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从清顺主力会战看顺军战斗力真的“不堪一击“? -- flyingcatgm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5 阅 478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1-11 09:48:54
4387581 复 4387440
迷途笨狼
迷途笨狼`29102`http://img.photo.163.com/astxnP48TWDCauNJclkS7w==/162974011519166059.jpg`70`50492`23682`391378`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8-10-30 18:54:25`
军纪和战斗力都好人又多怎么一年多就完蛋了呢?

军纪和战斗力都好人又多怎么一年多就完蛋了呢?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流寇从占领北京到败亡不过一年多点,所谓彪悍的战斗力怎么没了呢?记述流寇暴行的多了,死不认账就能洗白了?《明季北略》部分——

“贼初入城,先拏娼妓小唱,渐次良家女,子弟脸稍白者,辄为拏去,或哀求还家,贼仍随之,妇女淫污,死者无算。

  贼兵初入人家,日借锅爨。少焉,曰借床眠。顷之,曰借汝妻女姊妹作伴。藏匿者,押男子遍搜,不得不止。爱则搂置马上。有一贼挟三四人者,又有身搂一人,而余马挟带二三人者。不从则死,从而不当意者亦死,一人而不堪众嬲者亦死。安福胡同,一夜妇女死者,三百七十余人。降官妻妾,俱不能免。悉怨悔欲逃,难脱走,惟殉难诸臣家眷,贼兵绝不敢犯。

  北路凡受伪府县官,遇贼兵过,先搜民间妇女供应,稍或不足,兵即以刀背乱下,伪官苦不可言。美者携去,恶者弃下。仍命本官云,留待后来者用。妇女供役之苦如此。偷生者少,虽死节者,亦不得清洁耳。

  燕都日纪云:贼将各踞巨室,籍没子女为乐,而兵士充塞巷陌,以搜马搜铜为名,沿门淫掠,稍违者,兵加其颈,门卫甚严,即欲脱免,不可得也。不顾青天白日,恣行淫戏。

  大事记云:至有八贼轮奸一幼女,立刻而毙。又有一士子女。被奸,告之贼官,贼官先唤女,嘱曰:汝若认奸,便斩汝头。及审,女不敢认,遂坐诬杀士子,而贼党益无忌矣。

  新世宏勋云:贼兵每得一妇女,即舁拥城上,挨次行奸,循环不已,妇人即时殒命。或遇贼将过,恐被责,竟向城外抛下。”

“贼阵发矢数三巡后,剑光闪烁,是时风势大作,一阵黄埃自近而远,始知贼兵之败北也。一食之顷,战场空虚,积尸相枕,弥漫大野”这是亲眼看见,只剩下六十骑是“因闻”,原文很清楚,看仔细了

九王请世子,世子即就入,见坐未定九王便起上马曰:“世子亦当随往战所。”世子不得已,勉随行躬擐甲胄立于矢石之所。禁军披甲者只四五人,其余陪从之人皆战服而已。炮声如雷,矢集如雨。清兵三吹角三呐喊,一时冲突。贼阵发矢数三巡后,剑光闪烁,是时风势大作,一阵黄埃自近而远,始知贼兵之败北也。一食之顷,战场空虚,积尸相枕,弥漫大野,骑贼之奔北者追逐二十里至城东海口尽为斩杀之,投水溺死者亦不知其几矣。初更九王还阵于关门五里许,战场近处,世子随还阵外止宿。

因闻山海之流贼骑兵十万步兵二十万出去而战败后只余六十余骑走还皇城宫阙宫廨烧毁尽掠,取帑藏金帛及宫女载诸橐驰骡马,弃城难走才已数日云。

“要没有当时清方参战蒙古部族“步战破贼军营”的满清官方表彰记录,我还真能信啊”

野战不崩溃轮得到清军“步战破贼军营”吗?

“同样的朝鲜在场目击者李粹“以臣所见,胡兵似倍于流贼。”(见《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上编,卷五八)”

把该部分全文转来就是,“似”什么意思?另外“倍于流贼”的也可以是战斗力嘛

转点出处明确的文字——

李自成不愿因三桂的逼近而打乱他即位的计划,命刘宗敏、李过、李岩等出城拒战,唐通为先锋,合各军连营十八座,阻止吴军入城。三桂挥兵进击,后有清军陆续赶到,兵锋甚锐。两军接战,农民军又遭失败,连失八座营寨,据称:伤亡二万人,唐通被刺落马,刘宗敏等败退入城。《平寇志》,卷11,245页。”

