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老鹰扑兔 -- 王城爱晚

2019-10-14 23:15:35葡萄
恩在这里最后一个长帖给你吧

我给个复盘,夹叙夹议说说我自己的体会(链接好像有点问题。你点开我的家园看 这个标题:英国公投那会在茶馆写的东西,对比下我1到10复盘了什么)

[URL=/article/4433798][/URL]

链接是当年英国脱欧后,和美国考察回来的朋友反复争论的东西。文字比较长,核心3点。

1.新技术革命前夜,美国出于新型生产关系调整需要,内部调整在即。但是,美国内部对应的调整我们当时判定他们内部分裂走向公开化不可逆。(后面会略微展开)当时评估的人有句原话,这里可以你作为参考,他说美国的内乱迟早走向内战阶段,至于什么时候能看到,这也许我们余生都不能看到,当时美国内部的裂痕在现有体制除了延续对外劫掠的路径,对内无法调和。而川普改革到现在,至今无法在国内再分配中做出突破,于是我在其他帖子里感慨一句,美国现在最可怕的是连旧势力反扑都没有。

2.当年我们讨论中的策略是延续2012年前的一个基础架构分析,既美国当年以世界 GDP的三分之一支撑他们全世界军费三分之二占比是一种弱平衡状态。一旦美国把他的机动兵力的过半,甚至三分之二配置在全球某个区域,全球军力失衡必然导致,全世界苦美国久矣的各区域强国对美国的压制起到按葫芦起个瓢的作用。我们在当时是美国要按住的葫芦,而我们那之后没想到的是第一个起来的瓢是土耳其。土耳其政变中,埃尔居安支持者包围美军在土耳其最大空军基地,这个基地当时储存了美国在欧洲三分之二的战术核武器。事发前几天,法国的德国都对侨民发出过旅游风险提示。我提这个,实际是对链接中美国两次搅黄欧盟调停乌克兰冲突的后续延伸。现在看那是么美国全球霸权弱平衡的拐点。

3.回到问题1,从奥巴马启动亚太再平衡开始,到他布局TPP与TIPP两大经贸协定启动对华全面围堵布局。就理论而言,那时候我们国际环境差不多是冷战之后第二大高分风险期。而由于我们国内对理论征地与舆论阵地的实际放弃,奥巴马在围堵我们的时候采取了一个很巧妙的策略既当年谈判人员和我反馈的:既无论如何不给中国掀桌子借口的基本方针。当时以为只是台海,在萨德事件爆发之后实际美帝在中美互信机制的安全领域毁约后,在中美建交有关三个联合公报的台湾问题有关承诺撕毁只是时间问题。在那个时候,奥巴马挟持TPP与TIPP两大谈判把世界主要经贸国家挟裹其中,并通过他任期内缓和对伊朗关系逐步剪除中国安全反击领域潜在盟友。果然,在伊朗一时解禁之后,伊朗立刻反水其他经贸领域损失不说,华为被举报实际为伊朗有关部门的操作。这一切直到川普上来,才开始为之一变。

4.还是回到1.,现在回头看美国在冷战后,挟持独霸之威他们内部发生了什么样的变革。这里不能不提克林顿,克林顿如果管好自己私生活他的历史评价也许要比今天高的多的。其中他重新确立美国绝对霸权的起点,就是今天围绕华为争夺的信息产业主导权。但是,克林顿及其背后的美国两党建制派在冷战后对内最大功业之一,是全面架空了军工产业复合体对美国垄断利益集团的绝对威胁。其付出的代价之一,就是他们产业的空心化和内部以各种利益集团转移支付为手段的制度性腐败。这一切,在 理论上看起来完美无缺不可逆转中,被川普挟制建制派漠视的微弱民意翻了盘。这看起来,是一次偶然性事件。但是这背后,也有美国持续空心化之后,各种希望改变美国未来走向或者改变自身生活的各种美国人的合意。是历史进程的合力。这里能补充的是,我海思的一个朋友的原话,他说华为走到今天。不是华为有多大能力,主要还是美国有关专业人士基本转行做金融模型导致有关领域工程师断代。2016年,华为内部规划是对芯片产业配合国家在未来诺干年实现三分之二进口替代。2017年,这个目标已经上升为,对美国IT产业软硬件进口实现全替代。那时候我知道,美国对华为之战已经不可避免。此前的中兴事件,其实是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最后警告。

5.在川普上台后第一年,估计很多人都忘记川普访问中国前后,在中国和沙特筹集近9000亿美元的订单。这笔钱是川普吹嘘自己政绩的底气。这里我补充一个细节,当时还是美国国务卿的蒂勒森,在沙特国王来中国访问前同一天访问北京。那是有人提过一句,美国人是踩着点过来放着沙特背后和北京达成默契。这里,我下面说的内容因为一部分没有公开资料佐证,只能从公开资料中去推导。在沙特国王访华前后,蒂勒森试图防止中阿交换利益的是有关阿美公司上市的利益分配。如果谁有印象,阿美公司一部分上市计划是安排在香港。如果我没有猜错,鉴于当时美欧关系的紧张以及川普为筹措现金的迫切,他当时访问中国的时候大概率在有关利益上做了对欧洲不友好的安排。记得去年贸易战之初,我们连续开了几次大会期间,马克龙当选之后于元旦期间匆匆访问北京,而他在访问期间试图暗示我们川普下决心和我们打贸易战。同时,在之后的美欧元首会晤,马克龙也公开对媒体说中国试图收买欧洲对付美国。那之后,中美贸易战在去年打到如火如荼。

