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飞天鸭mm新作《红楼梦》词话第一章——《庄周晓梦迷蝴蝶》 -- 大胖子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 阅 125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8-21 03:01:53
4422291 复 4422289
大胖子
大胖子`23276`/bbsIMG/face/0000.gif`70`15256`3377`92584`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08-03-24 01:47:44`
庄周晓梦迷蝴蝶page33-38 5

惜春说过一句话,要了解一切人一切事情的真相,都要从心上读起。当然这句话也是作者在提醒你,阅读,理解《红楼梦》的真谛在哪里。就在“心”这里。

所以娇杏,也就是交心,从现实到梦中,可能一切都是虚的,是幻想,但是作者的心,却是真真切切在那里的,甚至只有在梦里,我们的心才能放下一切防备和伪饰,真真切切地表达出来。就像现在有一个说法是心流,当我们处于心流的状态时,整个内心清明澄澈,自在自如地接收并加工处理信息。

而香菱呢,这个命运悲苦,却一心一意活在梦的女儿,她的命运总是和十五的满月有关。香菱还有胎里带来的一颗眉心胭脂痣,这颗眉心痣在佛教里有个专有名称,叫月轮,亦即此痣有通月亮神力之效果,而书里的香菱,正好也曾经做过“月亮诗”。

而月光是平静而温和,不具有侵略性的,在月光柔和的安慰之下,人们可以有心情平和地反思自己的生活,过去,或者思考一些更加高远深刻的问题。甚至,因为月光从古至今,从中到外的同一性,它可以成为一个把个体的人和过去现在未来,和北地南国,和落花闲草,和神仙高人联系起来的绝妙隧道。《红楼梦》的梦,也是和这月光下的梦一样,贯通古往今来、天南海北的历史、宗教、戏剧、情感的千秋大梦。

月亮是《红楼梦》的起处,我在这里下个预言,它一定也是《红楼梦》的归处。红楼这场大梦,起于甄士隐与贾雨村在月下设宴,贾雨村作出“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这样的惊人诗句,这句诗被甄士隐给予极高评价,因为它的境界实际上已经超越了世俗所限,而进入了更高的层次当中。在宁静的月色之下,人的心可以沉静下来,甚至超越个体的局限性,想到人类的共同命运和同在性。就像《红楼梦》的作者,在描写各色人等的嬉笑怒骂之时,也是在用这种淡然却透彻的心态挥墨而就。所以,这从月亮开始的大梦,更暗合了《红楼梦》一书于精神层面的主旨和美感。《红楼梦》里暗含的审美情趣,也就是贾母欣赏的,清静悠远的风格,恰好和月夜的气质完全相符。

所以说,理解《红楼梦》的创作思想,大概就要从理解从真事到假语的这两个人了,她们一个代表心,一个代表月亮:心是识真假明善恶的真心,月亮就是能带我们进入这《红楼梦》大梦的月亮。月亮在佛教中,也被用来比喻人的自性,因为自性本来清净圆满,皎洁如明月,一旦自性被迷惑,就犹如月被事物遮盖一样。自性、自体、我、有时说心,等等,都是一个意思,就是指根本、本体、永恒不变、永不生灭、永远如一的东西。在佛教里,自性代表着宇宙间一种永恒不变的客观规律,如万物的变迁生灭。真假之间,只有自性是自在永在的,因此也只有自性是《红楼梦》作者追求的,而不仅仅是什么具体的帝王将相,王朝交替的故事。月亮的视角,既有一种远远地看着世人,冷目而中立的客观和冷静,也代表了众生皆有的经历和情感的同一性,这种同一性通过各种歌舞,各种戏剧,各种书籍而代代相继口口相传,天下无人不有情,有情众生无不在情中欢喜悲哀忧愁。此则所谓”命运共同体“了。

我们在假语村言中,想要读懂《红楼梦》,就只能顺着作者的指点,找真事和假语中共同的东西,走进月光之下的大梦,进入作者的心里去。

同样,梦不仅能让人放下现实的利益和成见,现出自性,而且能带我们进入一个和现实完全不同的,充满多层次多意象的,普遍联系的,万事万物皆可归因的无比奇妙的精神之海中。而阅读《红楼梦》,更是可以进入《红楼梦》作者,一个旁证博引,杂学旁收的才华横溢、想象力充沛的旧知识分子的精神世界之中去。

同时,又因为我们传统中国文化中时间与方位,颜色与物质与人体与鸟兽花卉普遍联系的,来自环太平洋文明圈的古老而有生命力的自然哲学,这种联系的丰富性和复杂度被进一步加深而具有可供不断欣赏探究的无限魅力。

所以,《红楼梦》作者的精神世界之基础,试想之下不能更奇妙,因为那是中华文明几千年来最美好的幻想积累下来的总和,论仙界有女娲补天,有高唐神女,有月宫嫦娥,有十二月花神;论历史有潇湘妃子,有竹林七贤,有梅妻鹤子,有隐士画僧;论神鬼界有龙王夜叉,有钟馗抓鬼,有小耗瘟神。论哲学可通佛道儒三界;论历史已明古来之成败得失。

当然,更绝妙的就是看作者是如何把这多层次维度的丰富内容通过一个表层梦境的形式,综合体现出来的,并且通过这日常生活般的梦境,表达出自己对中国历史文化不同侧面的褒贬态度,当时旧中国面临的文明危机,对将来的预言和对中国文明发展方向的看法。

