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春秋经》与《左传》中的无名之辈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93 阅 2314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6-11 05:16:53
4406419 复 440471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38093`18916`707268`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十、阍 13

要说春秋时代由小人物担任,却能影响诸侯命运的职位,莫过于“阍”了。有三位无名的“阍”,都做出了轰动一时的大事。

第一位无名的“阍”是一位楚国大夫芋尹无宇的“阍”,这位无名的“阍”野心不小,当时楚灵王即位以后,建了章华之宫,招纳流亡贵族,充实这个宫的实力,结果他也逃了进去。无宇要去抓回此人,但章华之宫的管理者不给,告诉他说:“你敢到王宫里来抓人,罪过大了。”于是把无宇扣住,送到楚灵王那里裁断。这位“王”正要饮酒,无宇上前据理力争说:

天子经营天下,诸侯整治自己的封地,古之制也。在这个范围之内,哪一块不是主上的土地?靠这些土地生活的人,哪一个不是主上的臣民?所以《诗》里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有十日,人有十等。这就是属下侍奉长上,长上又得供奉神祗的道理。所以也就有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皁,皁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也就会马有圉,牛有牧,各负其责,各管一摊。可今天这些王宫的管理者竟说:“你为什么到王宫来抓人?”,我能到哪儿抓呢?周文王之法有这么一条,“如发现有人逃亡,就要全面搜索”,靠这么干,他才得了天下。我们的先君文王,也制定了“仆区之法”,里面说,“为盗贼藏匿赃物的,与盗同罪”,靠这么干,他才扩张到了汝水边上。要是照咱王宫管理者的做法,还怎么抓回那些逃亡的“臣”?要是逃走了就置之不理,那就不会有“陪”和“台”了。对您“王”的侍奉不也会受影响吗?过去武王曾公布纣的罪状昭告天下诸侯说:“纣是天下逃亡者的聚集之处,最后的巢穴。”,因此那些诸侯都愿意为武王卖命。现在“君王”您正开始要召集诸侯的时候却以纣为榜样,能这么干吗?可要是按两位文王的律法做,逃亡者就在那里!

结果“王”告诉无宇说:“带了你的人走吧,逃跑的人有宠,确实不合适。”,下令赦免了他。

这位无名的“阍”算是露了脸了。

下一位“阍”是邾国国君宫殿的“阍”,他可不是省油的灯,一天,邾庄公与他们大夫夷射姑饮酒,夷射姑出去小便,这位“阍”问他讨肉吃,他却抢过那“阍”的拐棍给了脑袋一棍。

没过几天,邾庄公在院子大门的门台上,面对院子站着,正看见那位无名的“阍”拿个瓶子往院中浇水,邾子看到了,非常生气,那位“阍”辩解说:“夷射姑在这儿尿了尿。”,邾子马上下令要把夷射姑抓起来。但没抓来,他更生气了,一不小心扑进火塘里,被烧着的火炭烫伤,全身溃烂,当天就去世了。

尽管那位庄公是因为自家偏激暴躁,又有洁癖,所以才遭到这样的灾难,但也是因为那位无名的“阍”睚眦必报,才惹出这么大的事变,看来小人是不能轻易得罪的。

再下一位“阍”就更厉害了。这人本是个越人贵族,在吴人进攻越国时被俘虏,才让他当了“阍”。当时吴国正和楚国在淮河与长江之间拉锯,而因为吴、越两国是世仇,越国就站到了楚国一头,在背后袭击吴国,吴、越两国发生了多次战斗。

这位被俘的“阍”被分派在一艘船上守卫,当时吴王-馀祭(吴馀祭,戴吴)去船上视察,被他抓住机会用刀刺死。

他这一刀,为吴王阖庐扫清了道路,最终吴国打进楚国,成就霸业,又被越国在背后再插一刀,亡国灭种,这位无名的“阍”可是一人扭转了三家诸侯的命运。

这些无名的“阍”,别看不起眼,可他们既然占据了关键位置,有些就能在关键时刻起到关键作用。


通宝推:楚庄王,南宫长万,
2019-06-11 05:16:5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