6.贸易战打到今天,结果大家基本都明白了。大致是,美国对中国的极限施压下中国挺住了。而美国自身问题的合力也到了一个明显的拐点。中美目前休战,这个休战期限暂时不确定。同时,自奥巴马时代对中国构建的包围网,从亚太到中东再到欧洲已经解体。即使民主党上台重施故技,至少十年内美国和所有盟友的互信难以恢复甚至彼此和中美关系一样再也回不到从前。基于此,我上个月我对我朋友们说,我过去二十年要的筹码几乎一口气都拿到了。既,中美有序脱钩,同时脱钩期间美国盟友没有尾随美国对中国围追堵截。而至于,日本试图在靠向我们的时候实现修宪实现国家独立以及欧洲走向防务独立。这是我当年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于此超预期。

7.接下来到复盘链接当年文字的最后环节,既当中美关系的基础随着川普撕毁中美互信最后基础。中美关系何去何从。以及美国在自身调整中期全球独霸格局不可避免的调整,中国何去何从。最后,在这样的调整背后,世界格局众多变局走向中,中国会选择什么样的未来。这是一个问题。围绕这样的问题,我身边很多人很多事是我一开始想写的个人体会的初心。不过此前作为铺垫,需要把我认知的基础说明白。

8.这些年见过奇怪的人奇怪的事情不少。有自称是左派,在社会混的风生水起,私下里说主席背叛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是社会主义大家庭叛徒的人。有声称自己是主席信徒,最后宣称在今天还支持中国政府的都是既得利益着的人。还有身边自诩的民族主义者,说为解决国内就业现在出国的人将来被送进奥斯维辛也不同情的人。还有的,当年和我一起坚持数字化方向摸索的,最后全身心投资房地产。而当年,炒房起家的现在已经在数字化领域的摸索逐步走到了我的前面。还有的当年的自由化的信徒,在贸易战后出现的各种改变,我想国内不少人看的到。部分折射,就是最近引起过河里争议的国庆阅兵的有关内容。在这么多似是而非的表达中,我开始给自己确立一个原则,既不去质疑任何人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选择。这是我现在看所有分歧的基础,当那不是我自身选择的态度。

9.最近和身边的朋友讨论过有关最近央视文宣 剧历史的转折,在剧中我第一次看到土城战役中主席复出首战后,一度损失近半。围绕土城战役该不该打有关争论,我有关史料不太熟悉这里搁置。但是,从这个话题,我们讨论延伸出这样的话题。既在瑞金时期,中央苏区已经在历次反围剿中几乎打完了一代男丁,即使扛过五次反围剿战略转移也不可避免。同样,这个话题延伸到红军为什么到陕北根据地站稳脚跟后不久旋即东征。以此到解放战争时期,为粉碎重点进攻,主席不惜代价千里大跃进挺进大别山。再到建国后抗美援朝,于美苏围堵之间打印度再战越南。在那次事件之后,江总号召全国去非洲,胡温时代号召中国企业走出去,再到今天的一带一路打破美帝组建的中国包围网针锋相对。在一路学习东西方先进技术与理论中的积累。于其自身历史,在历次对内对外斗争中经验与教训的总结,那些精髓从曾动摇。

10.中国历史为什么选择了中国共产党,是因为在1840年之后这个国家尝试了所有已经知道的一切政治制度甚至包括当年甚嚣尘上的法西斯体制。然而日本侵略者一启动全面侵华战争,在残酷的抗日救国斗争中,中共在实践中最终脱颖而出。而中共为什么选择了毛泽东作为他们的开国领袖,也是在历次斗争中碰的头破血流,斗到走投无路的时候最终选择了主席。这是为什么,前几天一个兄长在讨论中国今天与美国的今天各自操作能不能慢下来的时候。他说,能量是质量乘以速度的平方。高速机动能力不但对能量消耗是个挑战,也是对指挥者综合能力的考验。主席雄才伟略,是建立在高速运动中极大消耗外线敌人的有生力量并不断获得正反馈中建立的。当这种高速运动中的消耗,不能及时获得正反馈,那么对组织内部的自身消耗就是一个难以估量的数字。其中,我在自己写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史中这样感慨。在十年文革时期,三线投入平均水平占国家总投资30%。越战高峰时期,美帝在越南驻军一度达到57万人的时候,我们不仅要承担抗美援越任务,彼时三线投资一度占据国家总投资70%。这时候,如果算上,国家重工业投入对外输出革命以及其他有关军事与科研领域的研发投入,满打满算主席的最后时期尽管国家建设取得了不菲的成就但是实际用于民生领域的投入不超过国家总投入的7%。对比,美国在越战期间军费开支占据国民收入7%拐点的影响。如果没有主席的威望,这种高消耗的大战略难以持续。至少某种程度上,当时人多数人给了历史另一个选择有当时的局限性中的基于自身考虑的合理一面。所以我前面才说,我不会质疑任何人基于自己利益最大化的选择。这种在每个历史拐点的多数人的合力一旦形成,每个人为自己选择付出代价或者享受成果就是。

