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说几句太平天国 -- 洒落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05 阅 1981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3-14 04:57:05
4394836 复 4394834
烤面包的胖大叔
烤面包的胖大叔`23502`/bbsIMG/face/0000.gif`70`2163`23710`179780`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08-03-30 08:36:50`
这个就没法讨论了 7

毕竟讨论的话,需要一个范畴或者说是前提。

儒家虽然讲“经世致用”,但是把“经世致用”等同于儒家,这个怎么说呢,再扩展一点,毛泽东思想都包括进去了,毕竟“实事求是”嘛。如果说儒家学说真的能成为主导的意识形态,当然可以儒化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这点我倒没什么意见,但首先他得是。

问题在于,儒家他还不是,所以说,这也讨论不下去了。

另外,提一点不同意见,

虽然在元明以后,儒家因为失去了值得学习的对手而被迫自闭变成了“儒教”

我个人的看法,第一,这里的元明,应该改成“宋明”。

第二、儒家并不是因为失去的值得学习的对手。这里的自闭,更大的原因是政治上的因素。按吉登斯的模型中,我个人理解晚明儒家理论已经出现了古典现代论的萌芽。不过,也是历史条件不允许,社会生产力生产关系没到这一步,也是没办法的事。

当内生的现代化思潮被扼杀之后,外部的现代化思潮一旦出现,就是摧枯拉朽。相应的儒家的真理的普遍有效性就受到质疑,合法性被动摇,进而逐渐走向解体。

站在研究的角度,抱着“理解之同情”,儒家冤不冤,有那么一点点,但是没办法,人类历史变革从来都是不讲理的。从前有多少荣耀,今天就要担负多大责任。

现在抱着儒家意义也不大,儒家的合法性,来源于传统,这既是它的资源,也是它的包袱,这个包袱太重了,它已经错失了轻装上阵的历史机遇,现在还是让让路吧,别搅合了。


2019-03-14 04:57:0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