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叶帅、耀邦和仲勋 -- 老老狐狸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394 阅 162554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1-13 10:47:14
4442950 复 4442599
迷途笨狼
迷途笨狼`29102`http://img.photo.163.com/astxnP48TWDCauNJclkS7w==/162974011519166059.jpg`70`53118`25175`414043`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8-10-30 18:54:25`
能否提供下谢文祥裴周玉原文?否则可能越抹越黑

“2019-11-12 11:26:05

2019-11-12 12:17:27

4442599 复 4442577

老老狐狸

还在传谣。 7 新

刘志丹的警卫员谢文祥的回忆与宋任穷、裴周玉说法一致:左胸中弹,伤及心脏。

另一名警卫员美娃的说法也如此(刘有明回忆)

说“左侧臀部中弹,小腹穿出”的李生有,本人说法是“红25军卫生院院长钱信忠”的警卫员。

ps:还是那句话,“只要稍有常识和逻辑,这谣就传不下去。””

“刘志丹的警卫员谢文祥的回忆与宋任穷、裴周玉说法一致:左胸中弹,伤及心脏。

另一名警卫员美娃的说法也如此(刘有明回忆)”

宋任穷是听裴周玉说的

判断伤口位置看伤员包扎位置和尸体都可,不必中弹时在身边

能否提供下谢文祥裴周玉原文?否则可能越抹越黑,下面可能是炮党一篇——

http://www.newlow.cn/wjzm/60918.html

刘志丹死亡真相:有人猜忌不是战死,而是政治行刺

《刘志丹就义之谜》频频引证的裴周玉、谢文祥二人的回想文章,作者说明辨别见于1980年4月1日《陕西日报》和1981年第2期《反动英烈》;裴文题为《回想和刘志丹同道末了在一路的时辰》,谢文题为《在给刘志丹当保镳员的日子里》。”

刘志丹死亡真相:有人猜忌不是战死,而是政治行刺

2019-11-07 15:40:45 在 未解之谜 发布 16 次浏览

刘志丹死亡本相:

这是由一篇题为《刘志丹就义之谜》的文章引出来的话题。

何谓谜?曰:费人猜详者也。详细说来,凡令人没法断定的事物,凡让民气中起疑的工作,就被以为像谜一样费人寻猜。据称,自刘志丹就义以来数十年间,在社会上不断有人对其死因置疑,说刘志丹不是就义在晋军的枪下,而是面前中了本人人的暗害。该文作者意在释疑解惑,以为有须要赐与廓清,免得耳食之言。他没有对此类传言大加挞伐,不是复杂粗犷地斥为流言蜚语,而是分离前前后后中共党内奋斗扑朔迷离的政治布景,脚踏实地,条分缕析,坦承刘志丹之死确有多少疑点;之以是谣传不止,实乃无缘无故,不成不察。

既有蜚语,就会不翼而飞。与其遮讳饰掩,秘而不露,或一味封杀,不如端到明处来,让大师都晓得,吸纳更多的人到场观察研讨。群策群力,披沙拣金,实大有益于早日遣散迷雾,终将使历史本相明白于全国。这自是明智之举。

实在中共魁首们原也其实不讳言刘志丹死的蹊跷。1942年毛泽东曾为刘志丹义士墓园题辞,说他的勇敢就义,出于不测。毛泽东这句话惹起人们的猜测,有人解读为不该产生的工作,解读为即便在和平中也应视为不测的、不一般的伤亡,倒该当说恰在道理当中。以是至今仍有人不无遗憾地说:究竟是甚么不测,细节已无从懂得。究查和平中不该有的、不测的、不一般的伤亡的细节,并不是过剩。有靠近周恩来的老同道回想,周恩来已经对他说:志丹同道是在疆场上就义的,原本他是初级批示官,没须要去赴汤蹈火,他就是为了洗刷本人,证实本人不是甚么间谍,宁肯赴汤蹈火就义本人,以是莫明其妙地冲了上去,就义了。没有这个肃反活动刘志丹同道也不会就义。周恩来如许说多数也是出于猜测;但又肯定有根有据。有根有据的猜想、设想,就不是甚么不用要的猜测了。

周恩来讲的此次肃反活动,是指1935年9月原在鄂豫皖苏区留守的红二十五军败走东南后,由中共地方南方局派驻东南代表团掌管的过错的肃反活动。实践上是以莫须有的罪名,借机向以刘志丹为首的东南赤军、东南按照地的创立者、带领者们施压,夺权。他们纯洁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实践上把刘志丹等人看成地头蛇,视如眼中钉,必欲除之尔后快。幸亏时隔不久,地方赤军经二万五千里长征,于同年10月中旬成功到达陕北。更因为毛泽东、周恩来鼠目寸光,沉谋重虑,应机立断,果断叫停,刘志丹等人材幸免一死。

