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省港 大佬纠结在香江 -- camelry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6 阅 664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9-10 20:04:04
主题:4424913
camelrycamelry`8842`/bbsIMG/face/0000.gif`70`234`612`5324`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05-11-10 14:05:38`
省港 大佬纠结在香江 24

省港 大佬纠结在香江

省, 可理解为省份, 省会, 官署,也可理解为反省, 深省. 港, 一般用作港汊和口岸来理解. 省港大概指省城广州及附近的香港, 近来香港十分热闹. 回望70年前, 一些民国大佬穿梭在省港间, 香江畔, 靠"省"? 离"港"? 十分纠结.

南京 - "金陵王气黯然收"

"今天我是以国家元首的地位来对你谈话。" 代总统李宗仁疾言厉色地说到, 坐在对面的蒋中正默坐静听而没有发作. 这个场景是在整整70年前一个九月中旬的广州, 当广东全境失守已成定局之时,李宗仁检讨战局,实愤懑不堪。他决定在国民政府再度搬迁之前,认真地教训蒋中正一顿,"稍抒胸中积愤"。几个月前, 当离开在南京的傅厚岗公馆前去明故宫飞机场, 准备乘专机飞离民国首都时, 李宗仁在想去不去那个临时首都(行都)广州, 思前想后, 还是决定先回桂林。

1949年4月23日是民国三十八年暮春时节的一天,也是农历己丑年三月廿六日。这个星期六的清晨, 在南京城郊伴随着连绵阴雨的是不绝的机枪之声,城里一片凄凉,商民歇业,行人绝迹。李宗仁吃过早饭后,总统府侍卫长李宇清忙着准备车辆去飞机场。在南京的最后时刻,代理总统李宗仁为了让蒋中正交出人事权,指挥权和财政权,昨天早晨还专门从南京飞去杭州与这位已引退的前总统商量,虽然蒋中正一口答应李宗仁提出的所有要求,事后说明这完全无效,只是徒增李宗仁的劳累,使他身心疲惫。

从北伐以来李宗仁和蒋中正交往了数十年,尽管当初还换金兰,结兄弟,久而久之在风风雨雨中就了解蒋中正完全不改在洋场中染上的恶习,说话照例是不算数的。从杭州返回南京后的昨天夜里,京沪卫戍总司令汤恩伯报告战斗已迫近城郊,请李宗仁尽快离京,以策安全。伴着隆隆的炮声李宗仁辗转反侧了一夜,23日一早汤恩伯又来电话催促起飞。从傅厚岗李宗仁公馆到明故宫飞机场只有十多华里,李宗仁的车队一会儿就到了机场。

在明故宫机场,紧张的空运已持续了几天,一批批的人员和物资紧急运出首都,隆隆的起飞和降落声音在这里响个不停。而玄武湖静静地躺在1949年春夏之交的南京城中,鼓楼则不动声色地观望金陵的变幻风云,秦淮河边眼见那楼起楼塌,长板桥畔再不闻船灯琴韵。汤恩伯和首都卫戍司令张耀明已在机场迎候,李宗仁和他们匆匆略谈几句,就率总统府随员进入座机。起飞后的飞机在南京上空盘旋两周,李宗仁后来在回忆录中记叙到 “飞机随即转翼向西南飞去。从此,南京就不堪回首了”。

在南京江对面的浦口,李宗仁飞离南京的当天,三野八兵团所属第三十五军正在紧张地展开渡过长江解放南京的行动。三十五军是在几个月前由刚刚起义的国民党整编九十六军吴化文部和华野二兵团鲁中南纵队整编合并而成,共辖三个师(第103,104和105师),原隶属七兵团,在渡江战役中划归八兵团指挥。每个师中鲁中南纵队占三分之二,吴化文部包括配齐的政工干部占三分之一。在国民政府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后,三野和二野各兵团分东,中,西三个集团开始实施渡江作战。三十五军并无渡江的任务,只是部署在长江北岸南京的正面,准备执行“攻占浦口,炮击南京”的计划,以对南京守军起钳制和监视的作用。

