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 我的南疆 -- 故乡在喀什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4001 阅 506944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6-29 11:02:44
4409771 复 4407717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0462`23810`211205`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11-03-05 16:12:07`
Del

2019年6月25日,加拿大的庞巴迪以7.5亿美元的价格把CRJ飞机项目卖给了日本的三菱。对于三菱来讲,CRJ首先给日本的航空制造进入飞机整机制造提供了一个台阶。日本对于借波音进入航空制造的谋划是非常虔诚的。如目前,波音787的机体有35%是由日本制造的。但是日本航空制造长期处于为波音做嫁衣的状态,没有一款日本制造的飞机在航空市场上代言日本。以后,CRJ飞机的维修,支援,翻新(MRO,Maintenance, repair, overhaul)和销售就由三菱接手了。换言之,日本终于通过CRJ进入了航空制造产业链的各个环节。

同时,CRJ也成为日本支线客机项目的备胎。日本是于2003年开始MRJ(三菱支线客机)项目的,到目前为止,除了各种延误外,波音居高临下的凌驾之势已经让MRJ何时正式定型成了一个遥远的未知。MRJ是由波音公司来试飞的,机场就是在华盛顿州的麋鹿湖(Moose Lake, WA)。但是看着波音近期对加拿大的庞巴迪和巴西的安博威(Embraer)痛下杀手,三菱怎能没有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惺惺相惜。巴西,加拿大,日本此时的一致心声应该是:都在一口锅里吃饭,相煎何太急啊!

与日本相比,中国的大飞机项目起步较晚。但是,中国的速度和步伐是领先的。目前,中国的ARJ21已经正式进入商业运营,C919已经进入试飞,C929也开始布局。不过,中国的大飞机项目也面临着其他支线客机的问题:波音半渡而击。

半流而击是军事术语。讲的是两军隔水对垒,敌方主动进攻,我方在敌军渡过一半时发动攻击,这种战术称为“半渡而击”。《孙子·行军篇》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济而击之,利。”

加拿大卖给了空客的C系列和安博威的E195的载客量和航程都接近波音737,同时,美国对C 系列的打击都是在飞机即将投入市场而未正式投入市场的时间点上开始的。中国的ARJ21 所有的适航审查都是在美国FAA的影子审核下进行的,C919在立项的时候就直截了当的表明了取代波音737的想法。

当前的中国其实比加拿大,巴西和日本还有另外一个隐患:毛衣战。美国对中兴和华为打击无所不用其极。中兴的保全和华为的逆袭看似千差万别,其实最根本的不同就在于:备胎。与华为相比,ARJ21和C919无论是体量和抗击打能力上都相差甚远。但是,ARJ21 和C919对于明日中国的意义绝对不在华为之下 。

为了中国制造的明天,我们需要给中国的大飞机找一件避弹衣。这种避弹衣存在吗?答案是肯定的。

草原和森林着火了,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因为远离城市后,取水非常困难。同时,草原和森林的地形和地势也非常复杂。另外,草原和山火的面积一般都比较大。所以,消防员有时会用火攻的办法。即:在山火蔓延的必经之路上,提前放火,把山火蔓延的燃料提前烧掉。这样,没有了燃料的山火就会容易控制了。

找中国大飞机的避弹衣也是这样一个逻辑。波音的半渡而击,美国的毛衣战都是在737上大做文章,那么造出一款高于737的飞机就成了火攻的方向。这样的火攻不仅能带动中国航空制造主动化解危机,同时,可以带领中国制造进入一个新的境界,颇有四两拨千斤和千里跃进大别山一体的意义,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一切设想和理论都离不开现实和历史。要做好“大飞机”这篇文章,就离不开对中国航空制造之路的回顾与反思。所以,下一贴就是:运十再回首。


最后于2019-06-29 14:59:34改,共1次;
2019-06-29 11:02:4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