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周五之前 -- 本嘉明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920 阅 46180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8-09 17:30:06
4418858 复 4417377
本嘉明
本嘉明`27365`/bbsIMG/face/0002.gif`70`9984`116031`866367`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8-08-31 12:49:54`1
香港乱象的根源 36

宁南山等民科经济学家,认为是中国开放了,香港独沽一味的“垄断买办地位”丧失了,的结果。我认为不是,香港有今日之乱,今日之惶惶不可终日,其根源,首先来自于“殖民地经济模式的掠夺性”。

殖民地经济的根本特征,就是残酷盘剥当地经济活动,把所得掠走,送往他乡消费。在1960年代香港红色暴动前,英国殖民者对香港的掠夺,既体现在英资大企业的大口鲸吞,也体现在“非华人既得利益者”(包括英籍白人,澳籍白人,印度裔军警)毫无顾忌地抽取灰色收入。而这种非常残暴的体制,是受到以周恩来为核心的新中国情报部门一路保驾护航的。WG开始后,中央WG小组提倡的“造反有理”蔓延到香港左派,红色暴动应声而起,沉重打击了港英当局。动荡结束后,伦敦痛定思痛,改变了统治方式,以较有文化教养的外交官担任港督,开始以廉政公署为核心的“特务治港”,打击公务员腐败。禁止公务员收取陋规茶钱后,必须高薪养廉,于是港英政府进一步鼓励香港商业的发展,可以借香港经济的腾飞,做大税基,通过卖地和税务,得到更多的财政收入。在这整个“清污”过程里,英资大行(背后是英美大资本)的敛财胃口,始终没有收敛。到了后期,甚至因为港督卫奕信是能说普通话的外交官出身,对香港居民比较和善,对北京政府也比较配合,直接引起英资大班们不满,指示伦敦把卫奕信炒掉了。有一个很讽刺的事情,今天香港造反派的一个大BOSS,李主民,当年就是热血的左翼青年,参加了“对港英造反”,工人去打了黑警他一个小律师跑出来替工人打官司,从此知道了不平是可以鸣的,今天掉头来对准阿爷开火了。

四小龙,大家同样有转型的困难,为什么新加坡,韩国都过渡得比较好呢?因为经济增长的所得,有相当部分留在本地了,将来从头再来,就有本钱;第二个,就是新加坡和韩国不惜代价地发展实业。

香港自1843年成立殖民政府,前13年英国拨款扶持,自1855年起收支可以自行平衡,1858年起英国没有再资助港英政府,从此也没有从香港征税。驻港英军费用,香港和英国各自承担一半。在这个框架下,英国长期来从香港获得的收益,主要就是来自在港的英资大企业。而香港政府优先录用英籍专业人士,相同的职位,给予远比英国本土优厚的待遇,间接也承担了缓解英国国内就业难的任务。直到中国要收回香港时,英国还想争一争,保留对港治权(只在表面上归还主权),可见香港对于英国,从来不是个亏本生意。

香港持续对于英国的贡献,首先就是经济层面的。不考虑那些外面来的金融游资,大多数香港中低层人口辛苦赚的钱,几十年如一日,涓滴成流,集腋成裘,最后大头都落在了商品房里,被大鳄们用一个水泥鞋盒子,一铺清袋。任何一个经济体,总有顺流和逆流,走运和背运,高潮和低潮的时候,在新加坡,台湾,韩国,总有一些本地企业家,对故乡有反哺,有坚守,有开拓。而在香港呢?超人借口“股东利益优先”,卷了那么多钱,跑路了。超人是很多大佬的白手套,大佬们叫他跑,他也只能跑。

香港社会,就是一个金字塔,顶部如此冷漠,那么中间呢?也很不堪。

我们中国的发展是有教训的,“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牺牲了环境。香港的发展呢?表面看,金山银山有了,绿水青山也有了,但好山好水好生活下,是极其畸形的经济结构。中国现在失去的很多绿水青山,还修补得回来;香港遇见的大畸形,很难改正了。董建华搞“八万五,数码港,中药港”,想缓解一下社会怨气,被打跑;梁振英想收回一些高尔夫球场的地块,拿来造一些民房,又被打跑。打他们的是谁呢?除了大鳄们,就是以公务员和专业人士为主体的高收入人群,金字塔的中段,主流舆论的烘托人群。这些人收入高,已经“上车”(买了商品房)了,就极力反对政府任何有可能降低房价的举措。低端人口住棺材房?他们是LOSER,他们活该。我们一贯说,香港华人在港英时代,是三等公民(一等是英国白人,二等是澳新白人和印度裔),习惯了,对政治冷感,只知道揾钱。其实何止对政治冷感,中产们对社区也是冷感,自家关门过日子就好了,对比自己困难的同城居民,毫无同情心。现在出问题了,公务员跑出来说我们支持黑衣人,律师们跑出来“黑衣静默游行”,知识分子嘛,不敢打嘉诚,只敢打林郑,唯恐事情还不够大。

年轻一代看来更歹毒,动乱领导者出重金招募暴乱分子,冲在第一线的据说每天5000港币起跳,打伤黑警还有重赏,打死的话直接跳到5万港纸,他妈的你收这个钱是不是在收冥钞啊?警员就不是人,是野狗野猫是牲口啊?我有一件事不明白,讲真我们在职场也见多了,这个世界上,90%的油腻男女,之所以还能人五人六,有个社会地位,只是因为你坐在那个位置上,有那么一个平台。假如有一天把你的尊臀搬到街上坐着,你还真的啥都不会屁都不是,干个洗碗跑堂都嫌你磨蹭。那么,香港如今这么闹法,不管北京阿爷处置得成功不成功,巧妙不巧妙,要是不幸香港经济崩溃,你们这些“中段人口”泣对死城,不能再坐在冷气房里对着电脑发发呆,月底照收银纸了,你们怎么过活?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黄河清,
最后于2019-08-09 22:56:37改,共2次;
2019-08-09 17:30:0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