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赢得自由 - 序 -- 88BaBa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3 阅 1033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7-31 01:56:34
4415974 复 4415928
88BaBa
88BaBa`18018`/bbsIMG/face/0002.gif`70`3619`1858`27789`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7-06-06 11:10:43`
【原创】3.回顾篇 - VI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 3

让我们把这宏伟的历史正剧倒回工业革命的初期,因为让社会作为一个整体来利用机器工业造福人类的设想正是在那时开始的。

先驱者的荣誉属于后人所称的“空想”社会主义者们:圣西门、傅里叶、欧文。他们是最早认识到工业的巨大生产力能把人类从世代辛苦中永久解放出来的先知先觉者。每个空想社会主义者都呕心沥血地提出了一套让机器生产为所有人服务的方案,并期望人们会被这些美好的蓝图吸引着走向自由之路。傅里叶在几十年里一直等待着“正直的有产者”来赞助他的法郎吉计划;圣西门为了学习与改进社会有关的各个学科的知识耗尽了家产;欧文为“新和谐”公社搭上了自己早年经营的几乎全部成果。然而,所有这些远见与努力除了收获了寥寥可数的支持者以外,几乎没有对社会产生任何值得一提的影响。新拿到政权的资产者们视他们为自己发财路上呱噪的黑乌鸦,而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劳工们却怎么也弄不明白如何从泥泞的现实过渡到那些如同宫殿一般复杂的“新社会”中去。这些睿智的先知朦胧地看到了人类的美好未来,但却没有找到一条能够达到那光辉前景的道路。何况,这条充满荆棘的道路要远比任何人所能预见到的更加曲折和危险,它仍然等待着后来的勇敢者来发现和开拓。

与一般人印象中象牙塔里不切实际的空想者们不同,“空想”社会主义者们都是非常有实际社会经验的人。欧文是一个才能堪比今天最成功CEO的企业家。他管理下的的新拉纳克工厂在保证工人享有那时前所未有的福利时,仍然比同行的血汗工场有更高的利润。圣西门在开始探索社会主义前是一个成功的投机商。就算在故事里傻乎乎等待慈善家的傅里叶,也曾经在许多不同的行业经过历练。他们所遭遇的问题,并不是因为人类不可能在他们设计的“更好的”社会里生活。相反的,比这些设想更为奇特、更“不合人性”的社会共同体在人类历史上也长期存在过。斯巴达社会是任何现代人都会认为缺乏人性的,但其严酷的“军营共产主义”却让它主宰希腊文明将近两百年。空想社会主义的问题,在于它不理解把社会从一种运行方式转向另一种运行方式是需要推动力的,而要掌握这推动力就必须先认清社会自身形成与发展的规律。

仅仅指出人类可以创造一个更好的社会是不够的,就像仅仅发现石墨和金刚石都是由碳元素组成并不能把石墨变成金刚石一样。只有在发现了晶体重构的热力学之后,用石墨制造金刚石才成为可能。同样的,只有在发现了社会自身产生、发展、变化的动力学之后,把金钱统治的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改造为人人享有自由的未来社会才成为可能。

这正是马克思与恩格斯这对挚友毕生的奋斗目标。怀着用哲学改变世界的抱负,马克思对老师黑格尔反治其身,把现存社会秩序的精妙辩护变成了解剖人类历史的最有力工具。历史唯物主义粉碎了几十代文明在人类精神上层层堆砌起来的意识形态重荷。社会不再是一个天定的、不可更改的、必须无条件服从的外来怪物。相反的,社会是人类的集体创造,并且随着人类知识的丰富与精神的进步不断地发展变化。社会是和各种自然现象一样既可以被科学认识,也可以被控制和改造的对象。《资本论》对社会经济现实的揭露与分析则赤裸裸地展示出金钱控制人类的机制,足以“让任何还存有一点良知的有产者无地自容,而让任何还没有丧失血性的无产者怒火中烧”。

