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周五之前 -- 本嘉明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920 阅 46665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8-05 00:24:59
4417377 复 4400052
本嘉明
本嘉明`27365`/bbsIMG/face/0002.gif`70`9996`116430`869282`正四品下:通议大夫|壮武将军`2008-08-31 12:49:54`1
八五之前 63

八五,就是八月五号,据说香港要三罢,瘫痪全港。现在已经是香港8-5的中午了,姑且观望。

(一)

香港今年以来的局势,一句话,香港的“国务院”-----特区政府,有很大责任;香港的“中南海”-----中联办,有主要责任,王督办事不力。《胡雪岩》里写了,大清的地方官守土有责,杭州知府王有龄丢了杭州,就只能自裁,不知道王督力战之后,能不能保得住自己,保得住属下,这就要看今天的战果了。

但香港问题的本质,不是王督这一层面的人能引发的,其本质是“中美之争+北京长期漠视香港贱民”。具体而言,就是北京没有能力也没有信心,建立一个自己的“国际金融中心”,必要时断然取代香港,从而使得美国不敢用香港来威胁中国。就是说,北京在国际金融大布局上,一直是中兴,而不是华为,没有备胎计划,结果给人一牵牛鼻子,就扑街。

香港对中国,目前极为重要。一旦中美之间产生很大的摩擦,贸易协议难产,唐纳怆很可能开启金融战,中美之间,双方都不得不拿自己的货币,同对方做“防御性脱钩”,各自退后30公里,留出一个“无人地带”。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人民币—美元直接交易模式,会转变为“人民币-港币-美元”的“三链钩”模式。在新中国成立的前30年,就是这种模式。

事实上,世界上是没有港币的,港纸只是美钞的另一面,是美元的一部分,只是为了面子,改个名字。但“人民币-港币-美元”的“三链钩”模式中,中美都可以说,自己没有向对方妥协。只要这样的“备胎计划”还在,中美关系离最后决裂,就还有一道保险阀。

香港,就是中国的右膝盖。中美两个剑士正在华山论剑,怎么能被对手剜了膝盖?

香港再这么乱下去,确实有可能,港币的“联系汇率制度”崩溃,港币兑美元不得不任其浮动,贬值到11:1之类。北京可以容忍香港再乱个把月,毕竟当年占中,也乱了70多天了。但北京无法容忍香港经济崩溃,引发港币崩盘。所以,其实从短期战略目标讲,时间并不在北京一边,在策动颜色革命的美台一边。

(二)

就“香港事变”而言,造反派的要求正当不正当?

在初期,就是6月份,我认为香港一部分市民的要求,基本是有合理的成分在内的,发声的形式也是和平游行。今天8月5日,就算 “一举粉碎”,把局面完全控制住了,北京也不得不反思这22年来对港政策的得失。失民心者失天下,这不是<球报>几句花言巧语可以粉饰的。

但是以7月1日冲击立法会为标志,这个 “群众自发运动”的性质就变了。陆续参加过示威的香港居民,应该有200万人以上,这其中绝大多数人的动机是朴素的,但其中至少有1000人,曾经参加过CIA在台湾的课程,在历次游行中,以半军事化的手势互相联络,以非常专业的暴力行为,挑动事端。

香港警队有3万人,但暴徒采用游击战术,用无辜香港居民当作越南的丛林,掩护他们,与当局打“越战”式的游击消耗战,今天冲警察总部,明天冲中联办大楼,后天冲律政司,同时每天冲一家警署。香港警察根本不可能把各个要害部门都分兵把守,所以处处被动,疲于奔命。

7/1那天,谣传造反派招募了10余名“死士”,都是有绝症,有重大慢性疾病,生不如死的,讲定“安家费”,动手后,青年学生冲在前面,“死士”裹在人群中进入立法会大楼,一旦警察正面阻挡或者事后反攻清场,就由死士带头攻击警队,迫使警队暴力反击,产生血案。即便死士的花拳绣腿不能引发血案,不要紧,美国驻香港大使馆有1600人,鸡鸣狗盗之贼,少说也有几个连,派我们英雄的阿汤哥埋伏屋顶,左面打几枪,再右面打几枪就好了。

总结,7/1那件事,做得太绝,属于主动撕破脸。美国为什么一定要置香港于死地?

(三)

在朱相主政时期,他鼓励内地企业去香港上市,学学先进管理经验(为此国有四大行送给外国人多少真金白银,这里不表),但是,去要有去的诚意,第一,要遵守香港法律,在上市公司里设立 “独立董事”,以示透明和守法;第二,一定要用 “四大(会计事务所)”来审计。

等习老总这届班子,改了,第一,大型企业必须有党委会,超越于董事会之上,那么,如果“独立董事”不是党员,不是党委会成员,显然独董对企业的知情权就被降级了。第二,审计可以用国内事务所。

这个改得对不对呢?西方和港台,都反对,都大骂。因为香港的重要性在于,它的法制是英式的,它的法官队伍有很多外籍法官,这样一来,西方资本比较放心,会把钱投到香港,再从香港出发,进军内地,这样万一内地有变,钱可以连夜逃回香港,再轧轧苗头。现在北京要逐步侵蚀西方势力在香港某些领域一言九鼎的地位,怎么能忍?