《刘志丹就义之谜》一文的作者持久努力于东南按照地历史与刘志丹个案的研讨,是研讨中共党史的专业人士。他不但道出地方赤军达到陕北从前,刘志丹等人一度备受架空冲击、诬告毒害、绝处逢生的遇难概况;同时还表露更多史实,阐明刘志丹等人虽在刀下留人,遏制捕人声中昭雪冤狱,却不像一班灵活仁慈的人们想固然的那样,今后否极泰来,高枕无忧。究竟上刘志丹等人即使幸免一死,局部获释,也仍留有右倾过错的尾巴,仍旧戴着右倾机遇主义的帽子。特别使人难于承受的是:刘志丹出狱后不但没有官恢复职,反而让分开亲身创立的东南赤军(红二十六军、二十七军),到刚将几个县的处所游击队组建成的红二十八军任军长。刘志丹以下杨森、杨琪、刘景范、张达志、高岗等等原东南赤军将领,也无一破例,纷繁调离原职,一概升级利用。对刘志丹等人报酬如斯不公,自难免令人心存芥蒂。人们大概会想:这是否是调虎离山之计?加以刘志丹带领刚由处所游击队改编的红二十八军东征,军力不强,并且阔别地方赤军(红一方面军),单刀赴会,伤亡惨痛,天然会被猜忌是成心为之。人们大概会想:这是否是借刀杀人之计?更况且无巧不巧地,此次赤军东征,短短两个多月工夫,有刘志丹左右手之称的杨森、杨琪,竟也在刘志丹就义前后不久辨别马革裹尸。杨琪曾是东南赤军第二十七军第八十四师师长,后调任红二十八军第三团团长;赤军东征时受命率部挺进绥德,在绥德遭受陕北军阀井岳秀队伍切断,3月9日,即刘志丹就义前一个月,在一次战役中同二十八军特派员裴周玉一路批示作战,不幸头部中弹,壮烈就义。杨森曾是东南赤军第二十六军第四十二师师长,后调任红三十军顾问长;1936年5月间,刘志丹就义后不到一个月,东征主力赤军回师陕北途中,红三十军担当后卫,杨森率两个连在三交镇完成阻击使命后被敌包抄,在包围战役中,壮烈就义在黄河岸边。

再回过火来看刘志丹。他果然胸无芥蒂?至多能够必定,周恩来不是如许看成绩的。试想,刘志丹若不以为本人还是不被信赖、实践上形同内控利用的嫌犯,他还必要用死来洗刷本人吗?由此看来,对刘志丹如许不测的、非一般的伤亡,有人猜忌不是战死,而是政治行刺,就算匪夷所思吧,也该当说是空穴来风,理有当然。貌同实异,似非而是,统统皆在是与不是之间;是耶非耶,空中楼阁,真假莫辨,岂不费人猜详?

因而可知,若要破解刘志丹就义之谜,实事求是胡乱猜想当然要不得,学究式的推论归纳也不论用,只要仰仗迷信的实证研讨的办法。只需拿出无可反驳的真凭实据来,各种对其死因置疑的谣传又何愁不会涣然冰释?因而,寻找刘志丹阵亡就义的概况细节,便成了揭露刘志丹死亡本相、澄清历史疑案确当务之急。《刘志丹就义之谜》一文作者就恰是朝着这个偏向积极。他向人们推介亲历疆场目击刘志丹就义颠末的特派员和保镳员的回想,以为从中能够明晰地看到是刘志丹批示(红二十八军)一团向仇敌筹办打击时,左胸中晋军机枪枪弹而就义的,其他各种猜想都是过错的、毫无按照的。

假如只看《刘志丹就义之谜》一文中经转引者爬梳剔抉后摘出的部份内容,天然会承认文章作者的结论,信赖那时刘志丹将军的保镳员谢文平和红二十八军政治特派员裴周玉都在将军身旁,目击了刘志丹中弹就义的前前后后,是这一变乱的历史见证人。但是一查裴周玉、谢文祥原文,发明差池了。人们充其量只能必定此二人对统一变乱的回想,其主体头绪根本分歧。但在有些紧张枢纽点上,两人所说的却又完整对不上茬口。原觉得足可借以完整破解刘志丹就义之谜的两份第一手质料,竟也疑点重重,明显为该文作者始料所未及。