渡江作战发起后,中线集团占领南岸的铜陵、繁昌等地,从南面对南京进行迂回。东集团占领丹阳、常州、无锡等地,切断(南)京沪线铁路,并进占镇江。南京正面的三野八兵团三十五军对浦口地区发起攻击。当指战员们攻到浦口江边,见到南京城近在眼前,就向上级请战过江。得到批准后先是找船,因为国民党部队为了防止解放军渡江,已经烧光了南京江面上的所有船只。第三十五军第103师的侦察员在一条小河汊中找到一条被稻草覆盖的小渔船,侦察员们坐小渔船过江,在南京下关电厂的工人们的帮助下,将一艘名为“京电号”的火轮开回北岸。这样第103师的侦察连和第104师的先头部队陆续从长江北岸渡过大江,未经激烈战斗就进入南京城区,这时李宗仁的飞机起飞离开南京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当第104师312团3营9连占领总统府并在总统府上升起红旗时,标志着国民党政府在南京的统治正式结束。是谓三十五军下浦口,“金陵王气黯然收”。

这边三十五军的指战员忙着渡江,那边李宗仁还在从明故宫机场起飞后的飞机上,想着眼下在南京城即将要发生的一幕,他“不觉百感丛生,悲愤无己”。从代理总统这三个月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中,他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主观想法完全无法改变眼前山穷水尽的局面。

从政治上讲,孙科的行政院和搬去广州的CC系掌握的“中央党部”,不听代理总统的指挥,南京成半空状态,CC系联合孙科一帮根本是和桂系对立的,要从政治上改革是完全无法进行的。在人事上李宗仁的号令不出傅厚岗,已引退的蒋中正授意撤换和拘押浙江省政府主席陈仪,代理总统的李宗仁事先没有通报,事后不能干预,只能附议批准。李宗仁想在南京安全更有保障一点,但是他换一个自己的亲信当首都卫戍司令都办不到,就连远在北平的中共领袖为了和平谈判的顺利都担心他的个人安全。

在引退前,蒋中正下令把中央银行的黄金,白银和美钞都用军舰运去台湾,当李宗仁代理总统时,且不说其他系统的军队,就连白崇禧的华中剿总的部队包括桂系主力,他都开不出军饷。更谈不上如何去挽救完全崩溃的经济。军队指挥方面,李宗仁也不能调动军队去实施他的长江防御方案。

在飞机上李宗仁想来想去,既然制订的计划无法实施,局势无法挽回,而且蒋中正会继续暗中掣肘,自己也不用去那个政府所在地广东的省城广州,好在还有广西这块蒋中正势力暂时没有完全控制的地方,回到家乡至少心境可以稍稍平静一下,也许可以斟酌出另一套方案去摆脱目前的困境,所以当驾驶员请示飞航目标时,李宗仁下令转飞桂林。

桂林 - 明知事不可为,纯以意气用事

1949年4月23日代理总统莅临桂林,专机抵达时,各界乡亲闻讯前来欢迎,到处是人山人海。李宗仁着西服,挥礼帽走下专机,向敬礼的官兵致意。然后,站在敞篷吉普车上,行进在市区的大道上,接受家乡人民的夹道欢迎。本地警察骑着自行车,簇拥在代理总统的吉普车前后,民众服务队员在欢迎队伍边维持秩序,模范省的新气象果然名不虚传。李宗仁下榻在桂林文明路自己的私宅,家乡人民的亲情,熟悉的环境,使他的心境慢慢地平静下来。

李宗仁不去广州而回桂林,广西地方人士十分欢迎。刚回桂林时,李宗仁向李任仁及部分新桂系高级干部保证, "绝对不下广州,绝对不糜烂广西。" 李任仁和主和派人士受到鼓舞,因为他们认为划江而治的幻想破灭后,李宗仁和其他桂系大佬应该由此头脑清醒一点,判断现实一点。桂林是蒋介石军警特务势力所不能及的,在这里签字和平协定,或者展开广西局部和平运动,主和派人士认为是适合的。

征得省政府主席黄旭初的同意,在广西省政府大楼会议厅,召开了有广西省政府的厅长,委员,在桂的部分立法委员,监察委员,及其在桂高级军官(以李品仙为主的主战派)参加的商谈和平的会议。李任仁先作简短的发言,先把大家引向和平的主题。主战派马上跳了出来,李品仙力言主战,声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两人开始论战,会议成了李任仁和李品仙针锋相对的辩论会。尽管别人发言很少,总算最后决定写一个“希望和平的意见书”给李宗仁,签名自由。该建议书的内容主要有四点:

第一,就大局来说,国民党政权已至末日,积重难返,迟早必然崩溃,绝无挽回的可能。

第二,广西省内尚和平安定,桂籍军队亦尚有二三十万人,据险而守,与中共作有条件的和谈,中共投鼠忌器,是可能接受的。

第三,广西军政领袖们一向与中央不睦,但与民革主席李济深则友谊极深,现在亟宜运用李济深居间斡旋,与中共言和。

第四,广西如想以实力与共军对抗,无异以卵击石,目前应不惜一切,委曲求全,与中共妥协。

以李任仁为首的主和派文职人员全部签署,广西地方武职人员亦全部签名。主战派李品仙及少数高级军官没有签名。桂系大佬黄旭初十分超然,他同意召开商谈和平的会议,不发表意见,同意转呈“希望和平的意见书”给李宗仁,但不签署。

意见书领衔人李任仁还对李宗仁一再地说:“蒋先生在大陆上垮台,尚有一台湾可以负隅,你如在大陆上失败,则一条退路都没有,又何苦坚持到底呢?” 并强调:“失败已经注定,我们为什么不能放下屠刀,却要把这害国害民的内战坚持到底呢?”李宗仁收到意见书后的一个大雨天,独自一人乘汽车来到李任仁家,从停车的路边到李任仁住屋没有多远,李宗仁的衣裳给雨打得很湿,他也不客套,直接对李任仁开门见山:“我还想重开和谈,请你替我到北平走一转?”并进一步说:“仗是不能再打的了,非和不可,再打,连广西都要糜烂!你和中共的人及文化界的人熟识不少,所以要你走一次。”这个时候似乎主和派占了上风,桂林的局势相当微妙。

李宗仁一回到桂林,即发电报給白崇禧,让他与其他桂系大员到桂林共商大计。当白崇禧携同相关人员包括夏威回到桂林时,局势就起了变化。这次是在文明路李宗仁官邸开会,除上次与会人员外,桂系大佬李白黄,桂系大将李品仙,夏威悉数到场。李品仙先发言要找回场子,他说:中共不要中国历史文化,不要老人,拆散家庭,绝对不能和共产党谈和。还是李任仁起来与李品仙对博,李任仁强调:延安有中国历史研究会,也演京戏,写旧体诗,怎能说不要中国历史文化?中共的领导人不少是老人,董必武、徐特立、林伯渠难道不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有了白长官夏副长官支持,李品仙仍然不停地争论。李宗仁和黄旭初则一言不发。

白崇禧散会前说道:“和战皆取决于德公。”最后德公李宗仁是怎样办理的呢?实际上李宗仁自认为这份“希望和平的意见书”所持的意见,以及李任仁建议的各点,都可说理由充分,无懈可击。各建议人的态度尤其忠耿可亲,无奈个人无法转变。但李宗仁同时认为, 李任仁等的"意见书”近似于"变相投降书". 白崇禧、夏威、李品仙等一致反对投降。白崇禧尤其声色俱厉,痛斥投降论者。尽管内心也知道,失败已经注定,自觉我方无一项可站得住的。内政、外交、军事、财政,同处绝境,断无起死回生之望。但是李宗仁仍然强词夺理,附和其他主战派的意见。一般主和人士见到这种情况,知道多言无益。李宗仁后来反思,深觉当时他和白崇禧等人"明知事不可为,纯以意气用事," 与共军力拼到底,致军民多受不必要的牺牲和痛苦,真是罪孽不浅!既然不与共产党讲和,打又打不过,那么下一步怎么办呢?

广州 - 蒋中正不知底蕴,飞来飞去

李宗仁离南京不去广州, 一些国民党大员颇有微词, 行政院长何应钦对白崇禧大发牢骚,说李德公是"国家元首",目前不到行都广州,而远远地躲到桂林去,简直不成体统。现中央常会在广州举行临时会议,决定派居正、阎锡山、李文范赴桂劝驾,请白崇禧从旁施加影响,让李宗仁早日来粤主持中枢。白崇禧也觉得, "李德公局促在桂林不是办法,因为他总是一个代总统嘛!"