我们今天,可能也需要进入这场作者做过的大梦,来更好地理解我们文明的来路和归途。只有在梦中,我们才可以真正放下本身的立场和实在的限制,进入一个自由自在,脱离了一切拘束的自在的精神世界中去,我们可以穿越到一朵小花小草的身上,感受它虽然弱小但实实在在的生命,感受它那一点细微但真切的欢喜和悲苦,也可以上天入地,成为日月星辰之一,感受天界的星辰璀璨和磅礴境界;更可以穿越古今,成为古代圣贤,想其所想、思其所思,发展其人格;还可以冷眼看世界和自身的得失成败,笑看秋月春风。

进入梦境的办法除了入睡以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写诗,诗意的思维和梦境的思维几乎同出一辙,都是从万事万物都具有千丝万缕之普遍联系的世界观出发,让心流自动流淌,心随意动的过程。

从这个角度看,《红楼梦》里还有几个人,似乎白天也还在做梦,第一个做白日梦的是宝玉,宝玉经常被别人叫痴子,呆子,因为他最经常做的事情就是沉浸在别人的悲喜和追求中,而忘了自己的处境。“无故寻愁览恨,时而似癫若狂。”宝玉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被周围女儿们的爱恨情仇包围的世界里,他的特点就是多情,宝玉的情,或者按警幻的说法叫“意淫”就是这样一种由感知其意而使自身精神也与对方精神世界相融合的状态,这种状态既是痴情,也是一种白日入梦的状态。所以宝玉是“古往今来,古今中外,天下第一淫人是也”,同时也是天下第一多情之人,所以也是第一多梦之人。

第二个喜欢做白日梦的人是林黛玉,黛玉的多情多梦之处,其实不亚于宝玉,所以她的葬花行为也被人笑话为痴子。不同之处在于,黛玉的梦中总有个自己,她的诗词在伤春悲秋,感花落泪的时候,也总是在从不同角度,感叹、品味自己身世的悲剧色彩。“整日价情思睡昏昏”也是她沉迷于千年诗梦中的表现。如果说宝玉是无我,而已保护周围的花朵般的女儿们为第一职责的话。黛玉则把自己的孱弱生命于刀剑风霜下的悲剧性,与花草树木在风霜雨雪中凋零、以及数千年来红颜女性在男权社会下的普遍悲剧融为一体,在她的梦中,真正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超越了时空个体限制的,因对生命的深情诗梦而导致的大悲伤之梦。

第三个喜欢做白日梦的人是湘云,湘云的名字和她的判词,无不让人联想到上古神女,霜娥素女,洞庭龙女这些中华上古以来天地灵气所钟包涵了一切人间美好的女神。湘云的诗兴,吃烤鹿肉时的大块朵颐,也不禁让人联想到古希腊的酒神精神;而湘云在醉卧芍药中的时候,也作了一首于半梦半醒之间的酒令。

泉香而酒洌,

玉碗盛来琥珀光。

直饮到梅梢月上,

醉扶归,

——却为宜会亲友。

这酒令中,就有我们前面说的入梦的几个要素,先是“泉香”香气入骨,再有酒洌,酒气入魂,再饮到月上梅梢,于是大醉入梦了。湘云的梦境里会有什么内容呢,大约会像她平日的诗作一样明媚活泼,朝气蓬勃,于大自然中愉快玩闹的永恒的赤子之梦吧。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愿意选择进入湘云的梦中而永远不要出来。

第四个喜欢做白日梦的是香菱,香菱也是一个总被大家当作痴丫头的美娇娘,可她的梦境里似乎总是有一种距离感,大约是因为月亮离人间总多少有些距离的缘故。同样,她在接触黛玉之前,喜欢的多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远“,”重帘半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这样突出几何与物理概念的诗词,而被黛玉点拨指引之后,广寒嫦娥的梦境里才第一次有了相思之情,理性与情感结合,可能才是我们需要的未来吧。

当然,说了一圈以后,不得不说,还是作者的梦境最为奇妙,不仅包罗万象,还可以时时刻刻随心意变换角度和情感。比如,《红楼梦》里诗词的一大特点就是,虽然实际上都来自一个作者,但其感情立场却可以时时刻刻随书中主人公的不同身份、立场,甚至所咏之物的角度而不断变化,就如柳絮诗,先从柳絮中人的角度出发,巧手拈起一片柳絮想留下她,好不让春光逝去,于是反而导致了鸟儿们的嫉妒,莺啼燕妒,这幅春光满目,活泼生动的景象是一个充满生机活力的少女的角度的柳絮诗。接下去又从垂柳的角度,抒发对柳絮离别的伤感;然后又从柳絮自身的角度,讲柳絮被风吹散的悲伤哀愁害怕之情,最后又从宏观的非生命的角度结题。类似这样一个人从不同角度,不同立场做多个梦的例子,在《红楼梦》中不胜枚举,让人感叹作者才是真的心较比干多一窍,他的思想里,竟然容下了这许多完全不同的精神力量并让她们成长、发展、冲突。

最后讨论一下解梦的角度对《红楼梦》的索隐研究会有什么帮助和启迪。首先,从方法学的角度,我们可以采用结构主义 的法则。即从《红楼梦》文本的表层意象之间有一个内在的,深层次的结构关系这一假设出发,从掌握各个意象在作者所在时代的文化内涵做起,归类整理,寻找其间的关系和相似性。 当然首先应当从各个重要人物的意象背景入手,其次再从多次出现的意象结构,如落花——东风等等的整理和分析进一步深入。而要彻底解释《红楼梦》,就需要对人物解读、意象解读和中国历史文化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整合才可以办到。

------------------------------------

注释1:结构主义(structuralism)是法国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在文化人类学中开创的一个学派,这个学派从系统角度看待各种文化及文本,并认为各个系统都具有某种普遍模式,是人类思想中恒定结构的产物。

可以按照其成分之间的结构关系加以分析。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青颍路,
2019-08-21 03:01:5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