《刘志丹就义之谜》频频引证的裴周玉、谢文祥二人的回想文章,作者说明辨别见于1980年4月1日《陕西日报》和1981年第2期《反动英烈》;裴文题为《回想和刘志丹同道末了在一路的时辰》,谢文题为《在给刘志丹当保镳员的日子里》。裴周玉的文章和谢文祥的口述回想,的确都具体地记叙了那时的景象。成绩是这那时的景象竟迥然有异:裴周玉说刘志丹就义的地址是二十八军一团阵地的最前沿,是个长不到一百米、宽不到三十米的光溜溜的小山头;从高低文看,刘志丹一行离开时这里仿佛没有旁人。以是裴周玉才会说:当同去的通信员和顾问职员辨别受领使命拜别以后,小山头上就只剩下刘军长、保镳员和我三个人。裴周玉文章中几回提到保镳员,却从未指名道姓。谢文祥的回想则通篇不见特派员的踪迹,更无一处呈现裴周玉的名字。幸亏裴周玉这里给出的只是一加一等2、一加二等三如许复杂的算术题,他和谢文祥又一样用白纸黑字证实本人那时都在将军身旁,目击了刘志丹中弹就义的前前后后,那末裴周玉回想文章中这个刘志丹保镳员天然非谢文祥莫属。而谢文祥却报告我们,昔时刘志丹就义的地址是一团二连的阵地。他说,当刘志丹一行离开时,我二连指战员颠末半天的鏖战,大部份同道壮烈就义,前沿阵地上只要不到一个班的兵士在服从。固然已无从得知这不到一个班的兵士的精确数字,却也不难判定是不会只剩下个把人的。谢文祥还说,由于我们离仇敌太近、阵势太低、方针太大、没法潜伏,我和阿谁班的兵士屡次众口一词地哀求刘志丹从速转移。刘志丹就是不听,反而饬令他:接过兵士的蛇矛,快向仇敌对准射击!谢文祥还记得,按照刘志丹的指令,光他自各儿就打垮了三个仇敌。谢文祥一边向仇敌对准射击,一边也还不忘本人作为保镳员的天职,一见仇敌俄然用多挺机枪向我们扫射,就赶快把志丹往下拉,只因刘志丹没来得及爬(趴)下去,才不幸而被击中。既然前沿阵地上阿谁班的兵士可以同刘志丹的贴身保镳一路,屡次众口一词吁请刘志丹疾速转移,必定就在离刘志丹不远处保持战役。而这个保镳员既能同兵士们并肩作战,又还紧挨着刘志丹,仍然是他的贴身保镳。这和裴周玉说的,那时刘志丹身旁除他和保镳员外再没有他人了,又怎能对得上口径呢?此其一。

其二,裴周玉详细描绘刘志丹如何被仇敌机枪枪弹击中后,说是只见刘军长两手往胸前一抱,踉蹡着要颠仆下去。我内心猛地一震急着喊到(道):保镳员,快去叫大夫。 裴周玉说,大夫还没叫来,刘志丹就曾经遏制呼吸。也就是说,从刘志丹中弹挂彩至遏制呼吸、至大夫赶到之前,刘志丹身旁就只剩下他裴周玉一个人。如许一来,临终前刘志丹从昏倒中醒过去、断断续续向他交接的几句话,固然就只要他一个人亲耳凝听了。而谢文祥却不记得有谁派他去叫大夫,说是刘志丹中弹挂彩直至不幸就义,是他一直等待身边。他仿佛不为偶然地,一下去就援用刘志丹的原话,接着说道:这是刘志丹同道就义前断断续续讲的话。四十五年过来了,至今还反响在我的耳边。他恰是以此作为收场白,引出本人对刘志丹的密意回想的。这里,四十五年来不断反响在谢文祥耳边的,只能是刘志丹的声响,不会是此外甚么人的声响。谢文祥若被派去叫大夫,他能听得见刘志丹断断续续的措辞声吗?

两个统一历史变乱的见证人,一样亲见刘志丹中弹就义颠末、亲闻刘志丹临终叮嘱,但是你信了这个说的,就没法信赖另外一个说的完整合适究竟。两篇分隔来看看不出成绩,合在一路就暴露没法弥缝的漏洞来。把如许两篇文章一路保举给读者,作为破解刘志丹就义之谜的次要究竟根据,岂不像韩非寓言中阿谁既卖矛、又卖盾的楚人,或问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又将若何?

大概出乎裴周玉、谢文祥之所料吧,昔时裴周玉的保镳员刘有明,也有与此相干的回想文章发行于世。而裴谢二人、出格是特派员裴周玉关于刘志丹就义颠末的叙说,从刘有明那边所获得的,居然能否证多于左证!

