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赢得自由 - 序 -- 88BaBa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3 阅 1025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7-31 02:16:30
4415989 复 4415928
88BaBa
88BaBa`18018`/bbsIMG/face/0002.gif`70`3619`1858`27789`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7-06-06 11:10:43`
【原创】4.展望内篇 - I 分清实质民主和“面子民主” 4

为了更清楚的说明实质上的自由民主和虚伪的“面子上的”自由民主的区别,用许多人奉为典范和灯塔的欧美社会做个剖析是非常必要的。

当前欧美向全球推销的“自由民主”制度可以简单归纳为:通过多个政党在定期的选举中竞争选民选票的方式,决定一部分政府关键职位的归属。这里的“自由”主要是政治组织上的,体现在组建政党参与竞选的自由(欧美社会内部认为更重要的“自由”是对民众一些基本权利的保障,但对外推销得反而不那么热心,所以我们也在此略过),而“民主”则被等同于公民投票选举立法与行政人员的仪式。那么,这样的“自由”和“民主”和我们需要追求和建设的真正的自由与民主是同样的东西吗?

在我们追求的自由社会里,个人将不再是社会机器上的可替换零件,而是能从社会那里得到一切自己个性成长的助力。这个社会要求建立在发达生产力基础上的极短的必要工作时间,也必须以极其民主的方式进行管理。两者都不是任何现存社会已经做到的东西,而是只有通过长期、持续、艰苦地改造社会才能实现的。把这种自由和组党竞选的“自由”相比,后者就像是一个号称要攀登高峰的人只走了几步路就声明登顶成功了一样。更可笑的是,这个人还宣布:只有完全踩着他走过的这几步路才算是登顶“自由”;如果从任何其他线路攀登,哪怕已经把他远远地甩在身后,就必定是走上“威权专制”路线的邪恶之徒。

对这样的人和这样的宣言,我们需要在一笑而过之外给与多余的注意吗?当然,我们也可以善意地提醒他:组党和竞选的“自由”在得不到资本大亨们的赏识时,能够对实际的政治运作起到多少影响?对这些大亨们一句话就可以让许多人失去生活来源的巨大权力,能够有多少制衡? 平时义正辞严地宣称“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为什么到了金主们“神圣的私有权”面前就噤若寒蝉了?

欧美社会的“自由”就是如此,那么“民主”呢?

让我们先略过那段以财产和肤色决定个人政治权利的黑暗时代,也不用专门指出这个等同“民主”的普选制用了几个世纪才发展到现在的水平。既然那些“民主斗士”就是用这个制度来奚落和嘲讽中国仅仅建立发展了几十年的年轻体制,那么就让我们仔细地看一看:这样的普选制是否能够实现真正的民主?或者说,它是否能够保证普通成员对社会有起码的控制?

回答是绝对否定的。单纯的选举制,即使是在普及了选举权和保障公正计票的条件下,也绝对达不到我们对于社会民主的要求。这种制度的最好结果,只是让普通人能够周期性地换掉一个完全不称职或者过分腐败的政府领导人,即使下一个选上来的政客更糟糕也没什么办法。如果没有其他制度和社会条件的配合,“民主选举”的作用就完全是心理上的,通过一种空洞的仪式让一个政府获得投票者的承认。即使这个政府只不过是几千个资本寡头(比如美国)或者几十个世家大族(比如日本和印度)的代理人,普通的选民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现实,并且自我安慰说“不管怎样,我还有一张选票”--- 反正他也不太可能知道:罗马寡头时代的那些被权贵们呼来喝去的无业游民也是每人有一张选票的。

选举制的这些问题是为许多政治理论家所熟知的,但是他们看待这些问题的角度和我们所期待的大相径庭。韦伯和熊彼得都曾经很露骨的说过,普通人是不可能控制社会权力的,掌握权力的只可能是一批社会的“精英分子”,而选举只不过是在这些精英之间决定权力归属的政治游戏而已。换句话说,在上个世纪最杰出的社会学家和最杰出的经济学家的心目中,我们所要创造的民主社会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民主选举”只是一套既要保障少数“精英”特权又要让大众感到自己是“国家主人”而不得不玩弄的把戏。这就是为什么“自由主义者”一定要把“选举”这民主诸多措施中一个不太重要的机制等同于“民主”本身的原因。这种说法的确可以愚弄政治经验不足的普通大众。但是对于一个了解社会运作原理的人来说,把选举制说成是民主绝对的和唯一的标准,就像把一个汽车轮子硬说成一辆汽车一样荒谬绝顶

只要能理解欧美当前社会里 “自由”和“民主”的实质,一个中国社会主义的探索者就完全没有必要为中国选举进程的相对落后感到自惭形秽。在建设真正自由和民主社会的奋斗道路上,我们完全不必在意那些挟洋自重的“自由主义者”的冷嘲热讽。他们鹦鹉学舌念念不忘的所谓“自由民主”绝对不是能够让人们赢得真正自由的正途,其最大作用是提供历史的负面经验,是让我们更加明确什么不是自由和民主。

中国社会主义实验需要创造的民主是历史上还从未有过的新事物。在它的最终状态,这种建立在高度生产力和理性设计之上的共同体将要复活人类自从游团时代以来就已经消失的个人与社会的融洽关系,只是这共同体的规模将要比一万年前的游团扩大一亿倍!这将是人类智慧与互助精神的惊人成就,我们当然不能天真地认为这样的成就是轻而易举的。


2019-07-31 02:16:3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