但“科学社会主义”并不仅是几本符合科研标准的大部头专著里的逻辑推导和分析结论 --- 虽然今天许多在象牙塔里嘲笑或崇拜马克思的人就是这么看的。让社会主义在理论上进入科学时代的并不是呆在大学里与世无争的教授,而是为了人类解放颠沛流离了一生的革命者。对他们来说最清楚不过,而某些“客观的”学者却永远不能理解的事实是:一个社会理想是不能靠几个明白人的“灵机一动”或者“天才发现”变成现实的,必须激发并驾驭社会自身的推动力才能改造整个社会。也就是说,必须在社会中找到或创造出足够多的、组织起来的、愿意为改造社会而奋斗牺牲的人。与启蒙时代的前辈不同,人类的新一代先知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人数最多、组织最严密、最有意愿改变自身处境的社会集团 --- 也就是在几代人之前的民主革命中失败的无产阶级。

除了劳动力以外一无所有的无产者们曾经被启蒙思想家和空想社会主义者所轻视,因为他们极其缺乏改造社会所必须的知识。然而这些先辈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虽然资产阶级作为统治者掌握着通向未来世界的所有精神与物质财富,但让他们发动一场消灭自己特权的社会运动却无疑是与虎谋皮。的确,大多数社会主义运动的领袖都来自有产者家庭,但这些杰出的个人在从资本安乐窝中觉醒的那一刻起便已经被自己原本的阶级作为叛徒永远地放逐了 --- 在大多数人还需要为了温饱而竭尽全力的时代,只有少数英雄能够为了全人类的未来而割舍个人的利益。这些勇敢者们将播下社会变革的火种,但火种只有与巨量的燃料结合才能点燃重铸社会的冲天烈焰。由于只有不占有任何资本的无产者才具有和人类整体利益一致的阶级利益,因此只有他们能够既为了本阶级也为了全人类利益而进行坚决的斗争,只有他们能成为推动人类社会向自由未来前进的根本动力。

但这就必须克服让前辈思想家放弃无产阶级的种种弱点:由于缺乏教育而无知,由于缺乏基本的生存物品而体质虚弱士气涣散……但更为关键的是,由于忙于生计而无暇考虑个人生存之外的事务,更难于认识诸如“阶级利益”或“社会自由”之类抽象的东西。这些弱点直接导致了他们几乎从不间断的零星反抗难以被汇聚为改变社会的推动力。

两位先知对这困难的回答是坚定的,因为他们不但看到了社会车轮前进的方向,也看到了人类意志反作用于社会的可能性。由于资本主义本身发展的铁律,社会最后必定要演化为极少数资产者与绝大多数无产者之间的对峙。同时,不断扩大的机器化生产方式使得无产者们天然具有极高的组织性。这些一无所有的人只需要一个能够将他们团结起来的意志和一张建设未来世界的蓝图,就能将他们人数与组织上的潜在优势转变为推动整个世界的实际力量 --- 而革命者们将提供这个意志与这张蓝图。

这正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一生的战斗目标。那浩如烟海又包罗万象的著作见证了为把这意志灌输进无产者们饥渴心灵中所做的艰苦努力。这意志告诉他们必须从个人的蝇营苟且中走出,告诉他们必须从浑浑噩噩的乌合之众凝聚成胸怀远大而团结一致的阶级大军,告诉他们必须为自己也为全人类的自由前途而斗争 ----“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将得到整个世界”---- 这便是马克思对无产者们的期望。

我读到过一些“冷静的”思想家对马克思的嘲讽,说他的理论根本不是科学:因为没有科学可以断定一个天堂般的共产主义社会必定是自然演化的最终结果,更不要说通过把粗鄙的无产者们吹捧为人类的救主来实现这个天堂了。的确,马克思对工人们可以团结一心改变世界的信念并不属于科学的范畴,这种热望就像慈爱的父母相信初生的孩子会成为一个善良而幸福的人一样不“科学”。但我们必须记住:任何科学都不可能推断出一个婴儿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但这并不能阻止正直的父母按照心中的信念来养育和鼓励自己的孩子;同样的,没有任何科学可以推测出人类和宇宙的结局,但这也不可能阻止科学社会主义的创立者把赢得自由的坚定信心灌输给社会中最多数的成员!


  • 本帖 2 回复
2019-07-31 01:56:3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