据刘有明回想,刘志丹就义当天,是带两个保镳员去前沿阵地的,一个恰是谢文祥,另外一个大名美娃。刘志丹就义颠末,刘有明非亲历亲见,全部景象都是将刘志丹尸体畴前沿阵地抬回二十八军军部院时,刘志丹保镳员美娃哭着跟他说的。美娃说:军长参军部进来,走到村西面土墕的阿谁小庙前,站在庙旁石碑背面,拿起千里镜察看三交镇方面的敌情。这时候仇敌的机枪向我阵地扫射,不幸一颗枪弹打进军长的左胸部,他立即一个趔趄,我哇地惊呼了一声,仓猝上前把军长扶住,从速让谢文祥回军部叫大夫。停了一会儿,军长神态有点苏醒了,展开眼,低声地跟我说:转告政委,翻开打过河。我发急地想多问军长几句,但已听不见军长的声响了。当政委和大夫离开时,军长已完整遏制了呼吸。裴周玉、谢文祥对这一历史变乱的回想,主体头绪与美娃所说的也根本分歧,三者能够相互印证。但美娃竟也像谢文祥似的,只字未提特派员裴周玉。更紧张的是裴周玉回想中凡属于他本人的、关头性的言语行动,在昔时裴周玉贴身保镳刘有明的笔下,竟然都划归到美娃的名下,都在美娃那边归档了打发谢文祥去叫大夫的是美娃;刘志丹临终前断断续续几句绝笔也是说给美娃听的。按他这类说法,裴周玉也好,谢文祥也罢,那时都不在刘志丹身旁,底子不成能间接听到刘志丹说了甚么和如何说的。

刘有明这篇文章是以赤军东征历史见证人身份,回想本人那段工夫的切身履历与见闻,也是为怀念刘志丹而作。由于他是裴周玉的保镳员,文中有几处提到他担任保镳的首长裴周玉,安闲道理当中。但写刘志丹之死,以及夺去刘志丹性命的三交镇战役,是全文的重点。奇异得很,恰恰在这部份内容中,他竟也像刘志丹保镳员谢文平和美娃一样,只字不提裴周玉。从字里行间却是看得出,自刘志丹分开军部去前沿阵地,至他的尸体畴前沿阵地抬回到军部院这段工夫,刘有明本人仿佛一直没有分开过军部。而他又涓滴没有流露他所担任保镳的首长裴周玉此时的行迹。他的回想只不外端出昔时刘志丹另外一个保镳员的话来,能够作为干证,证实刘志丹中弹挂彩时谢文祥简直在场,而刘志丹挂彩后至遏制呼吸这段工夫里,谢文祥被美娃打发去军部叫大夫去了,底子不在刘志丹身旁。至于裴周玉,在刘有明的笔下,即便刘志丹尸体被抬回军部院当前,也一直没有呈现过。那末在这段工夫里,裴周玉毕竟在那里,他又在干甚么呢?

以上三篇文章即使已经是言大家殊,使人无所适从,说它们主体头绪根本分歧,原就有点牵强了;可是,仅就刘志丹确系就义在晋军的枪下、并不是面前中了本人人的暗害这一点而言,究竟毫无二致。却不知就在国际地下和正式的出书物中,也另有与上述回想截然不同、却一样出自昔时老赤军之口的笔墨记录。仅笔者见闻所及,就有生前分属沈阳军区和甘肃省军区的刘贵叶和李生有的两篇回想文章。他们的回想中都只字不提特派员、不提裴周玉。同时也只字不提谢文平和美娃。这倒其实不紧张。紧张的是,固然刘贵叶的回想同李生有的回想毫无共通的地方,你若信赖刘贵叶说的,就没法再信李生有,反之亦然;但你不管信赖此中哪个讲的才是真情实况,那末,裴周玉也罢,谢文祥也罢,刘有明也罢,美娃也罢,他们每一个人全部关于刘志丹阵亡就义的言说与誊写,便理应同等颠覆

刘贵叶在别处说过,他早在1934年春就被构造分派去给刘志丹当保镳员了;他父亲报告他,论辈份,他还该当管刘志丹叫大老爷。也就是说,刘志丹是刘贵叶的远房叔叔。按刘贵叶的说法,刘志丹是在仇敌猖獗反攻、我军战役败北、伤亡惨痛、阵地沦陷环境下被打死在疆场上一个土坑里的。当时刘贵叶恰好被派往一团批示所转达刘志丹的饬令,不在现场;返来后找到刘志丹本来察看敌情的地址时,枪声曾经停息,疆场上除了一具具尸身外看不到一个活人。刘贵叶分开刘志丹时,另有保镳班副班长小王和刘志丹在一路。厥后小王也找回原地,腿部曾经挂彩,说仇敌反攻,把他和刘志丹冲散了;刘志丹下跌不明,存亡未卜。好在小王厥后遽然想起,仇敌曾向一个土坑里开枪;两人找到阿谁土坑,发明刘志丹的尸体。是他和小王一路用绑腿将尸体从土坑里吊了下去,轮番着背到黄河滨。没有渡船,好简单从一个石缝里找来一副可做筏子用的羊皮烘筒,两人趴在烘筒上拖着刘志丹尸体度过黄河。由于地处白区,怕被仇敌发明,他们昼伏夜行,受饿受冻;小王还拖着一条伤痛的腿,艰巨跋涉,历尽含辛茹苦。过了黄河持续走十几里才进入陕北老区。然后在老区国民和农会构造帮忙下,用一只羊皮袋装着刘志丹的尸体,借了一头老乡间地干活用的毛驴驮着它,运往那时中共地方地点地瓦窑堡。在离瓦窑堡另有90里路的一个处所,刘贵叶和小王再也保持不住,都病倒了,住进兵站病院;刘志丹尸体也曾经渐渐腐变,便由本地当局接转投递目标地。而小王则因伤口好转,死在病院里。

