此,西方各国都出台规模宏大的给失业人员发钱。英国最高发2500英镑,合人民币2万、美国最高2400美元,和人民币17000元,德国失业人员可获得收入2000欧元左右,约等于人民币16000元、加拿大则给个人发钱高达6700加元,超过人民币3万。发钱增加居民收入,就可以保持消费水平,减少生产过剩。为什么中国不能这样做?

许批评说,钱从何来?似乎不知道,钱是政府印的,是政府借贷而来的。我国主流经济界不敢自己印钱,发行的货币中,有20多万亿是依据西方货币印制的,就是说,印发的20多万亿货币都是拿去购买西方货币投入市场的,这些货币都交给了西方,而换来的外币都作为人民币依据,存在央行仓库,后来大都购买西方国债,几乎没有利息,等于免费借给西方,从而等于将发行的20多万亿现钞都免费交给西方。我们为什么不拿回免费送给西方的20多万亿现钞?许作为国内著名主流经济学家,虽然内部争吵得很厉害,其实和其他主流经济学家一样无知,否则,面对如此荒唐的货币发行办法,就从来不知道出面批评,尤其许本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大嘴,喜欢炮轰他人。

许小年还说,中央银行的两大任务,稳定经济和稳定币值,“都是中央银行不应该接受的任务”,主张回到金本位。这其实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两次担任过美国总统首席经济顾问,诺贝尔奖获得者弗里德曼,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提出的主张,虽然那时弗里德曼就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在1976年就获得诺贝尔奖,但直到其2006年11月死亡的三十年,美国和西方没有一个国家使用他的主张。这个主张本就是骗人的谎言。美国和西方为什么靠印钞能保持物价稳定20多年?

为什么中国不能保持物价稳定。主流经济界总是采取低人民币汇率,将大量物资出口,致使我国资源走向枯竭,资源产品价格急剧增加,比20年钱增加十倍以上,它们都是物价的基本组成部分,怎么可能稳定物价?主流经济界对经济和货币惊人的无知,才是形成当今中国负责生产,美国和西方负责消费的罪魁祸首。虽然经济与货币稳定有很多因素,但货币控制,如汇率、发行量等控制,是最重要的因素。央行不管货币稳定,货币必然稳定不了。就是金本位时代,政府一样需要控制,否则一样产生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问题。

参考:

黄卫东:新冠休克社会,指望出口必将坑死中国经济_风闻社区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74487

以下是网易新闻对许的观点报道。

一向以敢言著称的经济学家许小年,日前就近期我国出台的财政政策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并同时怒怼央行和有关方面在政策逻辑上存在问题。

而此次表态,言辞犀利程度堪称近来少见。以下是3月26日,许小年在中欧校友会分享会上自己的演讲:

许小年预计,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负增长是定局。面对这样的局面,许小年认为,短期来看并没有什么好办法,企业唯一要做的就是要收缩。“复工率其实没啥意思,订单在哪里呢。产能开动了没有订单是没有用的。”

在许小年看来,网上议论国际的很多说法是愚昧,他们(国外)的疫情一天不结束,我们就没订单,工人没有工资就没有消费。后半段我们跑不了,要陪着全球走完防疫的全程。世界经济恢复正常,中国才能正常。

许小年说,现在的活是春节前的订单,四月份订单会马上锐减,经济活动进入半停滞,那作为第一大制造国,国内市场无法消化。“我们要跟全世界一起经历下半场。”许小年认为,几十年的全球化中国经济已经离不开世界,世界经济也离不开中国,我们已经绑在一起。

许小年在演讲中希望有关部门和整个社会都要清醒地认识到“我们无法关起门来自己玩。我们不仅缺粮食缺石油,我们缺市场,我们缺订单。我们的人均GDP是美国的1/5,欧洲的1/4,国内的购买力支撑不了我们如此庞大的制造能力”。

许小年还说,我们还缺原材料,特别是技术含量高的基础原材料,必须从韩国从日本、德国进口。我们缺技术,关起门来技术无法快速发展。人均收入1万美元,劳动力成本已经不是40年前,必须有高技术含量的产品来支撑。我们过去开放政策中迅速缩小技术差距,第一大功臣是开放政策。

“在全球抗疫过程中,企业唯一要做的就是要收缩,救企业。企业还在就有希望。一旦倒闭了就会很困难,企业没有十几年功夫是站不住的。财政政策在这点上要学习别人救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占城镇就业80%,保住他们就是保住社会稳定。”

对于近来有关方面规划的天量巨资启动新基建,许小年尖锐地说:新基建是画饼充饥。要脚踏实地一点,不要谈不着边的事情。30万亿50万亿的钱从何而来啊?目前财政要减税的,财政已经很紧张。银行贷款有债务风险。

“宏观经济总体负债率260%,2015年去杠杆虎头蛇尾。要坚定不移去杠杆,问题都在滥发货币,鸦片止疼,但上瘾就依赖。有钱为什么不直接给企业和老百姓,而去搞短期不见效益的项目,逻辑有问题。”

演讲中,许小年对央行的举措明确表示:差评。“中国央行,应该减息,没减贷款利息,很差评,帮助不了企业啊。减存款利息是老百姓手里拿钱。”

最后,许小年在演讲中强调:“再说一遍,保护私有产权,国退民进,放松管制,全面减税”,反正我就这么几句。

许小年曾任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兼研究部主管,美林证券亚太区高级经济学家,世界银行咨询师,美国马萨诸塞州Amherst学院经济学助理教授,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外界评价:曾获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的许小年为人直率,敢为敢言,他看似惊人的言论之下,隐藏着经济学家的独立精神和最朴实的市场经济原理。

事实上,许小年已经不是第一次怒怼央行了。

2015年,他就曾对央行当时的降准降息提出了批评。彼时他说:市场信贷利率等于无风险的基准利率加上由企业违约概率决定的风险溢价。央行降息只能降低基准利率,而对企业的风险溢价无能为力。

2014年初,在一次演讲中,他更大胆地提出:中央银行是一个历史很短的新鲜事务。在人类历史上绝大部分的时间里,我们都是生活在一个没有中央银行的经济中;即使在近现代经济的历史上,大部分时间也都是没有中央银行的,但“日子照过”。

他认为,中央银行的存在利大于弊。但为什么还要中央银行存在呢,许小年指出,中央的两大任务,稳定经济和稳定币值,“都是中央银行不应该接受的任务”。

其中对于稳定币值,许小年指出,自从有了中央银行以后,货币价格的波动反而比以前更大了,而不是更小了。许小年解释道,在中央银行出现以前,“在金本位制下,在没有纸币的时候,物价比现在稳定得多”,“让一个货币发行者去稳定物价,就像请狼看护羊群一样的荒唐,因为中央银行本身就是价格波动的制造者”。

尴尬的是,原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女士当天也在活动现场。


通宝推:桥上,
2020-03-31 19:0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