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反抗父母是走向觉醒和解放的第一步 -- 北大28楼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348 阅 6501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8-10 19:49:32
主题:4419050
北大28楼北大28楼`60492`/bbsIMG/face/0000.gif`70`1946`10796`86372`正九品上:儒林郎|仁勇校尉`2010-08-13 12:02:20`
【原创】反抗父母是走向觉醒和解放的第一步 9

原作者(不断反思的南瓜)是留学澳大利亚某华人女生,不在河内,委托本人发上来邀请各位河友评头品足:

反抗父母是走向觉醒和解放的第一步 —— 从多少女生被骗着生了孩子说起

作者:不断反思的南瓜

相信绝大多数读者,或多或少都曾经历过被“催婚”、“催生”。或许有些自己也是或曾是“催婚”、“催生”大军的一员。笔者也不例外,不仅经历过被年长的催,还经历过被年幼的“过来人”催。他们无一例外地认为笔者目前尚且经历得太少、思想不够成熟,只有待成为父母的那一刻方能听进去他们谆谆教导。更有认为提倡不婚不育的行为乃自私自利,不顾及父母、家庭,不遵守孝道,不承担社会应有责任的、被现代物质文明毒害了的、精致的利己主义。然而,他们声称的“为你好”,看似一番盛情好意,却经不起再三斟酌与推敲。他们真实的意图却是通过“催生”、“催婚”的方式建立强有力的家长权威、个人权威、男性权威从而对不愿结婚、生育的“不听话的”、“叛逆的”、“不符合他们利益的”被催者们进行经济捆绑、道德绑架和性别压迫。

我们先从父母角度聊聊“催生”、“催婚”背后的经济利益。

我们常听长辈们说:感情可以是男女双方的事,但到了结婚这一步则是两个家庭,甚至是两个家族的事。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双方家庭都想通过子女结婚套得经济利益,为自己的未来筛选劳动力、经济实力来砌筑养老之墙。因此,互不损失的、“门当户对”的婚姻最讨长辈们欢心。如果能借助婚姻实现社会经济地位的提升、或是阶级的跨越,那更是举家欢庆、乃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从家族角度讲,经济利益当然高于两情相悦,这也恰恰说明了许多家族长者们安排下的相亲都优先考虑经济背景,而男女感情仅是可有可无的附加品。但家族长者们呢,不可能直接把他们这份“私心”赤裸裸地扒开给我们看,所以他们便使出了“这一切都是为你未来生活质量着想”等物质诱惑的法子来蒙蔽我们的双眼。

其实,当“养老”、“育儿”成本从社会、国家强行转嫁到个人和家庭身上时,也就不难理解养儿防老、女性不愿生育是最自然不过的结果。来自父母的“催婚”、“催生”,实质上是一种有意识、无意识下强征未来养老劳动力的一种方式,无论是子女的伴侣这份劳动力,还是未来生育下来的外孙辈,无外乎都是作为家族劳动力中的一份子。因此,把后代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就是父母/长辈们一切看似无法理解的“为子女好”行为的根本利益出发点。更不要提,目前尚在“啃老”的子女,在经济上严重依附于父母,他们无力为自己的婚姻、未来生活做出任何选择,他们只能一步步地、彻底地沦为鼓吹“感恩父母养育之恩”、“家庭是唯一避风港”的一员。由于经济不独立,导致他们无法摆脱作为经济来源的父母施加于他们的一切“成家”、“传宗接代”的压力,最终屈服于父母的钱袋子之下 —— 要么服从,要么喝西北风。

相比之下,高级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家庭(拥有高级“铁饭碗”的家庭)里的父母,由于他们有来自国家优厚的养老退休金和医疗保障体系,他们对于子女的“经济期许”并不高,更能接受子女随心所欲地跟着自己的感觉走而晚婚晚育。反观那些对未来养老甚为担忧的工薪阶层家庭、小业主家庭等,他们对子女的“经济期许”则非常高。他们恨不得无时无刻把子女拴在身边,不断拿家庭伦理道德和经济利益来捆绑子女,以保障自己未来能老有所依。但戴着面具的他们则会这么告诉孩子:你们是父母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无论你长多大,你永远是父母的孩子,无论你们跑到天涯海角都无法改变这一事实。肉怎么能和主体分身呢?所以必须要留在父母身边,我们一家人一条心,才能克服世上的千难万阻。父母也会在统治阶级的蛊惑下认为承担养育子女成本是一种“先栽树,后乘凉”的长线投资,等子女长大后,便是收获果实的时刻。但随着阶级分化,这些父母们自身的阶级地位在资本主义发展中也会跌落。随着他们支付养育子女的成本越来越高、时间越来越长,他们渐渐发现,不但等“收成”、“乘凉”的时间变得遥不可及,还需要无以计数的“灌溉和施肥”。

