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我的南疆 楼二 -- 故乡在喀什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46 阅 9234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15 19:39:49
4434446 复 4412120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1008`24628`219270`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1-03-05 16:12:07`
83。C928 陆权贸易之veni,vidi,vici 35

83。 C928 陆权贸易之veni,vidi,vici (鲲鹏展翅通大洋十七)

“veni,vidi,vici”读[veni]、[vidi]、[viqi],翻成英文就是“I came,I saw,I conquered”,即“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这是恺撒大帝在一次战役胜利后说的,豪气冲天,壮怀激烈。

中国历史上也是有人想这么说的,比如:张骞。

张骞可以这么说吗?从中国史学来看,张骞是没有办法和卫青,李广这样的英雄相提并论的。起码他的陕西老乡司马迁是这么认为的。《史记》给卫青和李广都是专门以“列传”的规格来对待的。张骞则是被包括在《大宛列传》里面了。想想也是,男子汉大夫就应当提刀立马,血战疆场。张骞本来是派出去找友军打匈奴的,怎么会被没有出息的大月氏洗了脑,天天扯那些个竹杖蜀布保江山的淡,难怪驰援不力,还耽误了李将军的战事。幸亏汉朝当时没有追查两件事,一是张骞买命的钱从哪里来的,二是张骞的西域夫人。否则,就没有张骞二使西域了。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和第一次出使不一样了。张骞学乖了。张骞再也没有扯身毒的事,只是讲西域的人不堪,贪心。然后皇帝和同僚们也都很惬意。西域,就应该是这样的嘛!自此,以后出使西域的官员都拿张骞的爵位来护身:博望侯。其实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时,是挂军衔的:中郎将。从郎官,到使者,到博望侯与再到中郎将不是一个个提升,而是一个个演变。张骞的演变就是热血青年,到文青,到官吏,再到官油子的写实。以今天文艺界的口味来发掘,张骞可以满足一切风花雪月的奇思妙想,但是如果把张骞的经济和政治思想提炼出来,张骞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标杆。

张骞的思想概括出来就是:陆权贸易。今天的贸易体系基本上是欧洲地理大发现的产物。当代的金融,运输,法律,货币,甚至词汇都主要是欧洲人在海洋上进行的战争,贸易和殖民后发展起来的。但是,海洋贸易,或者海权贸易之前的贸易是怎样的?今天,海洋贸易,或者海权贸易之外的贸易是怎样的?这些问题,很少有人关注。毕竟,海洋和海权已经在世界上发展并运行了600多年了,司空见惯了,顺理成章了。现在讨论陆权贸易,这不是开倒车吗?这不是叠床架屋,莫名其妙吗?恰恰相反,现在讨论陆权贸易是当代中国经济精兵简政,精打细算,有的放矢,因地制宜,对症下药的一剂良方。把陆权贸易看清了,中国经济的牛鼻子就牵到了,很多看似无解,或者挠头的问题就不是难题,甚至可以迎刃而解了。这种问题就包括中国航空制造等关系国家命运的大产业。对于中国来讲,陆权贸易,实在是“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张骞通西域以来至今,中国都没有把陆权贸易搞明白。中国以远的陆权贸易有两个问题是非常令人震惊的。第一,陆权贸易的量有多大。张骞通西域之前,中国就有了来自北方和西方的侵扰(当然也有防御左邻右舍的考量),所以中国就修了长城。除了战争,中国对长城之外的关注度几乎为零。但是,长城之外的贸易一直都是存在,发展甚至兴旺的。例如:海洋大发现其实就是陆权贸易的产物。海洋大发现之前,奥斯曼土耳其把持着东西方的贸易,使得欧洲的各个国家终于叔可忍婶不可忍了。可是打又打不过,所以只能和海洋较劲。奥斯曼帝国一直到1924年才最后寿终正寝。这2千年里中国的货物一起都是陆权贸易的重要内容。但是,从西安到欧洲,丝绸之路基本上就是欧洲在中国印度之间任由游牧部落和穆斯林拿捏的历史。丝绸之路的秘密基本上都装在穆斯林的脑袋里。尽管马可波罗记录了一些皮毛性的历史,但依然震撼了古今的欧洲和中国。中国政治家的思维中,没有农业就没有江山。但是丝绸之路一线,依靠贸易存在了几千年的城邦和部落也比比皆是。以元朝为例,南宋和元朝的历史其实就是一个元朝直接打破中原与草原部落间政治和贸易关系的过程,把南宋所有的工农业产品化作了零成本的后勤补给,然后远征欧亚的过程。更应该值得中国政治家思索的是元朝在已对对中亚完成了征服后,大批的蒙古部落开始了整体伊斯兰化的过程。这种伊斯兰化,与其说是在宗教上的转变,不如说是对经济和政治结构的调整。而这种调整,更是一种对农耕和贸易经济模式的选择。这种选择,就是张骞一直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陆权贸易模式。因为张骞看到了,农耕与游牧,农耕与贸易是有巨大的动能差距的。农耕没有贸易,只能挨打。以农耕打击游牧,根本就是有着维度差异的。中国是直到清朝才明白这个道理:没有贸易的农耕是走不下去的。这种结论,其实张骞通过大月氏的例子两千年前就说出来了。如果按照张骞的想法接着走下去,中国的历史会是怎样?不可想象啊!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土耳其,波斯,印度的财富造就了多少传奇,中国就错过了多少机遇。

第二,陆权贸易的货币是什么。今天的世界贸易是有着明确的货币与汇率的。人们司空见惯。当今货币体系里的霸道横行,坑弯遍布,这让人们叫苦连天,但大多都是敢怒不敢言。但是对中国人来讲,张骞其实是指给中国人另外一种选择的。在张骞之前到现在,在陆权贸易中,货币不是如此“恶贯满盈”的。因为在中原以外的贸易中,蜀锦一类的丝绸产品是可以作为货币的,换言之,中国制造的丝绸是货币的替代之一。今天依然如此。“少年不懂博望侯,懂时已过两千年”。中国的历朝历代都没有搞明白与游牧贸易中的货币问题。因为使用纸的货币,游牧民族不好用,使用金属的货币,游牧民族会想尽办法化金属造利器。最近网上又有一个短片《大唐漠此的最后一次转帐》非常火。讲的是唐朝安西都护府(今库车)往北庭都护府在西州(今吐鲁番)送军饷的故事。感动与致敬之余,其实也有特别值得深思的地方:如果按照张骞的陆权贸易来经略西域,西域还会那么难以坚守吗?所以,张骞如果活在当下,他会更愿意只说出“veni,vidi”即:“我来了,我看见了”,而说出“vici”即“我征服了”则是今天中国的使命。中国是可以做到的!


通宝推:尚儒,梓童,北纬42度,独草,桥上,
最后于2019-10-29 19:45:30改,共3次;
2019-10-15 19:3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