同刘贵叶说的恰好相反,李生有回想说,刘志丹是在三交镇战役行将成功竣事,天也麻麻黑了,谁也没成心识到必要潜伏之时,俄然,普通(发)罪过的枪弹打中了刘志丹:枪弹是从臀部左边穿入,从小腹出来,伤势非常严峻。但并未当即夺走刘志丹的性命。他是第二天上午于行军途中死在担架上的。刘贵叶回想中因说起小王记起仇敌曾向一个土坑里开枪,这才找到刘志丹的尸身,据此当然能够揣度刘志丹是被仇敌乱枪打死的;但也仅止于能够揣度有如许一种大概性,却其实不解除其他大概性。而李生有说的罪过的枪弹从臀部左边穿入,从小腹出来,就更简单激发各种测度和猜测了。特别是李生有还出格指出,是刘志丹中弹后栽倒在地了,大师才吃了一惊,仓猝去扶持他;又是到了大夫给刘志丹包扎伤口时,借动手电筒的亮光,这才发明枪弹是从臀部左边穿入,从小腹出来的。人们大概会想:这不明显在表示有人开黑枪么?

李生有也是保镳员,但他不属于红二十八军。他本人说是红二十五军卫生部院长钱信忠的保镳员。实践上赤军东征时早已不存在红二十五军的建制,钱信忠时任红十五军团卫生部部长。红二十五军初到陕北时,刘志丹亲身创立、亲身批示的东南赤军(红二十六军、二十七军)受命与红二十五军合编为红十五军团,原红二十五军军长徐海东、政委程子华接任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和政委,刘志丹任红十五军团副军团长兼顾问长。但为时不久,刘志丹和其他原东南赤军将领均被解除出红十五军团,锒铛入狱,险遭意外。固然厥后又都获释昭雪,却今后永久离开十五军团。赤军东征时,红十五军团则已编入原地方赤军(第一方面军)建制,属于东征赤军主力队伍的一个构成部份了。像谢文祥、刘贵叶一样,李生有也是陕北赤军兵士,成为来自鄂豫皖苏区的首长钱信忠的保镳员,应是东南赤军与二十五军合编以后的工作。他对这段历史无疑是认识的。在我们本日看来,昔时如许的合编,不如说是吞并更符合实践。大概正由于了然于心并铭心镂骨,李生无数十年后才会成心偶然地误将红十五军团仍旧叫做红二十五军的吧?

扩编改制后的红十五军团,固无妨假定它还是红二十五军;但历史究竟没有假定,也是不可假定的。李生有说是在四月中旬的一天早晨,刘志丹和徐海东辨别率二十八军和二十五军离开黄河东岸的三交镇一带,筹办西渡黄河,似与史实不符。他又说,三交镇仇敌凭仗巩固的工事阻击我们,队伍没法渡河。因而刘志丹饬令队伍攻占三交镇。军部设在山头上。纵使语焉不详,意义仍是分明大白的,即:刘志丹所部红二十八军与徐海东所部红十五军团同时达到三交镇一带黄河东岸,筹办西渡黄河。接洽高低文,该当是二十八军军部和十五军团军团部设在统一座山头上。据他说,兵士们在入夜时攻入三交镇,把残敌紧缩在城外的一条小沟里,战役将近竣事了。那时二十八军军长刘志丹、政委宋任穷、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等首长们会合山头,一边观战,一边兴趣勃勃评论着,氛围相称活泼。由于李生有担任保镳的首长钱信忠那时也在场,他就站在钱信忠身旁,并有闲情冷静地数着山动手榴弹爆炸的火光。照他这类说法,该当有多人、并且是多位厥后中华国民共和国的党、政、军紧张带领干部,都已经目击了刘志丹中弹就义的前前后后,都能够说是这一变乱的历史见证人。李生有还说,刘志丹挂彩后纷歧会儿,战役即告成功竣事,我们霸占了黄河渡口,趁着夜幕开端渡河。首长们陪着刘志丹乘着头一条木船,登上了黄河西岸。