接下来,我们从男性角度聊聊“催生、催婚”背后的经济利益。

由于目前整体社会存在男女收入的不平等,导致绝大多数女性在经济上或多或少依附于男性,直接表现为在家庭经济地位的不平等。再加上女性特殊的孕育生理结构,直接导致女性不得不承担“生育成本”。而这份“生育成本”在没有社会和国家福利保障下完全转嫁于个人和个体家庭上,使得女性在怀胎、育儿期间不得不依靠于个体家庭的经济支持。这也直接导致在这一特殊时期,男性能无条件地对女性的进行经济捆绑(同理于“啃老”族)。暂时失去工作机会、经济收入不独立的女性,不得不服从于丈夫,承担起一切无偿的家务劳动。

如同父母把子女当作私有财产一般,本质上,男性同样地认为女性是自己的“私有财产”。通过婚姻、组建家庭的方式对女性实行男权压迫,让女性无偿服务于家务劳动和生育中。让女性在疲于家庭劳动中,不去思考她们这份无偿的家庭劳动力投放到市场上其实是需要高昂报酬兑换的。与此同时,免于支付这一高昂家务、生育成本的男性却同样打着“爱”和“家”的名义来麻痹女性,告诉妻子:当我看到你为我们这个家忙碌的背影,我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幸福,这才是“家”的感觉,孩子是我们“爱的结晶”。让女性相信孩子、老公、热炕头才是诠释家之港湾、女性人生的全部。试想一下,若女性不提供任何无偿的生育和家务劳动,那么作为想要从家庭、婚姻中套得这一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顺利完成家族“传宗接代”好处的男性则需要花费更高的经济成本去市场雇佣其他劳动者来有偿地完成。但这不是他们眼里“家”的画面,这样的家,就不是那么“美”、那么的“温馨”、那么充满“爱”了呢!

当女性与社会、职场脱节时间越久,她们就越无法短时间内重新回归到就业岗位上来,从而在经济上从半依赖于男性沦为完全依附于男性。而男性呢?则通过对女性实行经济捆绑而获得对女性更多的支配权。所以,从男性角度来理解,他们之所以会想方设法通过虚无缥缈的婚姻、家庭责任与义务彻底把女性捆绑于家庭和生育上,本质上是为了降低维系个体家庭的整体经济成本。因此,当一名男性一上来就打着以“结婚”为目的谈感情,那么我们得先看清楚这背后是所谓的“真爱”还仅是为个人经济利益撒下的爱的“谎言”。

实则在“家庭”、“婚姻”观念和形式的束缚下,牺牲的其实不仅仅是女性,还有“当家作主”的男性。为什么呢?瞅瞅一个个从个体家庭中受益的男性却终究难逃被资本家的压迫,为了奶粉钱、尿布钱、房子钱、全家的一切经济开支而不得不为资本家卖命干活的事实 ——“996”等就此成为一种墨守成规的、习惯了的生活状态,这不是让个体家庭的全部成员都集体、全身心地为资本阶级卖命,来换取微薄的、能“糊口”的工资和生养继续为资本家们卖命的、下一代的“孩子”吗?

最后,我们从女性的角度聊聊“催生”、“催婚”背后的带来的性别压迫以及对少部分女性带来的经济利益。

当笔者了解到绝大多身边生育孩子后的女性,她们都坦然自己曾迫于“年纪大生孩子对身体不好”、“作为不生育的女性不完整”等的来自家庭、社会舆论压力而向现实低头。但当她们扪心自问时都如出一辙地表达:如果能重来,她们希望从不曾作出生育决定。因为她们为所谓的“家庭”、“孩子”付出远超于自己曾经的预计,深感都是被骗着生下了孩子。然而,孩子又不能“塞回去”,只好认命接受事实。更是有受到宗教影响下,认为戴避孕套是阻挡“上帝”给家庭送来的“礼物” —— 孩子,只要怀孕了,就得无条件地生下来,但从生育众多孩子后感到身体被掏空中醒悟过来的女性。同时,笔者也观察发现,越是经济独立的女性,不论年纪,都更倾向于保持单身;更有不少高收入、能独自承担全部养育成本的单身女性仅是因为想要个孩子,直接精子库取精、人工受孕成为单身妈妈(当然,这不是一般工薪家庭负担得起的);也有同性同居伴侣通过选择代孕或是收养孩子,同居男女选择不婚不育。他们都用实际行动部分地打破了所谓“必须通过结婚、组建家庭、繁衍后代”的连环绑架。显然,他们都不需要家庭、甚至不需要伴侣或孩子来完成些什么“到了一个年纪就必须要完成的事”。这么看来,社会、父母、男性利用“婚姻”、“家庭”对女性的各种蛊惑和绑架反而不攻自破。我们老听长辈说:“老大当嫁,不然越老越不值钱”。这里的“不值钱”一语道破婚姻是一桩彻底的经济行为的本质 —— 用女儿来换取父母的经济利益,同时也道出了对女性的“物化”—— 女性作为家庭生产劳动力值多少钱。我们怎不曾听长辈对男性说“老大不娶要掉价”呢?反而是“男的四十一枝花,抱得美人归”。