11.其实就在上周和朋友的小聚中,有人公开批评说,我不应该在自己小圈子里无差别科普尤其是他鄙视的部分人。更早些时候,有位兄长批评过我年初秉持的观点既现在不看三步以外的事情。再更早前的诺干年内,在时代的分野中,形形色色的人来了又走。各种朋友聚完终散。这时候我开始体会到,一个老朋友说他们一贯择人的原则是近距离看三年。有时候,有些事有些人看三年还是不够的。但是,就自己而言重要关口的选择,看三年才是起点。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无可厚非。就在前不久楼主还对我说他提过我曾经提过的观点,如果你打破别人的世界而不能帮别人重建会被反噬。其实,这次我回来看看纯粹是有朋友在这里喷嗨了,我过来捧个场。我说的多了,各种西西河既有的套路果不出其然就过来了。对于言必称主席的人,看了半天都是言必称利,所以我前面才说了主席时代消耗大。再能多说的就是,主席能成就伟业 背后是一个坚强的组织无怨无悔的人一代代作为消耗品填进去的。从瑞金到延安,十亭折久亭。某种角度说,中共每一次重大历史转折都会面临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甚至,中国建立至今人类历史上各政权能经历的挫折和失败他都已经经历。这个新中国能坚持到今天不挫败,不过是不断总结避免二次犯错。对于曾经许多信誓旦旦的,细观之基本不过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换了不同的皮。而我对这个组织信任不止步于此,还在于他的执政正当性在始终代表先进生产力推进社会变革。也就是我说的,今天无论什么势力走上中国这片舞台,他都不可避免用新型生产力及其生产关系去覆盖既有利益群体的任何固化努力。就如马克思曾经在晚年说过的那样,只要资本主义还能保持对先进生产力的活力他就不会轻易退出历史舞台。更有伟人总结过,只有资本主义及其生产方式碾压一切民族及其意识形态填补完劳动价值的有关鸿沟真正意义的革命还不会到来。主席及其他他们一代人的选择,他们创设了人类第一个人民共和政权。曾经汤因比把文革描述为人类最后的挣扎。但是主席最后明知道他最后的努力失败了他还选择相信人民。我过了很久才开始理解,在此前我说过主席的选择我不太明白,但是我对主席的理想我可以等一千年。而就当下,无论是中国的变革还是美国的变革。抑或,中国和美国变革影响下的世界变革。在宏大叙事中的任何人任何组织,我持有的态度不过是:如今问迹不问心。

12.在这最后部分,我说的改变不少人说到今天侃侃而谈中,基本还是在自己既有的世界中翩翩起舞。我虽然不想打破别人对世界的认知,但是还是不太希望看到这些文字的人被这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误导。我想说的大致源于一个朋友的提醒,他说中共作为组织但凡在历史上团结大多数的时候,不仅是承受历史压力的时候,也是对内对外有所为的时候不能大意。同样前不久一个大哥还对说,在有关历史决议没有出来前就对某为老人做历史评价这很不合适。至少公开说,会被有心人误解为什么甚至利用为什么。这也是我把这篇作为这次偶然的路过的结束的原因。我只是因为历史拐点出现了我眼里的关键节点出现而不得不发,这样的提醒。2014年在茶馆,我特地在朋友主体下面回复一句房地产必救试图帮助一些还愿意看我文字的朋友。那次还有人把这句话拎出来试图吊打。虽然事后立贴的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这件事让我明白韩非子说难之意。你始终无法让别人相信他从来没有相信过的事情。无论世界变化多少或者,公开的事情落地多少都如此。对此我想了想,用什么作为这篇东西的结尾呢。我最后还是引用我一个朋友的话来做结尾。中国到今天,不同人群会尝试不同方向的选择。其中几亿人甚至几千万人走通了正循环就走通了。既然,我自己要的筹码都已经落地甚至有所超预期。那么在后面的时代变迁中,各自验证或者各取所需吧。起码到今天开始到未来十年可预期的时间内,我们专心发展自己国家的机遇期还是存在诺干生机的,不是么。

(全文完)

通宝推:jnwill,阴霾信仰,加东,积吉,破奴冠军,天狼星,朴石,审度,海外俗人,从北苑到太古,听松,寒冷未必在冬天,农民家的狗,柏林墙,尚儒,赵美成,jhjdylj,flyingfox,桥上,明心灵竹,楚庄王,
帖:4434183 复 443401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