工作真是如许的吗?昔时裴周玉保镳员刘有明的回想却与之截然不同。刘有明也讲到红二十八军与红十五军团会师之事。但据他回想,是在四月初(而不是四月中旬)红二十八军持续南下,在山西临县白文镇一带(而不是中阳县三交镇邻近),和红十五军团会师了。他写道:我记得刘军长、宋政委、徐海东司令员、程子华政委等队伍首长们在这里开了整整一天一夜的会。但会师后不两天,估量也就是队伍首长们的集会甫一竣事吧,红二十八军就接到军委急电,从白文镇邻近动身,绕道山间巷子,奔赴中阳县三交镇。经十日远程行军,离开与三交镇只要一沟之隔的党家寨驻扎,便当即筹办攻击三交镇。从刘有明的回想,我们看不出白文镇会师后红十五军团的去处,也没有在三交镇邻近红十五军团与红二十八军再一次会师这一说。并且据刘有明回想,直至刘志丹就义后,三交镇也一直没有攻陷。刘志丹尸体不是从三交镇,而是从与三交镇连接的冀家垣运走。他如许写道:当军长尸体从党家寨往冀家垣转送时,我从我的马背上扯下油布,悄悄地盖在军长的身上。我看着军长的尸体又是一阵心伤,泪水不断地往外涌,内心冷静地念着:刘军长,刘军长,你和我们陕北国民心连心,我们必定要替你报仇。时近傍晚,军长的尸体又从冀家垣抬上去,入夜后运过了黄河。而红二十八军大队人马则是从党家寨撤至冀家垣、又从冀家垣再撤至永和县于家嘴这处所才西渡黄河,前往陕北的。

刘有明的回想如斯逼真,照理应不至于有误吧?成绩是李生有有些回想也一样非常逼真。如他说我军成功竣事三交镇战役、夺得黄河渡口,身负轻伤的刘志丹在众首长陪护下乘第一条木船登上黄河西岸后的景象,就记叙得真逼真切:四个年老力壮的兵士构成担架队,轮番抬着刘志丹,星夜赶往陕北。首长们也跟在担架后边,不时分咐大夫,查抄他的伤势,避免产生不测。第二天上午,刘志丹终究因枪伤不治身亡,又是四位年老力壮的兵士抬着刘志丹的尸体,持续走在队伍的前头。此情此景,数十年后仍记忆犹心。

李生有回想中另有如许一段描绘,读来使人不堪欷歔:

刘志丹就义了!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像一声惊雷,一会儿把大师震懵了。队伍遏制了行进,兵士们摘下了帽子木然地呆立着。俄然有人哇地一声哭了,兵士们这才觉悟过去,失声痛哭,有的兵士瘫坐在公开,用手捶打着大地高声哭着,有的顿足长号,哭声震动着山谷。不知谁喊了声:我们捐款埋葬老刘!一句话提示了大师,步队里但凡陕北赤军兵士,都边哭边取出五分钱,捐募给构造,作为埋葬刘志丹的用度。那哀思大方鼓动的局面,我永久也不会健忘。

