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首发西西河,原创小说,征求意见。 -- ccceee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0 阅 182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1-07 22:39:28
4441420 复 4441417
ccceee
ccceee`82531`/bbsIMG/face/0000.gif`70`4599`5874`61629`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12-03-19 01:19:22`
第三章 世界之战 6

地满是月球上唯一值得室内欣赏的风景,每逢此刻,胡大维照例要停止手头事务窝进沙发,眺望那个悬浮在虚空中的蔚蓝洁白的星球。透过月球基地浅金色的硅钛合成玻璃穹顶,它就像一幅近在咫尺的地图,清晰而立体。心情好的话,拿个小型望远镜对着看,或者投射到三维显示屏上,感觉就像看万花筒:气漩,大洋,沙漠,山脉,整片森林……各种景物走马灯似的不断变换,琳琅满目。碰上大气稀薄的日子,还能分辨出长城,中央大厦之类的熟悉建筑,胡大维此时一般就会给自己倒上一大杯红酒或白酒,在薄醉微醺中昏昏沉沉进入梦乡。

近几年他更加频繁地鼓捣这个爱好,为此还添购了一副全息高倍望远镜和一张平面地图,给望远镜加装了摄录设备,全天候监测地面活动。地球上每次异常爆炸,他都会收集起来,筛选分类后标注在平面地图上。

这样,战争态势就一目了然。

他将自己的判断和看法分享给基地同事和地球亲友,尤其无处可逃的后者。地图上实时更新的大小红花,有助于他们预计险情,提前做好应对准备。机器人大军到来之前清除外围堡垒的小型爆炸,决战阶段的巨型类核爆炸,月球侦测都比较直观全面。兵连祸结,家园千疮百孔,胡大维却鞭长莫及,唯有以这种笨拙方式聊表心意。

世界之战已经持续了五年。这场以争夺氦3资源为开端的战争导致了上百万人伤亡,数千万人流离失所。各盟邦政府和机器人生产商一再强调机器战士对平民的安全性,把受害案例都包装成“误伤“,误炸",但冷冰冰的死亡数字还是很忠实地擢破了他们的谎言。

胡大维所在的巨型跨盟邦能源开发集团,受聘于联盟理事会,负责月球基地公共基础建设,协调各盟邦开采计划,某种程度上执掌联盟的监管职能。授权一家私营机构代行政府职能,宛如时光倒流回十九世纪的东印度公司。起初反对声音如潮,然而全球能源危机迫在眉睫,开采氦3是成熟可行的解决方案,联盟财务又无法承担维持月球基地行政、公共服务和警察等系统天文数字般的开支,单就地月穿梭机狭小的运力来说,100公斤的氦3和100公斤的人,或者100公斤的补给品,效费比显然云泥有别。各种综合因素衡量后,引入私营机构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联盟常务理事会的老爷们万万没料到,这个从成本收益角度出发的权宜之计,悄然播下了世界之战的火种。

按照《全球联盟黑森公约》规定,各盟邦必须在联盟框架下提出申请,经联盟常务理事会审核提交联盟会议,投票通过后才能获得月球资源探测和开采权。原先采取联盟创始元老邦一票否决制,尽管被批"独裁""寡头",却能保持基地势力的脆弱平衡,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大矿商。作为监管机构职员,胡大维们早期的工作颇为轻松,日常交往中经常被矿商们尊称“老板",有面子有里子还有票子。那段时日,若非午夜梦回那种躺进玻璃冰柜似的阴冷孤独感刺痛他,他几乎就乐不思蜀。

随着氦能大规模开发应用,在能源结构中确立核心地位,氦矿顺理成章演变成货币之锚,可以直接作为数字货币和硬通货进入流通领域。它的战略地位和实用性驱使大小各盟邦绞尽脑汁谋占更多资源份额。力量弱小的盟邦,要么依附強邦,要么收买理事邦,或者干脆联合起来争取理事席位;强邦和元老邦则勾心斗角,互相拆台;更有甚者,拉帮结派妄图架空理事会。此起彼伏的平等呼声和自身生存危机迫使联盟会议取消了一票否决权。之后短短十年,月球基地的矿业公司猛增到上百家;并且都变得不怎么守规矩,各种偷扩矿场面积,私增产量,盗窃抢劫之类的动作纷至沓来。基地维稳力量严重不足,仲裁执行机构形同虚设,各矿场遂行自保,主动或被动私设保安力量(其实就是发给工程师和机器人棍棒,让他们身兼两职)。有了暴力做推手,矿商与监管机构,矿商与矿商之间的冲突密如牛毛。而所有矛盾最终还是投射到地面。

伴随着全球经济危机爆发,正如历史上水资源,石油资源引发战争一样,氦3资源作为利益争夺焦点,诱发民族主义和宗教冲突,乃至阶级斗争,各种矛盾交织纠葛,遂催生了世界战争。

各盟邦各势力巧妙绕开联盟宪法中禁止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限制,组建机器人自卫队,使用常规武器开启战端。联盟军队没有足够科技代差去弹压沸反盈天的盟邦战火,到后期就只能两眼一闭,集中兵力保管好仓库中的氦弹氢弹,发表些有气无力的声明,等待秩序重建。

氦矿是地面世界的能源生命线,各方还能保持起码的理性,即使动拳头也绝不干扰生产。受益于各方默契以及地月穿梭机运力限制,并且从组建开始就禁绝热兵器,月球基地相对于水深火热的地面世界,有点类似二战中的瑞士摩洛哥,算是一席难求的世外桃源。

最近两年,战争性质发生了戏剧变化,利益色彩似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上帝派"和“非上帝派"的宗教决战,并且“上帝派"在加速掌握政治军事主导权,新联盟体系诞生只是迟早问题。

与此联动,基地也表现出相对平静,大家都在等待几无悬念的战争结果。背地里有人哭,也有人偷笑,而胡大维的感受是忐忑。他不晓得多年前那些反方言论能否被行事极端的“上帝派"所宽容。他和桑德斯发起的那场公开辩论,肇因正是当时轰动人类的“上帝临凡"传言。

基于严厉质疑的立场和辩论的全球影响,他对被"无条件宽恕“并不抱太大期望。


2019-11-07 22:39:2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