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最近看到的笑话之八 -- 钛豌豆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648 阅 199110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7-08 03:15:54
4411061 复 4229563
钛豌豆
钛豌豆`26857`/bbsIMG/face/0000.gif`70`2247`44762`326927`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8-08-10 16:55:34`
补充:伦敦城名的由来 7

隆庆五年,英王遣使来朝,穆宗皇帝御赐了英京城名“敦伦”,要那夷酋恪守臣伦,永作藩屏,莫干些寇边劫掠的腌臜勾当。不料诰书到了英国,英王帐下有个通事,通晓华音,对女王说,“这是天朝欺我不晓中国言语,敦伦敦伦,这伦不定是君臣之伦,许是夫妻之伦。明朝讲敦伦,实在是肏屄的意思。” 女王又问,“译作我处言语又哪能?” 通事说,“Coitus.” 女王大怒,拍案而起,“老匹夫欺我太甚!尔等听了!与我发十八镇诸侯、兴三十六洞兵将,掀翻那泼皮的龙椅!” 被两班朝臣齐齐拦下。

有一员丞相出班奏道,“臣听说那中华是上国,控弦百万,朱家皇帝砍柴用的斧头、解手用的夜壶,俱各纯金造作。我处不过蕞尔小邦,三十六洞兵将虽各有神力,不过天国万一,却不敢抗拒天兵。殿下休要妄言,叫天使听了去,天威震怒,兴王师来征讨,无端生出灭顶之灾!” 这才作罢。那丞相又说,“不如叩了天恩,上表去答,只将二字误作伦敦,试探天意。俺料想那天朝不屑与蛮夷计较。” 谢表于是递回北京城,穆宗既崩,神宗皇帝看了谢表果真哈哈大笑,骂道,“直娘贼不识字,却会歪打正着。”,御笔朱批:“省得了。”伦敦二字由此定下,作了 五百年王京到如今。

话说这女王伊丽莎白,只因瞒骗上朝,果然落下报应,不久国破身死,叫一个外甥入继大统,名唤詹士。詹士作了英主,上表神宗皇帝,伪称姓都铎,是故王庶子,天朝听了,便照旧封他作王。孰料女王有一子威廉,颠簸来朝,告下御状,陈说那新王本姓司徒,是北国苏狄的汗王,无故夺了都铎家大位,上表欺瞒君父。神宗皇帝勃然大怒,召司徒詹士遣来的使臣对质。使臣在朝堂上见了威廉,吓得三魂去了七魄,当下叩头如捣蒜,万历爷只叫人绑了那使臣推去杀头,更召张居正来议论。

神宗皇帝说,“太宗皇帝也尝叫安南国如此戏弄,发大兵八十万拿了那欺君犯上的贼厮,今朝咱家假使勿睬,真心丢脱祖宗个面孔哉!” 张居正对道,“臣闻英夷作藩西海,世修臣伦,都铎家一门忠良,俱是好汉,三打大吕宋,七下弗朗机,于本朝功劳甚大。因无辜绝了男嗣,才叫一女子承位。想来 这威廉也不姓都铎,遣兵将送他复位,也是叫外姓得了江山。陛下不如降下天恩,点破他的伎俩,只说君父自有气度,不与他计较,又叫他改姓都铎,继它香火,祀 它祖宗,守境安民作个好王便是,他必感念天国恩德,忠勤王事,好过伤损民力又兴干戈。祖宗用威,交趾降了又叛,终究徒劳,陛下用恩,叫他心服,一劳永 逸。” 万历爷究竟仁义,许了张相公的话,遂叫人发旨去西海。

那边厢,英国主司徒詹士听了旨,当下泪如泉涌,对帐前白金汉一等忠义公乔治说,“老祖宗垂了天大的恩哉!”又喝令众家将道,“尔等都听了,如今尔等吃的俱是朱家米,须忠朱家事!” 乃大赦国内,免赋三年,伦敦城里百姓无不拍手称快,感念朱家皇帝的天恩,各人嚎啕大哭,一夜间王京声响不绝。

因此到了崇祯爷煤山殉国,消息不几月传到伦敦,英王已是詹士的儿子察理,当下哭翻在地,叫全国缟素三年,伦敦举城无不悲切,国里乡间,上下再没别的色彩,即便结亲也不敢用红,从此只披白纱了事。

却说满洲的伪帝顺治,见中州已定,便僭称天子,遣使要英王来朝。司徒察理见旨,抚掌大笑,当下便斩了辫使,乃在伦敦城里设坛,召集军民道,“我家社稷本是朱家所赐。我朝既以忠孝立国,伦理立教,但有断头王,无有降王。尔等听了,从今而后,尔等只奉崇祯年号,只识朱家衣冠。” 坛下于是伊言山呼,响彻云霄。又召大臣克伦威尔道,“孤以不德,忝奉鸿业,俱是朱家皇帝的恩典。如今恩主已去,孤再没道理独活。只是孤这一国百姓,叫孤不忍,如今都托付于尔罢!尔其思王业之艰难,遵圣人之炯戒,勤休六德,勉修三善,无忝都铎家祖宗之休烈!”克伦威尔拜倒痛哭,已是不能言语。查理托付定当,捋须大笑,忽地发一声喊:“崇祯爷,孤去见你了!”东面再拜,起而拔剑自刎,从一而终。

是夜,伦敦城里肃然无声。军民人等早已泪眼哭干,无不暗暗下了决心:“终有一日,要鞑子尝命!”

清朝道光二十年,西元1840年,英国崇祯二百一十三年七月初七的早上,站在广州城上向海面望去,四百只大船帆桅蔽日。清朝的靖逆将军奕山慌忙之中登城眺望,只见每一只大船桅杆上都挂着白幡,上书八个大字:日月不灭,永曜大明。迟来二百年的复仇,终于还是来了。


  • 本帖 1 回复
2019-07-08 03:15:5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