白崇禧偕中央劝驾大员居正等飞抵桂林,李宗仁说:"已准备好一份书面材料,略谓蒋介石既不愿复职,则应将台湾所存国家财富和美援军火运到广州,交由政府支配,最后并请蒋氏出国考察,俾政府得以行使其应有的权力。" 总之是讨价还价,向蒋中正提出各项要求。蒋中正对于存台金银外汇及美援军火,推得一干二净。至于李宗仁要他出国,不禁大动肝火,借此大发脾气。

蒋中正在回信中"悲愤地"写道:"若谓中不复职即应出国,殊有重加商榷之必要。中许身革命四十余年,只要中国尚有一片自由之领土,不信中竟无立足之地...今日国难益急,而德邻兄对中隔膜至此,诚非始料之所及。而过去之协助政府者,已被认为牵制政府,故中唯有遁世远引,对于政治一切不复闻问。"

蒋中正这如同怨妇般的诉说,并未表明他真正要把权力移交到李宗仁手里,他的真意,不过是诱导李宗仁尽快去广州视事。白崇禧看到蒋函中所说"遁世远引"一语,认为值得推敲,他对李宗仁说:"蒋介石并非不想出山,他所以愿意下野,是想争取时间,以备卷土重来。德公早日去广州负责,就可防止蒋委员长东山再起。"经过白崇禧这么一说,李宗仁遂于1949年5月8日乘专机飞抵广州。李宗仁赴粤,只能使自己更深地陷入绝境。

从1949年5月到9月, 国民党政府与军队兵败如山倒, 5月15日国民党华中军政副长官兼河南省主席、第19兵团司令张轸率2万人起义。5月27日解放军解放上海。6月2日何应钦辞职, 阎锡山出任行政院院长并组阁,阎自兼国防部长。6月15日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第一次会议在北平召开。7月18日国民党设置东南军政长官公署、辖苏、浙、闽、台、琼,陈诚任长官。8月2日美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离华返国。8月4日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及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等发表通电,宣布接受《国内和平协定》。长沙和平解放。8月5日美国国务院发表《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9月13日解放军发起衡宝战役,围攻桂军白崇禧部。9月25日,新疆和平解放。

蒋中正像没说过"遁世远引"一样, 这段时间十分忙碌, 6月11日蒋任国民党"最高决策委员会"主任, 李宗仁副之。7月8月蒋中正巩固后方, 与菲律宾南韩结盟。7月16日,蒋中正任国民党中央非常委员会主席, 李宗仁仍然副之。李宗仁幻想利用对蒋不满的南方将领, 组织西南防线。 蒋中正不知底蕴,还不时在广州、成都、重庆、台北之间飞来飞去,并用尽一切威胁利诱的方法来阻止南方将领和李宗仁接近。

蒋中正在广州黄埔召见余汉谋、薛岳、李汉魂等粤籍将领,当面大发雷霆说:"你们以为你们可以反对我咯?谁反对我,我就叫谁死在我之前!" 李宗仁回忆到, "这批将领回来之后,莫不冷笑。" 李宗仁到美国后曾谈到, 张发奎向他建议说,把蒋中正请到广州,然后扣留起来。李宗仁曾叙述以下回忆, 尽管在香港的张发奎后来否认。

  [到了白崇禧两翼为蒋所断、广东岌岌可危之时,粤籍将领已怒不可遏,张发奎再度向我建议"把蒋介石扣起来"。

  我说:"向华(张发奎字),这是徒招恶名,无补实际的莽事。"

  张说:"德公,你胆子太小!德公,你胆子太小!"]

9月中旬, 李宗仁找机会在广州斥责蒋中正, 以教训语气促其反省, 蒋中正并未反唇相讥。很快国民党两广防线崩溃, 政府要继续搬迁去重庆。 为经营西南防线, 蒋中正飞去四川作最后的努力, 但战局一泻千里, 国民党在大陆树倒猢狲散。1949年12月5日, 李宗仁赴美。

12月10日解放军逼近成都市内, 一直在四川坚持的蒋中正为安全, 只好登机离开大陆, 飞回台北。飞机要经过广州, 广州飞机场留用的国民党人员得到这个情报, 报告广州飞机场解放军的接管人员, 很快将具体意见报告到解放军15兵团部和坐阵广州的叶剑英,"一是用战斗机把蒋介石座机迫降下来, 二是干脆打下来。" 叶剑英不慌不忙地吩咐, "那得请示中央。" 用电报报告后, 可是中央的指示一等不来,二等也不来,眼看飞机要飞过来了,机场和15兵团很着急,叶剑英一点都不急。没有得到中央批准,叶剑英不同意打蒋中正的座机,15兵团只好放弃了迫降或击落蒋中正座机的方案。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桥上,
2019-09-10 20:04:0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