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关于武汉疫情的一些想法 -- 生活在阳光里

2020-01-22 04:26:08红军迷
开始大抵是饥饿使然

现在看起来恶劣,最初肯定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个我还真有点儿切身体会。七十年代中期在陕北,知青们的食物只有玉米、小米、高粱、黑豆和少量白面,蔬菜不多,油稀罕,蛋极少,肉只有逢年节杀了猪才有那么点儿。大家才十七八岁,干重体力劳动,又是长身体的当口,对蛋白质实在太渴望了,只能多吃点儿主食撑大肚子聊以压制。而一般老百姓连这个都做不到,因为国家对知青的粮食有一定的保障,老百姓则没有。

当年的饥饿感从我们知青点的两件真事中可见一斑,至今当笑话讲。其一是某同学有天晚上没赶上饭点儿,来到黑咕隆咚的灶房一看锅里还有汤汤水水的剩饭菜,于是盛了一大碗狼吞虎咽吃了。这时当厨的同学进来一脸愕然,说我刚才在锅里倒了泔水煮了麸子准备喂猪的,你怎么给吃了?这位爷说:真的吗?我咋没吃出来呢!其二是有天晚上一同学被另一同学看见在月光下散步,感觉纳闷,因为白天辛苦劳作,天黑以后都早早睡觉了,勤快点儿就看看书,哪有闲力气散步。一问为啥散步,答曰晚饭喝了几大碗钱钱饭,吃堵了睡不着,得帮助消化一下。原来陕北因为粮食紧,晚上一般吃这种稀饭,就是用黑豆压碎和小米同煮,或配以秕谷同煮,用大海碗喝,以量代质,聊胜于无。

在这种情况下,有机会获得各类“家味”、“野味”那是绝不放过的。我们曾用粮食换回老乡家刚下的狗仔儿,盐水煮吧煮吧美餐了一顿。那个肉嫩得真是入嘴即化。知青点有一支气枪。我有次上山扛着打了区区一只山鸡(野鸽子),也拿回来当宝贝煮了大家分食之。知青中有位同学尚武,当民兵连长有半自动步枪,枪法极准,有天打了一只老鹰回来。巧的是鹰嘴里居然还叼着一只山鸡!这一锅老鹰炖山鸡又解了一回馋。最奇特的一次是,他打了一头狐狸回来,那也剥了皮剁吧剁吧下了锅。可是煮来煮去就是煮不烂,反而越煮越抽抽,最后成了一个个小硬坨坨。大家还是把它嚼咽下去。那味道可真不怎么样。

所以祖国人民这个吃野味的最初想必是逼出来的。当然现在成了陋习,危险极大,应该严禁才是。

通宝推:柏林墙,
帖:4464891 复 446486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