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赢得自由 - 序 -- 88BaBa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3 阅 1024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7-31 03:04:10
4416004 复 4415928
88BaBa
88BaBa`18018`/bbsIMG/face/0002.gif`70`3619`1858`27789`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7-06-06 11:10:43`
【原创】4.展望内篇 - II 为什么实质民主是可能的 4

在开始着手建设这种真正的民主之前,我们首先需要反驳那种认为民主只能是形式而不能有实质的观点。韦伯和熊彼得反对实质民主的核心理由是:既然管理政府和社会是极其复杂的工作,既然这样的工作在任何时候都只有少数具有专门知识和经验的人才能掌握,那么社会的权力自然要掌握在这些“精英”们手中,而大多数普通人也自然永远只能是被管理的对象,或者说是无权者。

这样的论点有意无意地忽视了社会管理中一个重要领域的实例,这就是公司的治理,尤其是那些特大公司的治理模式。

几乎所有大公司的管理人和拥有者都是区分开的。由CEO领导的管理团队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但这些业务和技术细节的专家却并不拥有公司。拥有公司的是持有公司股份的董事们,是他们在评估和决定管理团队的业绩和去留。董事们虽然常常对公司的业务只有粗浅的了解,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公司。因为虽然具体的运营操作非常复杂,但是对公司运行结果的评判指标则要简单许多。在很多时候,只需要能够理解财务报表上的大致内容(利润、销售额、现金流、负债水平等)就可以做出合适的判断。在更复杂的商业环境里,董事们有可能需要对市场大势和技术方向有一定的了解,以保证公司向有前途的产业投资,但除此之外的东西就完全由CEO去操心了。董事会要做的,是定期地通过一些关键指标来评估CEO和管理团队的工作,并做出对应的奖惩决定。

公司治理的实例说明,即使大多数人不可能具有管理社会所有方面的各种复杂知识和技能,他们仍然可以作为主人对社会运行施加关键的控制。因为只有少数人可以掌握政府和企业的管理知识,就宣称普通民众没有权力控制政府和企业,因此不可能成为社会的真正主人 --- 这种论调就像公司经理宣称“因为股东不懂得业务细节,因此不配拥有公司”一样荒谬。

但我们也需要注意,公司的股东们的确会经常因为不懂业务而被管理层误导和欺骗,甚至在极端的情况会被管理层使用某些财务或法律运作窃夺了股权(这在中国从前的股改中是发生过的)。同样的,如果人民对于国家和社会大事一无所知或者只有非常肤浅的认识,那么他们对国家和社会的所有权就将处于危险之中。本来只是受人民所托管理社会的公仆们就有可能滥用职权,监守自盗,窃夺本应属于人民的权力。

实际上,管理者篡权的危险对于包罗万象的社会比对于单个公司企业要严重许多。社会的“股东”也同时是社会管理者管辖的对象,而一般的企业管理者是无法直接管理本企业的股东的。除此之外,社会是自己为自己制订规则的,而企业运行的大多数规则都是外部制订的。因此,社会管理者可以对普通大众 --- 也就是社会的法理所有者 --- 施加远远比普通企业管理者对股东大得多的影响。今天的企业大都是被完善的公司法和财务审查制度所约束着的,但是有些企业的CEO仍然可以通过财务作假或运营欺诈来窃取公司的财产甚至所有权。相比之下,国家和社会的所有权虽然在宪法中属于人民,但是保障这种所有权的规则既无法同细致严密的财务审查相比,当前人民对这些规则该如何实现也没有多少概念。如果不能改变这种情况,那么部分社会管理者企图从公仆变成主子的野心就仍然是实现自由社会的最大威胁。

从前面的讨论中可以归纳出两个结论。其一,普通人不掌握政治和经济管理的复杂技能并不妨碍他们成为社会的主人,因为他们只需要了解和控制社会运作的大致方向,而不需要自己处理一切细节。其二,为了保证普通大众能够成为合格的社会主人,必须要普及政治经济运行的起码知识并提供公共活动的实践机会。如果人民缺乏基本的政治经验,那么管理者篡权的危险就将一直存在,就像读不懂财务报表的股东不能防止某个狡诈的经理掏空自己的公司一样。

实现社会民主的关键在于消灭管理者篡夺人民权力的可能性。这些权力既包括政治上的,也包括经济上的。我们不能想象任何触及权力的改革可以只靠笔和纸在书斋里完成,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必然需要长期的实践和斗争。我们在这里能够做的,是列出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必须做到的一些关键任务。如何完成这些任务只能是在实践和斗争开始后才能仔细研究的问题。


  • 本帖 1 回复
2019-07-31 03:04:1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