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一人一票是毒也是药 -- Ace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 阅 294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8-10 00:03:10
主题:4418911
Ace
Ace`88929`/bbsIMG/face/0000.gif`70`992`3168`26922`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12-09-14 18:21:32`2
【原创】一人一票是毒也是药 19

一人一票是毒也是药(就看你怎么吃)

ACE

西方一人一票民主的起源是:古希腊一两万总人口的小城邦里少数自由民和贵族有资格参与的一种政治模式。在智力与阅历差不多的小型圈子里(比如企业董事会里)搞一人一票的民主决策是完全没问题的,全世界有限公司的治理普遍这是这种有效且可靠的机制。中西方企业普遍都是采用了董事会治理,从来没有见过企业让全体员工一人一票(全员公投)决定企业发展重大事项的。那些依靠独裁发展壮大的私人企业在发展达到一定规模之后也在积极向这种董事会决策机制积极转型。中兴通讯经委会制度,华为轮值CEO制度,大同小异——都是小规模精英民主机制。

经过研究笔者认为,但一旦组织的人多了搞一人一票就是瞎扯蛋,一人一票式的民主根本不适合在大人群样本中进行。原因有如下:

一方面,在大规模人群中,非常容易让个人产生“渺小”的感觉,导致很多人没有动机参与投票。美国选总统投票率已经低于50%,欧洲关于投票率的统计数据也一样低得很难看。大比例的人群不参与一人一票,这直接破坏了一人一票的理论基础。

一方面,在大规模人群中,情和理很难被清晰的隔开。拜票是个很微妙的事情,抹不开情面你就会非理性的投票。政客们会有意识地利用广大人群的这种情和理难以区隔的弱点来做文章。埃及民主了,在广大受西方教育的教授学者们欢呼声中,老百姓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执政党是后来被定成恐怖组织的穆兄会。

一方面,在大规模人群中,作弊总有办法,哗众取宠永远是有效的策略。操纵媒体和公众人物的影响力在我看来就是一种作弊,如同inception《盗梦空间》一样不知不觉中给人群心里种下观念的种子。让普通老百姓自己以为自己是在独立思维,其实根本就不是。如何操纵人群的观念,现在已经是一种专门的学问,是一个专门的行当,谁付钱多,谁就能拥有这种影响大众的力量。我在国外的一个朋友曾经担任过总统竞选委员会主任,对这一套轻车熟路。

一方面,大规模人群一人一票必定导致国家政治短视。受限于智力、阅历与财力,任何国家人口中占比一半多的中下层老百姓都只关注自己的眼前利益,他们意见综合表现为——政治短视。一人一票的政治体制里政客必须迎合这种短视short sighted才能生存。全球化是美国发起的运动,现在美国中下层选民选出来的总统要亲手关闭这场运动——全球化产业分工导致美国中低端就业机会流逝。面向全球的移民政策是美国立国之本,现在美国中下层选民选出来的总统要亲手关闭这政策——中下层选民总会肤浅的认为自己生活不如意是新移民分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利益。

一方面,大规模的一人一票一定导致资本家阶层对国家政治的深度控制。现在打广告搞选战越来越花钱,如果没有参政意识浓郁资本家的背后支持,选举之路可以说是寸步难行。所以不管选谁上台,首先都得报恩专心服务支持自己选举的资本家们,而不是首先服务人民大众。

一方面,大规模的一人一票一定导致国家迅速福利化。艰苦朴素永远是精英的特质,好逸恶劳永远是大众的最爱。一人一票的国家制度里,不断的在福利化的方向上越走越远是博弈论推演的必然结果。如果不是外部国家竞争压力,没有哪个政党能够在民主体制里让大众保持艰苦朴素的——因为老百姓对好逸恶劳没有抵抗力,福利化可以巩固票仓——反正今天对选民的承诺主要由未来的执政党去买单。

物理学发展到量子力学及以上阶段,早就不是牛顿力学可以在大学中学中普及教育的时代了,物理学依然会发展,但只属于少数愿意在这里奋斗终生的精英群体来搞了。

西方一人一票民主已经走到末路(看英国脱欧公投,美国选出川普,都是大约五十对五十这种民主最恶劣的情况)。在低级生命模式里,比如只有959个细胞的秀丽隐杆线虫(Caenorhabditis elegans,C. elegans。https://baike.baidu.com/item/秀丽隐杆线虫/154672?fr=aladdin),很可能是全身细胞都参与行为决策。进化到高级动物之后,决策就交给一个叫做大脑的一小撮细胞群落去专职负责了。现在政客之间动不动就想甩锅搞公投,让一群根本没有足够的信息、分析能力、智力的大众去一人一票又有什么意义呢——考试的时候大脑不够用,你让身体更多的细胞参与解题,难道你胳膊上的肌肉细胞可以帮你解物理题吗?无非能玩掷骰子听天由命而已。

中庸才是王道。不能搞一人独裁,也不可以大范围搞一人一票,我认为在国家的顶层,如同企业一样设立一个小规模的”董事会“或者”经营委员会“,让少数经验丰富的精英为组织平衡近中长期的决策负责。重大事项的一人一票民主决策,只有在智商阅历近似的小规模人群中搞,这才是有效的政治制度。

恨一个国家,要鼓励他们搞一人一票。广泛且深度的一人一票必定让这个国家变得短视与快速福利化,最后发展陷入困境。

爱一个国家,要鼓励他们搞一人一票。坚决抵制大范围搞一人一票,坚决抵制一人独裁,要在国家顶层极少数精英层里面搞一人一票(日常不要超过7人,大会不要超过150人【邓巴数字】;这批精英应该是从基层干起,具有丰富的实践阅历和实践成功经历)。


  • 本帖 8 回复
最后于2019-08-11 21:52:53改,共1次;
2019-08-10 00:03:1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