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胡搅蛮缠,不值一驳 -- 红军迷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7 阅 2391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3-04 22:40:29
4394022 复 4393939
hullo
hullo`54993`/bbsIMG/face/0000.gif`70`5734`32199`250582`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10-04-06 22:00:59`
关于官僚体制的一些看法 31

1;俺十分反感贤能政治,官办经济等鼓吹中国官僚的论述。中性——才应该是衡量官僚的第一标准,也就是尽可能地与各种既得利益集团切割,形成普遍联系,又相对独立的群体。

2;西方的官僚体制,主要是权力制衡的产物,因此,其相对中性的特征,主要是被动制衡,相互博弈的结果,而且宗教也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宗教社会,人与人也许很难彼此信任,但通过一个神灵,就容易建立相对信任的关系。

3;中国现行的官僚体制,主要源自延安时期任弼时主导的等级制度,这是照搬苏联的做法。毛对这种等级制度并不是很满意,但大多数人都对按资历,按功劳论资排辈的等级制,还是很满意的。其间最著名的就是王实味事件,他就嘲讽了这种等级配给制度。

4;建国后,又更加完善了延安时期的等级制度,并进一步扩展到全国各个行业。但是却产生了三大派别,一是民主派,二是白区党,三是红区党。这种强调资历,功劳,成分的制度设计,对于民主派是不利的,白区党也不是很满意,红区党则是最大的获益者,但这些主要来自军队,来自农村的人,却又是对城市工作,对生产管理最不懂的一批人。

5;毛第二次访苏后,就萌生了全力发展经济,与苏联以较长短的想法。毕竟朝鲜战争结束了,中国进入了相对和平的环境,因为赫鲁晓夫的位置并不稳固,为了获得中国的支持,向中国援助了大量项目,作为一个最高领导人,都会有大干特干的想法。

路线确定了,干部就成了决定因素,但是民主派,白区党,红区党的矛盾却逐渐暴露了出来,本来毛是想利用民主派来监督中共官员,却没想到引起了民主派的爆发,甚至扬言要取代中共的统治。

民主派的观点主要有两点,一是其经济地位,政治地位,比起民国时期都低,当然不满意。二是认为中共只懂打天下,不懂治天下,应该让更懂城市管理,更懂生产的他们治理国家。

再加上东欧也爆发了类似对共产党不满的运动,党内对毛的主张也十分不满意,因此,毛迅速改变了方向,主张反右。

反右本没有错,错误主要在于扩大化,对于民主派,应该既要使用,也要改造,而不应该完全打倒。遗憾的是,反右不但扩大了,还比走向了极端,很多白区党也被波及,党内逐渐形成了一种声音。

在这方面,毛犯了很大的经验主义错误,道理很简单,文革时期毛主张的老中青结合,左中右结合,本就与民主派,白区党,红区党并存的结构高度相似,前后政策的不一致,甚至完全相反,说明毛对于之前的政策已经做了自我否定。

在战争年代,领导班子的高度统一,是十分必要的,但在建设时期,还照搬这种做法,则很容易走向极端。

6;社会主义改造,人民公社,和大跃进这三面红旗,前两者没有问题,但大跃进就是个错误,道理很简单,随着战争的结束,全国各地无论是干部,还是群众,都积极性爆棚,作为最高领导人对此应该有清醒的认识,绝不能火上浇油。

遗憾的是,毛不但确立了大跃进的政策,还在周总理反冒进的时候,主张士可鼓,不可泄,还是照搬战争时期的做法,犯了经验主义错误。

反右的扩大化,造成了最不懂城市管理,最不懂生产的红区党掌握了高度统一的话语权,大跃进,以及反反冒进,则完全是火上浇油,尽管毛也认识到了这些问题,却在原本降温会的庐山会议上,将火烧向了彭德怀,没有批左,反而继续反右。

毛批彭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绝不允许军权旁落,二是绝不允许苏联对中国的干预。而彭搞军队反教条,换掉了很多人,与苏联官员接触却不及时汇报,都犯了大忌,所谓军人干政,彭的上书,原本不算大问题,却导致了矛盾的爆发。

随着中苏关系的决裂,苏联援助的断绝,中国陷入了巨大的经济危机之中。尽管中苏决裂是一定的,但毛的很多作为,也是中苏过早决裂的原因。一方面导致了中苏关系的过早决裂,集中决裂,另一方面又对中苏决裂准备不足,毛在对苏关系上,犯了两样错误,其中准备不足更为重要。

7;所谓人无完人,即使俺称毛为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的第一人,还是要承认他反了很多错误。

在七千人大会上,毛也亲自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退居二线,但问题却永远也不会断绝,主要有三大问题,一是派系势力,地方势力的兴起,正如毛所说的,他只能管北京很小的一块地方,而很多部门,很多地方,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二是建国后人口大膨胀,远远超过了城市和工业的容纳限度,而论资排辈的官僚等级制度,不可能公平地适用于第二代,必然造成城乡,工农,干群等关系的固化僵化,并导致矛盾的激发爆发。三是面对美苏两大霸权的封锁,新中国在国际上没有合法的地位。

