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Taylor Branch:高天火柱——MLK三部曲之二 -- 万年看客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56 阅 3387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20 04:40:53
4435789 复 4345403
万年看客
万年看客`28000`/bbsIMG/face/0000.gif`70`235`25366`186003`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8-09-25 10:28:43`
走向山谷的金3 1

在塞尔玛,民权义工们正在大张旗鼓地宣传马丁.路德.金即将回归的消息,同时也在宣传攻势的掩护下散发着招募人手的传单。这些传单收到了积极的回应。到1月7日星期四,塞尔玛市的五个选区都设立了彼此独立的晚间研讨会。在四号选区,研讨会的地址选在了布朗礼拜堂,由詹姆斯.贝弗尔主持。治安官手下的警员们来到礼拜堂里打探情况,结果贝弗尔当着五十多名参会者的面将这几名警察嘘了出去,令参会人员大为吃惊。第二天星期五,塞尔玛举行了第一次青年集会,贝弗尔在会上播放了全国广播公司关于1960年纳什维尔静坐的纪录片——这些年来走南闯北的贝弗尔一直将这部纪录片的胶片带在身边。何西阿.威廉姆斯打发了二百名小学生带着一个咄咄逼人的问题回到家里:“如果你不能投票,那么你就没有自由。孩子们,如果你们不自由,那你们就是奴隶。”许多八岁孩子一回家就询问父母他们究竟是不是奴隶。

1月12日星期二,各个选区的夜间培训会议都聚集了不少于一百位参与者,为了便于进一步管理,他们推选出了第一批街区负责人。黛安.纳什.贝弗尔从市中心的一个店面出发,开始按照街道地址编制达到投票年龄的黑人居民的分布图。此外每天晚上街头宣传人员返回本部之后,她还负责安抚他们的恐惧与痛苦情绪。全体义工一律两人一组展开工作,一名非学委成员搭配一名领导大会成员。这种搭伙工作方式是伯纳德.拉法耶特的主意。为了促进两个组织之间的合作,他本人专门从芝加哥飞到了塞尔玛。民权阵营都记得拉法耶特是非学委在塞尔玛开展活动的先驱组织者。早在非学委的学生们与领导大会的布道人们之间产生摩擦之前他就在这座城市积累了不少人脉,如今他则利用这些人脉将双方撮合到了一起。他与贝弗尔以及非学委主席约翰.刘易斯一起建议非学委加强塞尔玛项目。他们招募了去年夏天的识字志愿者赛拉斯.诺曼加入非学委担任项目总监,还指派特里.肖(Terry Shaw)成为了三号选区的联合协调人。肖是1962年为拉法耶特拉选票的勇敢高中生之一。

由于塞尔玛急需人手,非学委与领导大会都向当地推荐了他们自己挑选的年轻新人。比方说查尔斯.法格(Charles Fager),此人原本是科罗拉多州的一名白人记者。起初他出于好奇而来到亚特兰大初步接触了民权阵营。去年12月,他采访了亚特兰大斯奎普托钢笔厂的反种族隔离罢工并且平生第一次参加了弥撒大会,就此对民权运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最后他采访了赛普提玛.克拉克,老太太的人格力量深深折服了他,致使他在今年1月加入了领导大会塞尔玛分会的义工团队。又比方说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黑人青年费.贝拉米(Fay Bellamy),自从伯明翰教堂爆炸案以来他一直在断断续续地寻找“运动”的主力队伍,后来与亚特兰大的非学委办公室取得了联系。此外还有一位弗兰克.索拉科(Frank Soracco)也找上了亚特兰大非学委办公室,此人是一名二十九岁的白人教师,从加州开着一辆大众轿车一路来到了亚特兰大。这两人都被分配到了塞尔玛并且立刻忙碌起来,每天早上要参加非学委与领导大会共同举行的联合员工会议,整个白天都要走上街头宣传,晚上还要召开弥撒大会以及在鸡棚举办夜间联谊活动。索拉科给居住在萨克拉门托附近的父母写了一封家信:“这里正在逐渐组织起来。目前事态还很平静,因为这座城市希望这样……有两个人用催泪瓦斯袭击了我们的住所,好在当时屋里没有人。两位袭击者被判处了六个月——六个月之前他们根本不会坐牢……话说回来,这里确实缺少许多我很怀念的事物——好吃的食物或者做饭的场所,干净的床单,一两位友好的女孩,等等。本地的黑人女孩倒是都很友好,但是她们当中大多数人的老爹一旦听说她们竟敢跟白人约会,非得活剥了她们的皮不可。”

1月14日周四这天,金回到了塞尔玛。他在一片欢呼声中走进第一浸信会教堂并且高呼宣誓“将要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这里,直到……”越发高涨的欢呼淹没了他的声音。金宣布本次选民注册运动按计划要在塞尔玛周边十个农业县同步推进,而且下周一他还要在塞尔玛市区发动三重挑战:首先将会有一支游行队伍穿过塞尔玛市中心来到法院门前,其次他们将会派遣黑人志愿者去申请只允许白人担任的城市工作岗位,最后他们将会首次根据民权法在塞尔玛的酒店和餐馆尝试进行种族融合。金宣称道:“你看,我正试图让你理解星期一将是自由日……如果我们能够发动成百上千人一起游行,就将会向全国表明我们争取投票权的决心。”他强调运动参与者们必须必须“消除我们思想中的种族隔离”以及“解除恐惧的枷锁”,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同样有利于白人,“不管他们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

约翰逊总统在周五这天给金打电话祝贺他三十六岁生日,并且要求金针对几项悬而未决的政府任命提一点建议。在塞尔玛,民权阵营在周末两天加强了招募人手的活动。五大选区的负责人们应邀在弥撒大会上发言,各个街区的负责人也纷纷起立亮相。在第五选区,四十青少年出人意料地没有参加周五晚上哈德逊高中的篮球比赛。他们向义工们请愿,希望能参与自由日的活动。有一位名叫詹姆斯.奥兰治(James Orange)的年轻义工曾经参加过1963年伯明翰儿童游行,如今成为了贝弗尔手下的领导大会员工。他接到的任务是为那些“拒绝留在学校里的学生们”设想一套行动方案。与此同时,安德鲁.扬等人则继续与警察局长威尔逊.贝克就和平示威的具体细节进行谈判。

贝克承认他曾向司法部请愿不要让金进入塞尔玛——“我曾为了我的社区跪下乞求。”从警之前他曾考虑过成为一名路德宗牧师,在与扬等人谈判的时候也引用了圣经当中关于人生考验的内容。他一方面默然承认自己正在承受着来自民间白人武装分子的压力,另一方面又向扬以及自己的手下人表态宣称塞尔玛警方必将以专业人员的身份秉公执法。民权阵营的备忘录记录了工作人员对于自由日组织不善的担忧。在二号选区,各位街区负责人奉命要将各自负责的纳新区域扩展一半,从而弥补人手不足的短缺。另一方面在三号选区,“安德森夫人手下的街区负责人与工作人员太多了,所以她要为住在她的街区的布莱文斯太太帮忙。布莱文斯太太负责的是五号选区。”


2019-10-20 04:40:5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