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纪念我的父亲】上篇 -- 方平

2019-01-13 13:07:32方平
谢谢提醒

密期确实还有几年。也做了技术性处理,外人是看不出“苦主”名姓的。

当然,当年的当事人也是七八十岁的人了。再大的执念,也该被时间冲刷得差不多了罢。

当然,从我母亲昨日的信息,有的人有些事,时至今日,她也是很难说一风吹过的,毕竟从感情上:

“老头走时,來悼念的人,我心有帐…XXX付校长來了。他感谢当年基建有点经济问题受查,老头担了。我们本楼熟悉的几位包括XXX,XXX,XXX來了。对前來悼念的人,日后我会替老头还情。该來没來的,我也知人心。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老头太清廉,得罪人了。那个曾受老头信任的XXX,在XX因私心不满足,老头骂了他,他把老头告的好苦啊。多年来,路上碰着,我从不理他。官场上贪官得意一时,清官更难当啊。”

通宝推:心有戚戚,johny,nettman,
帖:4387912 复 438786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