可以说,当时的中国面临的已经不是正确与错误的问题,而是生存与毁灭的问题。

皇帝没有了,土皇帝却出来一大堆,这是辛亥革命后的典型写照,派系势力,与地方势力是人类政治的永恒话题,永远也不会过时,这两种势力一旦实现了遗传继承,近亲繁殖,就会产生各种独立王国,让国家陷入分裂甚至战乱,苏联的解体就是典型。

毛退居二线后,其他人并没有毛的威望资历,只能形成各自的势力和圈子,这种情况是必然的,并不能过多地指责这些人。只要军队还在毛的手中,毛的地位就不会真正受到挑战,毛面临的最大威胁,主要不在内部,而在苏联。

强势而独立的毛,肯定不符合苏联的利益,他们的领导人曾当面对贺龙说,我们搞掉了赫鲁晓夫,你们也应该将毛搞掉。因此,向苏联妥协,不但挑战了毛的权威,也会动摇中国的独立自主的根本。

刘的三自一包,三和一少政策,既是向内妥协,又是向苏联妥协。一家一户的生产方式,是自主工业化的大敌,一方面导致工业生产没有了买方,另一方面也瓦解了原有的小企业,小作坊的工业积累。而在美苏对中国封锁打压,中国没有合法国际地位的情况下,要搞和平路线,减少对外援助,是典型的投降主义。

现在很多人将改开后的政策,与刘的政策相接,来论证刘邓的正确,完全脱离了当时的国内国际环境,跟何不食肉糜类似。

8;文革其实是另一次长征,长征开始的时候,仅第一方面军就有八万多人,而最后到达陕北的只有几千人,那么,能说长征失败了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红军在陕北找到了根据地,在日军的敌后获得了根据地,就如中国重返联合国,在各种国际组织获得合法席位,而与西方的缓和,融入西方主导的世界市场,就如接触到了更多民众,从龙困浅滩,实现了龙潜入海。

9;毛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我们的目标,是想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

但这种目标的实现却太难了,文革时期的老中青结合,左中右结合,就是毛的实践,也是毛勉力维持的结果,毛对邓的要求就是继承这两种三结合,却遭到了邓的拒绝。邓很清楚,他不愿意,也不能够维持这两种三结合。

军队必须是一体的,而中国的政治体制又是与军队密切相连,左中右的政治结构中,却只有右边与军队最为密切,【右边比右派的称谓更贴切】。因此,毛去世后,控制军队的右边,就与中间抓捕了左边,然后,又排挤到了中间势力。

枪杆子里出政权,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一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左中右的政治局面,要么是政治强人勉力维持的结果,如文革时期;要么是只能大部分存在于体制外,如现在;要么是西方那种民主选举,权力制衡,轮流执政。

体制内一种声音,尽可能地中性,体制外则左中右各种声音都有,就是中国当前政治局面的最大特色,也是最适合当前情况的做法。而当前中国政治的最大问题,则是掌握权力的官僚与各种利益集团之间,难以切断联系,甚至形成了一人当官,全家经商的官商一体化,和近亲繁殖,官官相护的派系化地方化。

官僚体制,是政治体制的关键所在,而中性则是衡量官僚体制的第一大标准,也就是与各种既得利益集团的关系,主要有三条路径,一是公有化,特别稀缺垄断性资源的公有制,二是科技化,程序化,尽可能地减少人在权力中的作用,三是制衡化,公开化,也就是所谓将权力关进笼子,置于阳光之下。

三种路径各有所长,兼容并蓄才是最正确的做法,陷入意识形态之争,将公有制的切割,与私有制的制衡完全对立,则是陷入了极端。

派系,地方,阶级,其实都是既得利益集团划分方法,派系势力基于属人原则,地方势力基于属地原则,阶级则主要是基于身份和劳动属性,静态的阶级论走向极端就会陷入印度那类种姓制度,而动态的阶级论走向极端就如陷入翻烙饼,需要不断地翻下去,这也是毛所说的,阶级斗争要常抓不懈,文革需要每隔十年八年就要来一次的根源。

10;中国能够走到现在,毫无疑问是人类历史的奇迹,这种奇迹将随着日韩的没落,而更加显著,毛作为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的第一人,其扭转乾坤,改天换地的功绩将会被更多的人所认识。

摸着石头过河,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总设计师,连基本的逻辑都说不通,与现在建边境墙的自由主义旗帜其实是一回事。

但对毛的认识,绝不能局限在两种革命,革命毕竟是人类历史的非常态,只有民众解放和民族独立,才是人类的主流。

有河友不同意革自己命的观点,其实是不了解继续革命的主张,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主要针对的对象就是官僚,所谓走资派主要不是走资本主义路线,而是企图将权力派系化,局部化,遗传继承,近亲繁殖的当权派 ,是没有资本的资产阶级。革自己的命,也主要不是洁身自好,独善其身个人行为,而是向自己所在的群体下手的群体行为。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王城爱晚,须弥一芥,夏至欧锦,deaf,笑不拾,侧翼,
2019-03-04 22:40:2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