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胡搅蛮缠,不值一驳 -- 红军迷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21 阅 2468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3-07 09:59:07
4394291 复 4394268
hullo
hullo`54993`/bbsIMG/face/0000.gif`70`5742`32209`250667`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10-04-06 22:00:59`
动态公平 4

人死如灯灭,死亡应该是人类最大的公平,遗憾的是,权力,财富并不会随着人的死亡而灰飞烟灭,而会被这些人的后代继承下去。例如朱元璋,原本只是一个穷和尚,到明朝灭亡时,其后代竟然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事实上,在大多时候,还真是有种的。

因此,权力,土地,房产等稀缺垄断性资源的遗传继承,近亲繁殖,才是人类社会最大的不公。

在历史上,中国解决这种不公,主要是通过一治一乱的王朝周期来实现的,是一种周期性循环;而西方和日本则主要是通过封建诸侯之间的战乱,从而减少继承者来实现的,是一种遏制性互动。

所以,生育公平就是维系人类社会公平的第一关键,否则,让上层的特权寄生,资产食利阶层,与下层吃福利,迷信宗教的群体,生出一大堆来,在武器这么先进的时代,人类真的没有希望了。

生育公平,也可以说是生育权分配,已经不仅仅事关公平了,而是关系到人类的未来,每每看到伊斯兰教国家,非洲国家的生育率,就有些不寒而栗。

阶级斗争,与一人一票,分别是共产主义运动,和民主运动追求平等的主要途径,但也只能在短期实现平等,或是实现形式上的平等。

毛主席在回答如何避免历史周期率的时候说,要通过民主来实现,毛说的这种民主,并不一人一票的选举 ,而是其早年一篇文章《民众的大联合》所言的,通过群众运动,让各行各业的民众自发地成立组织,实现自我管理。

毛的这种设想,真的是空想么?当然不是,其实现在的欧洲,特别瑞士等小国就与毛的设想有些类似。

令人遗憾的是,毛的这种设想,却并不适合中国,也超越了时代。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群众运动,不可能长期存在下去,当造反者成了统治者,岂能继续造反。

所以,无论是林,还是邓,都不肯继承毛的主张。

到底怎样才是 实现平等,实现公平的最优途径呢?其实马克思设想的科学共产主义已经告诉我们了,那就是物质极大丰富,科技高度发达。

因此,社会财富的积累,工业与科技的进步,就是实现平等,实现公平的最优路径。

工业化,科技化很难,这是大多数人都知道的,实际上社会财富的积累更难,却没有被很多人认识到。

工业化科技化的实现,主要是供给侧,社会财富的积累,主要是需求侧,二者的良性循环,才能实现社会的良性发展,相对而言,需求侧比供给侧更为艰难,需求侧与大多数人密切相连,与分配体制密切相连。

生产,或供给,在科学技术发达的今天,需要的人数越来少,需要的土地也越来越少,企业自我管理,自我调节的能力也越来越强,很多大企业比某些国家的规模都大。

经济,乃至社会的真正难题在需求侧,在于消费。一个人可以不从事任何生产,却绝不可能离开消费,因此消费与每个人都相关。一个汽车工厂,可以源源不断生产汽车,但汽车的消费却需要更多道路,加油站,停车场。相当于高度组织化的生产企业,消费还是以个人,家庭等为主体,极为的松散。

所以,经济学可以分为两大流派,一是强调供给的西方经济学,二是强调消费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强调供给的西方经济学,之所以成为显学,主要是西方处于先发地位,可以向全球供给。而后发国家,因为商品没有竞争力,只能尽可能地扩展内部需求,与供给形成循环。

例如建国后引进了一批苏联项目,生产的大型机械却卖不出去,一家一户的小农生产,根本用不着,成立人民公社后才能销售出去。过于偏重军事工业,和重工业也是如此,其消费主体都不是个人,与家庭,而是军队,工厂,政府等组织。

在资源稀缺,随时准备打仗的情况下,是发展个人家庭需要的轻工业,还是发展重工业,是无需回答的问题,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民国时期的所谓黄金十年。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发生了严重的危机,苏联借着这个机会迅速强大,民国却只是在轻工业有些起色,关系国家命运的重工业几乎毫无进展。

清朝也是如此,北洋海军买军舰,买炮弹没钱,给慈禧修园子,过大寿却有钱,这主要不是供给的问题,而是需求的问题。

后发国家,商品难以打开外部市场,大多情况下,只能先在自己 国家的内部销售,如果国内的人都不买,那么根本就没有机会成长起来。

运十大飞机,国内乘用车就是典型,有权有钱的人不愿意坐国产的,才是这两大工业落后的第一大原因,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日韩两个国家,难道他们的汽车一开始就能与美欧媲美么。

决定需求侧,决定消费的因素很多,远比供给侧复杂的多,但分配制度却是最根本的决定因素。

婚姻,生育,教育,最低生活保障,土地,房产,就业,收入等等因素都可归于分配。

如果没有一夫一妻制,更多人会娶不到老婆,如果不实行计划生育,官老爷们生上十个八个,想要当个公务员,就更加艰难,进城打工也轮不到农民。

中国经济成就远胜于印度,供给侧的工业体系和经济主体,固然是原因之一,需求侧的人均寿命,受教育程度,男女平等,才是更为重要的。

市场的归市场,计划的归计划,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分配体制,从分配体制来看,西方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才是真正的中央集权,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普遍高于百分之30,甚至超过百分之50。另外,宗教也在分配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中国并不是个宗教社会,因此,除了企业的市场化分配,其他分配几乎完全由政府承担,相对于发达国家,财政占比还是太低了,这主要是没有全面征收财产税的缘故。

不征收财产税,却通过卖地来获得收入,是一种劫贫济富的作为,但是,如果全面征收财产税,这些富有阶层必然会要求相应的权利,而实现权利的途径只能是选举。

相对于财物分配,机会的分配更为重要,机会代表的希望,没了机会也就没了希望,最为重要的就是生育,和教育。

教育是突破阶层最主要的途径,但是,如果既得利益集团的生育不断膨胀下去,教育也难以突破,有钱有权的阶层要拿个学历太容易了。

因此,需求侧的生育,教育,动态城乡化,就是计划性分配最重要的因素,供给侧的工业,科技,多元产业链,则是市场性配置最重要的因素。


2019-03-07 09:59:0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