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茗谈174:从鞍钢宪法说开去 -- 本嘉明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3 阅 2433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4-12 07:39:27
4397481 复 4397393
海上金流彩云乱
海上金流彩云乱`86635`/bbsIMG/face/0000.gif`70`2386`2638`28702`正四品下:通议大夫|壮武将军`2012-05-19 14:25:38`
鞍钢宪法就是毛旗帜上的一颗闪亮之星 28

鞍钢宪法并非单纯的经济制度,而是一种新型的社会组织形式,是东方文明在工业革命时代的独创性贡献。

与传统的认知相反,毛主义的影响不仅局限于政治领域,在社会领域、乃至被认为是主席弱势的经济领域里大放光明。鞍钢宪法就是毛旗帜上的一颗闪亮之星。

来源:鞍钢宪法与后福特主义 - 崔之元

西方思想史的晚近研究成果告诉我们,福特主义之把“社会分工”还原为“技术分工”,从而排除“经济领域的民主”,是源远流长的。柏拉图在其《理想国》中,基本上已经提出了斯密的分工理论。他认为,每个人按其本性只做一件事,整个社会的生产将会增加(23)。他进一步指出,如果一个木工做了制鞋的活,危害还不算太大;但如果木工参与了城市(雅典)的护卫和管理(guardian),则天下就大乱了(24)。这充分显示出柏拉图的分工理论和他的反民主理论的内在关系(25)。从柏拉图到福特,其中经亚里士多德、阿奎那、斯密、马克思、列宁 、韦伯、杜克海姆,所有重要的西方思想家,均有把“技术分工”与“社会分工”一一对应的倾向。发人深省的是,马克思《资本论》中关于分工的论述,与斯密并无不同。恩格斯在《论权威》一文中甚至写到“进入工厂的人请放弃一切自由”。列宁欣赏福特更是尽人皆知。这一切,说明把“社会分工”还原为“技术分工”的倾向在西方是根深蒂固的。若究其本源,我们必须回到希腊思想家对“家庭”(household,oikos)和“政治”(politics,polis)所做的截然区分。由于西方把技术、经济当做“非政治”的“家庭管理”的一部分的深厚传统,“两参一改三结合”之类的“经济民主”思想很难被接受(26),因“经济民主”一词本身意味着“政治”进入经济领域。如果不是70年代开始的世界经济危机和国际竞争的加剧,迫使西方开始向“后 福特主义”走,他们还将长久地滞留在“福特主义”时代。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毛泽东对于“鞍钢宪法”在“远东”出现的强调,象征着中西文明交流碰撞史上的一个崭新阶段的开始。从此,在全球舞台上,人们再也不能象从柏拉图到福特的西方思想家那样,来设想经济与政治的关系了。这就是“毛泽东思想”之最精髓处之所在。无论“鞍钢宪法”在执行中出现过多少失误,其“经济民主”的精神实质仍是中国迎接21世纪的宝贵精神资源。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李根,楚庄王,
2019-04-12 07:39:2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