像谢文祥、刘贵叶和李生有一样,刘有明也是陕北人。估量本来也是东南赤军的兵士,1935年红二十五军和红一方面军前后北上,东南按照地赤军频仍重组整编当前,才开端担当来自地方苏区的湖南籍首长裴周玉的保镳员。虽然刘有明的回想与李生有的回想截然不同,并且比力而言似更靠近史实;但他们的文章字里行间表露出来对刘志丹所独有的那种同甘共苦、骨血相连的无穷密意,却又千篇一律。这是阶层交谊,也是乡党亲情。李生有说步队里但凡陕北赤军兵士,都边哭边取出五分钱,捐募给构造作为埋葬刘志丹的用度;刘有明说当军长尸体从党家寨往冀家垣转送时,我从我的马背上扯下油布,悄悄地盖在军长的身上。昔时陕北赤军兵士们如许的行为,其惨烈之情我们本日仿佛不大能理睬了;甚或难免于援情质理,猜忌何至于必要兵士们每人掏五分钱捐给构造来埋葬刘志丹?何至于必要一位平凡兵士从本人马背上扯下油布来笼盖刘志丹的尸体?但他们对付作为地域反动魁首的刘志丹惓惓谨记之甚意,数十年后却仍然动人至深。至于两人何故对统一变乱的记叙竟有大相径庭,就又像谜一样费人寻猜。但有须要指出,李生有这篇回想文章注销时,除有口述清算者签名外,又谨慎其事地标明由甘肃省军区党史材料征集办公室供稿。这就不是普通所谓文责自傲者所可比较的了。不但此也。据所知,李生有颁发他这篇口述回想时,他儿子李茂林是个已过不惑之年、各方面均已成熟了的军旅作家。并且是对赤军故工作有独钟、特地处置党史、军史题材政论文学创作的专职作家。很难设想李茂林会不晓得本人父亲有对刘志丹就义颠末的口述回想已然见诸书刊,地下刊行,会不去存眷此中有没有不实之词与不当的地方。更况且事隔二三十年,李茂林于2006年一次承受记者采访,讲到本人已故的父亲李生有,还夸大指出:最使父亲难忘的是,刘志丹就义后,他和别的三名兵士抬着刘志丹的尸体蹚过黄河,回到子长县(按:即那时中共地方地点地瓦窑堡),父亲说,为了摆设好刘志丹的后事,兵士们自觉每人捐了5分钱。这两个细节恰好又是李生有口述回想中最最惹人瞩目的地方,足令读者魂灵为之震颤。查对原文,李生有倒没有说他本人也就是昔时轮番抬着刘志丹过黄河、回陕北的四位年老力壮的兵士之一,李茂林如许说大概还有所本亦未可知。

像对裴周玉一样,我们对谢文祥、刘有明、刘贵叶、李生有这几位赤军老兵士,也无不深怀敬意。可是,除非信赖一个人能够死过不止一次,我们又该若何面临这几位一样可谓为刘志丹就义变乱历史见证人的反动老先辈相互相互抵触辩论的言说与誊写?普通读者自难免怅惘,猜疑;却也不会等闲测度此中有人是在天花乱坠、胡骗乱造吧?再者说,他们都必是颠末严酷身份认证、名不虚传、无可置疑的反动老兵士,不以卖文为生,更不会是职业骗子,他们又有甚么须要如许做呢?是之谓谜中之谜欤?

不外,裴周玉将军却是已经不指名地控告刘贵叶假造谎话。他说:沈阳队伍有一个冒称刘志丹保镳员的人,写了一篇自称他一人急救刘志丹尸身,用两张羊皮作渡船,载着刘志丹的尸身度过黄河送到陕北的故事,也经我的质料廓清了究竟,戳穿了谎话。裴周玉是在本人的回想录中说这番话的。寥寥数语,毕竟若何廓清了究竟,又若何戳穿了谎话,仍不知其详。

经查,可知刘贵叶已于1986年归天,离休前为沈阳军区后勤营房部处长,副师级。他回想本人护送刘志丹尸体回陕北的文章,有两个版本:初刊本印行于1982年,比裴周玉刊载于《陕西日报》的那篇回想文章晚出两年;重刊本印行于2007年,在他谢世20年以后,也比1996年出书的《裴周玉回想录》晚出11年。刘贵叶生前能否见过裴周玉的文章,以及能否晓得裴周玉控告他假造谎话,尚且无从得知;更无从懂得裴周玉能否已经凭仗本人的位置与影响,对刘贵叶自己、甚或对刘贵叶口述回想的清算者和编纂职员,采纳过甚么构造办法。但仅从刘贵叶口述回想于25年后竟然又在党史杂志从头刊载这一究竟自己,却也不难猜测裴周玉的控告大要没有起到他所预期的作用。而这件事有形中自会把裴周玉推向前台,成为人们聚焦的热门。

过来长工夫里裴周玉将军不但被公以为刘志丹就义变乱的历史见证人,并且能够说是这一历史变乱的威望讲话人或官方代言人。这不但由于他的位置远比厥后也不是甚么小人物确当年那些个保镳员们显赫,并且由于唯有他对刘志丹就义前前后后的具体记事,为昔时红二十八军政委宋任穷将军所承认。以是常常被人援用。也常常被反复刊发。《裴周玉回想录》中说的我的质料,据称是一篇题为《刘志丹同道就义时的实记》的文章。我们没有找到如许一篇文章。幸亏他又说:此文在《陕西日报》和党史杂志以及《红旗飘飘》颁发后,不但获得了好评,并且还廓清了一些历史究竟。  这是由一篇题为《刘志丹就义之谜》的文章[1]引出来的话题。

何谓谜?曰:费人猜详者也。详细说来,凡令人没法断定的事物,凡让民气中起疑的工作,就被以为像谜一样费人寻猜。据称,自刘志丹就义以来数十年间,在社会上不断有人对其死因置疑,说刘志丹不是就义在晋军的枪下,而是面前中了本人人的暗害。该文作者意在释疑解惑,以为有须要赐与廓清,免得耳食之言。他没有对此类传言大加挞伐,不是复杂粗犷地斥为流言蜚语,而是分离前前后后中共党内奋斗扑朔迷离的政治布景,脚踏实地,条分缕析,坦承刘志丹之死确有多少疑点;之以是谣传不止,实乃无缘无故,不成不察。