当然,女性在家庭、婚姻生育中的被压迫不光来自男性,还存在着另一支幕后推手 —— 她们便是女方的母亲、男方母亲(婆婆)、以及受益于整个“家庭与婚姻”圈套下的统治阶级、资产阶级中的女性。这些女性们,作为既得利益者、或作为分得压迫其他女性经济利益残羹的得益者,不断向女性宣扬:作为女性就应当服从于父权、夫权、家庭利益,以“为家庭和孩子牺牲、奉献自己一生”为荣。“回归家庭”、“女德班”、“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既要貌美如花,还要赚钱养家,更要相夫教子”都是她们向被压迫女性打出去的糖衣炮弹。她们教导女性的学会用一生强于男性数倍的劳动强度来换取所谓的“家庭合睦”、“家和万事兴”不过是燃尽女性自己、点亮“他”人罢了。因此,当别人拍着胸拍跟你说道“我是一个以家庭为重的”的时候,千万别忙着给对方贴上“同伴”的标签。因为我们首先得搞清楚,这个“家”到底是“谁”的“家”?

在保守主义回潮的当代,中国资产阶级推动修改《婚姻法》,美国资产阶级推动取消堕胎权,更是一张张统治阶级、资产阶级试图进一步剥夺女性权利、压迫女性地位而打出去的牌。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们深刻地明白,为了加强在工作场所中对男性工人的剥削并软化其反抗,就必须维持工薪阶层男性在家庭中的霸权地位来给他们创造幻想的“温柔港湾”。将阶级压迫转移为家庭压迫,将资本对劳动者的剥削转移为男性对女性的剥削,是新时代资产阶级的惯用手段。诚然,当女性经济独立,不需要经济依附于家庭或男性时,她们从婚姻和生育中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当一名经济独立的女性因婚姻和生育而重新沦为被家庭、婚姻、孩子困住的“笼中鸟”时,想必她们一定深刻地明白婚姻这座“围城”的城内还是城外,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自由”。

结语

男女间的感情无需用“婚姻”作为保障,家庭成员间的感情也无需用“家庭”作为基石。“婚姻”、“家庭”的本质其实是维护私有财产。而在婚姻中作为私有财产存在的:女性、子女,无时无刻不受制于整个家庭、家族,乃至整个资本主义社会带来的阶级压迫和性别压迫。这些所谓的“家庭、婚姻的责任与义务”都不过是对被压迫群体的有形、无形的束缚与捆绑。将本属于社会、国家所承担的养老、育儿责任与义务,强行被统治阶级、资产阶级从社会、国家转加于个人和个体家庭上,从而使得他们不必要为养老、育儿、劳动力再生产承担一切经济成本,让工薪家庭用尽有限的收入来独自承担全部的生存开支,进而一辈子疲于为生计奔波,一代接一代的被困在工薪阶级而无法翻身。然而,随着参与工作的女性越来越来多,女性整体受教育程度的提升,生育率走低。这说明,女性,无论是通过积极还是消极的方式,都在用身体反抗着阶级压迫和性别压迫。不过,随着经济发展减缓和阶级分化,个体家庭无法承担的养老成本、生育成本问题,则需要通过消灭私有财产来彻底解决。

目前向社会、外界轻而易举地宣扬的“回归家庭的幸福”、“生儿育女的光荣”不过是统治阶级、资产阶级通过蛊惑宣传来转嫁经济成本的一种手段。如果此时你无脑轻信了,那么你会发现自己所不断追求的这些所谓的“家庭幸福”、“子孙满堂”让你无形间承受了多少被迫卖命加班加点但仍然偿还不完的经济账单和哑巴吃黄连般道不来的痛苦。怎样才是实现真正的“幸福”和“自由”呢?阶级反抗得先从反抗个体家庭开始,当迈出第一步开始反抗父母、反抗家庭,冲破家庭和婚姻强加于我们的道德、义务、责任的枷锁时,才是真正踏出阶级觉醒和解放的第一步!


  • 本帖 40 回复
通宝推:洒落,
最后于2019-08-10 19:55:17改,共1次;
2019-08-10 19:49:3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