以我说的以上两点“悍然改变”为代表,中国中央政府越来越强势,要建立中国自己还欠缺的几块短板------你看这个世界上,凡是只有美国独有的东西,其实中国都打算自己弄一份。但这样做就损害了美国的利益,损害了在港的西方资本的利益。所以,“反送中”,或者直接点,“反中”,这次不单单是香港小知识分子的乡愿,也糅合有大资本和外资买办的诉求,前者掌握舆论和悲情,后者掌握资本和外国权贵渠道------这个组合,就比较难化解了。

那么,我们不说其他,这两个改变,对不对呢?都是对的,我在这里再讲一次:希望习总有主见,有定力,我已无我,继续试错,继续前行。

就Audit(审计)这个领域而言,为什么要崇洋迷外,只吃“四大”那一套?审计,债券定级,这些发言权都不去争,好比造手机,芯片都是进口,怎么幻想建立一个自己的,自主的“国际金融中心”?

而且,“四大”也是“纸老鼠”,不要太神话他们。我有个朋友,此行业资深,在他的教学视频里,讲过一个笑话。他现在知道,审计有三大信息来源:第一,第三方的行业综述;第二,此企业所服务客户的反馈;第三,次企业本身对审计者提的问题的解释。就真实性而言,这三者是逐次降低的。但他刚入行时不知道,有一次审计一个企业,他一看报表,企业的开支,今年比去年上升了10%,这特么是个大事啊,就质询企业,企业主不慌不忙,解释一通。开完会回到会计师楼仔细一看,妈的看错了,是今年的开支比去年降低10%,EXCEL放错了一列,第二天再去问,企业主不慌不忙,再解释一通。开完会回到会计师楼仔细一看,两个解释都无懈可击,都跟报表里其他数据对得上!

所以老实讲,“四大”也卖拐,只是在它们的生态环境里,他们卖的拐,卖相比较好看。

他们一直说,你不用“四大”,国内的企业就敢做假账。这个,要一分为二地看,确实有刻意做假账的,难道犹太人就不做假账?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的营商环境,太不同,这个账,你100%按西方那套(就是“四大”来一看,赏心悦目,立等可签)做,有点傻逼。

举个例子,你开个店,有个顾客在你这里买完东西,出门滑了一跤,然后就找律师告你了。按西方的会计制度,你必须这样做:你也找一个相关的律师,他评估一下,告诉你这个官司吧,比较坏的情况(谁也不敢说最坏,极限,是在哪里),你要赔50万美元。注意,首先,你不可质疑律师的专业意见,你懂个屁;其次,这50万,你必须现在就拨备,在账目里显示出来------这大概算企业公民的社会义务吧,反正我也不懂。

在中国,这个是不可能的。首先,小企业生存年限,平均4年,你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过4年,你把最需要的流动资金,押死50万先?其次,这官司我有理啊,我会赢啊,我有信心啊。好,你不拨备是吧?你做假账,“四大”是不会给你的审计书签字的。这是一个小例子,这种无解的纠结,在四大的审计清单里,在ISO27001里,到处都是,你跟还是不跟?

那么你要问,为什么美国的小微企业这么傻逼,乖乖就挂起50万呢?因为啊,美国政府也有很多创业补助计划,市场上也有很多投资人在寻找值得投的初创企业。而政府和风投觉得你值得投,老实可信,不是看你长得像王宝强,基础就是“四大”的审计报告,尽调报告。你在所有的方面,都满足了美国这个营商环境里的各种奇葩画风,这基本上就等于你申请哈佛时写了一个很感人很政治正确的Essay,那么你就有机会得到政府补助和投行的垂青。索性大家都这么老实顺从,那也就不特别显得你傻或者你吃亏了,是吧?

所以这就是问题:中国仅仅崇拜“四大”,而无法把美国的整个经营规则+潜规则都全盘引进,这样做,本身就是邯郸学步,“四大”的风险控制能力,其实也是很差的,他们也COOK DATA,也捏造,也敷衍,只不过总的还算胆子小,既然同样没有人监督他们有咩有闯大祸,当年“安能”那个丑闻,你怎么解释?朱镕基在这点上,他要么是没有办法,要么就是眼光也不那么老辣。如果到今天,还是以这样的心态去建设中国自己的“国际金融中心”,就是给你一万年,不要说你当了裤子,就是连袜子也当了,也是建立不起来的。

所以,这同样是香港的问题。香港以为自己手握“四大”,可以吃香喝辣到永远,祖国永远依赖它,想提什么要求就可以提什么,怎么可能?愚公移山,真要建设中国自己的国际金融中心,只要敢试,只要敢迈步,总有一定的机会成功吧?


  • 本帖 7 回复
通宝推:红军迷,洒落,hullo,cheer,脑袋,桥上,独草,黄河清,
2019-08-05 00:24: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