既有蜚语,就会不翼而飞。与其遮讳饰掩,秘而不露,或一味封杀,不如端到明处来,让大师都晓得,吸纳更多的人到场观察研讨。群策群力,披沙拣金,实大有益于早日遣散迷雾,终将使历史本相明白于全国。这自是明智之举。

实在中共魁首们原也其实不讳言刘志丹死的蹊跷。1942年毛泽东曾为刘志丹义士墓园题辞,说他的勇敢就义,出于不测。毛泽东这句话惹起人们的猜测,有人解读为不该产生的工作,解读为即便在和平中也应视为不测的、不一般的伤亡,倒该当说恰在道理当中。以是至今仍有人不无遗憾地说:究竟是甚么不测,细节已无从懂得。[2]究查和平中不该有的、不测的、不一般的伤亡的细节,并不是过剩。有靠近周恩来的老同道回想,周恩来已经对他说:志丹同道是在疆场上就义的,原本他是初级批示官,没须要去赴汤蹈火,他就是为了洗刷本人,证实本人不是甚么间谍,宁肯赴汤蹈火就义本人,以是莫明其妙地冲了上去,就义了。没有这个肃反活动刘志丹同道也不会就义。[3]周恩来如许说多数也是出于猜测;但又肯定有根有据。有根有据的猜想、设想,就不是甚么不用要的猜测了。

周恩来讲的此次肃反活动,是指1935年9月原在鄂豫皖苏区留守的红二十五军败走东南后,由中共地方南方局派驻东南代表团掌管[4]的过错的肃反活动。实践上是以莫须有的罪名,借机向以刘志丹为首的东南赤军、东南按照地的创立者、带领者们施压,夺权。他们纯洁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实践上把刘志丹等人看成地头蛇,视如眼中钉,必欲除之尔后快。幸亏时隔不久,地方赤军经二万五千里长征,于同年10月中旬成功到达陕北。更因为毛泽东、周恩来鼠目寸光,沉谋重虑,应机立断,果断叫停,刘志丹等人材幸免一死。

《刘志丹就义之谜》一文的作者持久努力于东南按照地历史与刘志丹个案的研讨,是研讨中共党史的专业人士。他不但道出地方赤军达到陕北从前,刘志丹等人一度备受架空冲击、诬告毒害、绝处逢生的遇难概况;同时还表露更多史实,阐明刘志丹等人虽在刀下留人,遏制捕人声中昭雪冤狱,却不像一班灵活仁慈的人们想固然的那样,今后否极泰来,高枕无忧。究竟上刘志丹等人即使幸免一死,局部获释,也仍留有右倾过错的尾巴,仍旧戴着右倾机遇主义的帽子。特别使人难于承受的是:刘志丹出狱后不但没有官恢复职,反而让分开亲身创立的东南赤军(红二十六军、二十七军),到刚将几个县的处所游击队组建成的红二十八军任军长。刘志丹以下杨森、杨琪、刘景范、张达志、高岗等等原东南赤军将领,也无一破例,纷繁调离原职,一概升级利用。对刘志丹等人报酬如斯不公,自难免令人心存芥蒂。人们大概会想:这是否是调虎离山之计?加以刘志丹带领刚由处所游击队改编的红二十八军东征,军力不强,并且阔别地方赤军(红一方面军),单刀赴会,伤亡惨痛,天然会被猜忌是成心为之。人们大概会想:这是否是借刀杀人之计?更况且无巧不巧地,此次赤军东征,短短两个多月工夫,有刘志丹左右手之称的杨森、杨琪,竟也在刘志丹就义前后不久辨别马革裹尸。杨琪曾是东南赤军第二十七军第八十四师师长,后调任红二十八军第三团团长;赤军东征时受命率部挺进绥德,在绥德遭受陕北军阀井岳秀队伍切断,3月9日,即刘志丹就义前一个月,在一次战役中同二十八军特派员裴周玉一路批示作战[5],不幸头部中弹,壮烈就义。杨森曾是东南赤军第二十六军第四十二师师长,后调任红三十军顾问长;1936年5月间,刘志丹就义后不到一个月,东征主力赤军回师陕北途中,红三十军担当后卫,杨森率两个连在三交镇完成阻击使命后被敌包抄,在包围战役中,壮烈就义在黄河岸边。

……


  • 本帖 1 回复
2019-11-13 10:47:1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