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张扣扣 -- 胡里糊涂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15 阅 2208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1-12 06:43:23
4387701 复 4387667
敬畏生命3敬畏生命3`110243`/bbsIMG/face/0000.gif`70`438`772`7407`正八品上:给事郎|宣节校尉`2018-11-02 13:19:45`
前文文化是笔误。 2

虽然您言语非常含糊,但我相信您是读懂了我上文的意思。

如果您认为八十年代“伤痕文学“所描述的毛时代诸多场景是种写实风格,我们可继续探讨。

试举一二吧。

比如您所例举的“子女举报父母“,在“伤痕文学”的语境里是为控诉毛时代违反天理常伦的政治疯狂,以至于这种人性磨灭不念亲恩的人间悲剧。

您的原文是“悖逆人伦人间惨剧“,可事实真相会是如此吗?

作为70年代生人的我们在经历过为人儿女再到为人父母的这段人生体验后,再来处身置地的回首当年的政治风暴中,对此“子女举报父母“社会现象,我们绝对会有完全不一样的人生感悟:

(先不探讨改朝换代之际的出身论的政治正确)作为出身黑五类随时面临群众运动批倒批臭的父母辈如何较劲脑汁为自己子女谋个好的前程起点?我想自构污点以让儿女借举报之功划清界线重新规划人生之路,应该是多数为人父母最朴素的念犊之情,一切历史皆当代史,所谓阶级斗争的“政治疯狂“于社会各阶层之间,无不是切身利益的牵动。

可怜天下父母心,但“子女举报父母“是和改开后千千万万的父母为后辈能有个好的学历文凭而不惜抱病残躯,餐风露宿的感人故事一样,两者无不体现的是人性的光辉,不同的是前后两个时代所牺牲的阶层主体早已物是人非(此为我所认为您文中对比不妥的主要原因)。

这才是我们在经历后三十年的社会现实后对改开初期精英文化阶层所构建的“伤痕文学“不屑一顾,闻之耻笑的原因。


最后于2019-01-12 07:49:00改,共8次;
2019-01-12 06:43:2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