“二十九日,这是农民军在北京的最后一天,也是农民军入城的第四十天。清、吴军的先头部队已经进入北京郊外,李自成毫不理会,毅然即位,在武英殿举行即位典礼,追尊七代祖妣为帝后,由天佑阁大学士牛金星代行祭天礼。时间紧迫,即位仪式草草结束,立即着手撤退。令全军整束行装,收拾宫中尚未运完的宝物,随军带走。午后,用马骡驮薪木运至内殿,用车辆把大量硝磺、桐油等易燃物散放在薪木之上。接着,发出通告,令百姓出城。霎时,城内到处人喊马叫,一片混乱。约到夜里十时左右,自成下令放火、发炮。硝磺、桐油一见火,腾地一声,转眼之间,星星之火已变成烈焰,被引着的薪木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炮弹击中宫殿,倒塌声震天动地。宫城九门雉楼及大部分宫殿笼罩在火海之中。城外草场也被点燃,火光熊熊,与宫中大火相映,火光烛天,照耀得如同白昼。……《平寇志》,卷11,248页;《国榷》,卷101,6079页。”

“农民军刚出齐化门,忽见烟尘滚滚,眼睛被迷得难以睁开;马蹄相撞,坐骑不稳,又听得不远处喊杀声,人马受惊,队伍一阵大乱。原来,三桂见城中火起,侦察到农民军将要向西撤退,便在西山设疑兵,搜求数千个酒罂,里面装入石灰,乘夜埋在齐化门外的大道上,每隔数尺埋两个酒罂,上面覆盖浮土。李自成毫无察觉,当大批骑兵路经此处,马蹄踩中酒罂,陷了进去,惊得马匹乱踢,后边的马也跟着乱踢起来,一下子踢得石灰飞扬,人马被石灰呛得睁不开眼,埋伏在西山的吴军只虚声呐喊,结果把农民军队伍搞得大乱,互相挤压、撞击,在慌乱中争先逃命……《国榷》,卷101,6081页;《平寇志》,卷11,249页。”

“农民军出京时,用骡马载驮大量物资,行军速度缓慢,才出城三十里,他们的殿后部队就被三桂追上。农民军回避交战,丢弃金银财物和无数妇女,都被三桂夺走。农民军丢弃的仅是很小一部分,携带过多的财宝已成为他们的巨大负担,每天行军不过数十里,三桂从后边穷追不舍。农民军不得不继续抛弃大量金银财物和辎重物资,减轻负担,轻装快速撤退。从卢沟河至固安百里,所弃“衣甲盈路”,都被吴军收去。《国榷》,卷101,6081页;《平寇志》,卷11,249页。

  李自成率部离京经畿南地区,计划走陕西,奔向西安。但他处境日益艰难:后边有三桂与清兵的追击;前边有已降农民军的原明朝官员与地方的地主武装纷纷倒戈,拦截农民军撤退。农民军被迫前防后堵,两面作战,伤亡、溃散、逃跑,使农民军大量减员,实力不断遭到消耗。

  五月一日上午,李自成及其将士才到达北京南120余里的涿州(涿县)。在这里,原明官员冯铨等人纠集地主武装,占据涿州,阻击农民军。自成大怒,挥军攻城,激战达半日,城未攻下,农民军却是“尸横遍野”。《明清史料》丙编第5本,406页。自成无奈,被迫弃而不攻,继续向南撤去。这一战误了时间,使清军、吴军迅速赶了上来。

  二日,农民军退至保定。由于仓皇撤离北京,连日行军,屡遭袭击,广大战士已是口干舌燥,饥肠辘辘,人马皆疲。进保定府时,虽说钲鼓喧天,但部伍不整,骑兵无行列,漫无秩序。农民军没有饭吃,就用宝物向当地百姓换些食物充饥。《保定府志》,卷17。

  三桂兵已追到,农民军奋起迎战。已受到饥馁折磨和过度疲惫的农民军经受不住清、吴军的凶猛攻击,又失败了。农民军不能立足,迅速撤离保定。为了赢得撤退时间,延缓清、吴军的追击,农民军把从皇宫内带走的锦、绮等御用织物都缠挂在树上,把重新烧制成的金、银块抛置在路旁,目的是诱使追兵争抢财物,可以稍缓追击,而农民军加快行军速度,日夜兼行三百里,把追兵抛在后头。《保定府志》,卷17,“忠烈”。

  三桂与清将领自然懂得农民军的意图。对于一向以掠夺财物为目的的清军来说,财宝不能不要,却不容许因取财物而误了时间。他们很快又从后面追了上来。

  三日这天,清、吴军追至定州(河北定县)北十里清水铺,已远远望见农民军正在向前赶路。与此同时,负责断后的李自成部将谷大成也发现后面尘土飞扬,渐渐地显露出骑兵飞奔的踪影,知道追兵已到,便勒转马头,传令部众停止前进,排成阵式,等待与追兵交战。不一会儿,三桂兵赶到,立即发起攻击。农民军已连日奔波,归心似箭,无意恋战。两军刚开始接战,农民军后阵先乱,谷大成厉声呵斥,对临阵逃缩者即以军法处置,挥刀连斩数人,仍然没有制止住部众的骚动。三桂看出对方破绽,驱兵大进,农民军阵势顿时大乱。在混战中,谷大成不幸阵亡。部众见主帅被杀,掉头奔溃,自相蹂践。吴军趁势猛攻,农民军死伤累累。李自成部将左光先率部来救,后继的清兵一涌上阵,举长刀,砍断他的马足,马当即扑倒,左光先从马上跌下来,腿跌断。护卫给他换了一匹坐骑,扶他上马,他痛得连马也不能骑。兵士们就把他扛起来,慌忙退出战场,逃走了。余众都往西北方向逃去。此战,农民军死亡数千余人,追兵夺回被带走的妇女2 000余人,还有金、银砖720块,以及骡马、器械不计其数,都成了吴军的战利品。清兵又追杀十四五里,然后收兵返回定州屯驻。但见:

  骷髅尽是良民骨,

  日幕沙场化作灰。详见《国榷》,卷101,6083页;《平寇志》,卷11,250页;《李闯小史》,154~155页。

  定州的地主武装擒斩大顺政权的州牧董复《平寇志》写作“董复”,《国榷》写作“董牧”,《李闯小史》写作“董一阳”。,把头颅献给三桂。三桂为他的父亲设灵位,特割下谷大成首级,放在吴襄灵前祭祀,“泣血尽哀”。《平寇志》,卷11,《李闯小史》等皆书“谷大成”,《明史·李自成传》,《吴逆始末记》则书“谷可成”,《国榷》,卷101,书为“谷英”。所获辎重财物都赏赐给他的将士。三桂召集溃散的农民军,两三日之内,集万余人,收为自己的部下。关于定州之战,各书均见载,且明确记为定州北。惟不见载于《清世祖实录》,仅载庆都之战,而各书除《庭闻录》却无此战之记。连清人修《明史》也记为定州,而不记庆都。考定州与庆都相距甚近,战役发生在定州北,似《清世祖实录》误记为庆都。所记战役日期为五月八日,亦与诸书记五月三日不合。可能把此后发生的真定之役日期误为定州之役。”

2019-01-10 11:12:27

4387440 复 4387430

flyingcatgm ★

喔唷,军盲到你这号不要face的还真是少见哟 3 新

还“赞美流寇军纪的多还是痛斥得多”?你家顺治实录在收入范文程奏折时现巴巴把“顺民心,招百姓,我不如贼”这句话删去是干嘛啊,是为了赞美“流贼”军纪吗?按照你的逻辑,在台湾蒋匪的高压统治之下,诬蔑解放军军纪的资料那是如山如海啊,我若拿个柏杨的回忆录证明解放军其实是王者之师,你个军盲一定要大骂“看看我台府治下那么多揭露共匪军纪的资料,你拿那么一个区区柏杨的回忆录算个什么”是吧?说你是不是二啊?

被揭穿你口口声声吹捧太君的本质你就只会撒泼打滚是吧?

讨论李自成的军纪时,我说清方自己都承认“顺民心,招百姓,我不如贼”,你嚷“那还有战必胜攻必取贼不如我呢,你flyingcatgm为什么不说这个”?

你这逻辑就如同讨论八路军军纪时,我说鬼子都承认“八路军军纪良好”,你嚷“那鬼子还说八路军没鬼子战斗力强,你flyingcatgm为什么不说这个”?我说你迷途笨狼这种逻辑就是地道的愚蠢,无知,一心吹捧你家太君,我委屈你啦?

啧啧,我揭露你吹捧太君的本质,你打什么滚,还“引号用错”,你真懂引号怎么用吗?

你军盲到连朝鲜世子“三十万流贼只余六十骑”这种瞎吹牛都能引用,还“一食之顷”敌人就败了,呵呵,要没有当时清方参战蒙古部族“步战破贼军营”的满清官方表彰记录,我还真能信啊,蒙古族小短腿跑得可真快啊。要没有同样当事人余一元“凡所杀数万人。。。。。。所杀间多胁从以及近乡驱迫供刍粮之民”的记载,我也真信你那“只余六十骑”的吹牛逼啊。至于同样的朝鲜在场目击者李粹“以臣所见,胡兵似倍于流贼。”(见《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上编,卷五八)的记录,你这口口声声“流贼绝对优势兵力”的二货更是装看不见是吧?

还拿清史稿这种水平低劣之作来给吴三桂吹牛,吴三桂“从阿济格”击李自成是北路进攻延安,西安的事,干“庆都”屁事,还“克延安,。。。攻西安时李自成以数十万人迎战?吴三桂斩数万级”?你家清修明史记载潼关之战就能把马世耀七千人马吹成六十万大军,到了民国时的清史稿能吹出延安,西安一带有李自成数十万大军也是小case啦。,这种扯淡就连半军盲,半史盲都不能信,你却当个宝拿出来现眼,是真要证明你那纯军盲,史盲的本色是吧?

还“清修明史说过李自成若干好话,所以对李自成军纪的描写就肯定没问题”,哎哟哟,张三给你迷途笨狼写个传记,说你小时也作过好事,说你身体素质不错,说你上学时成绩也可以,可惜就是奸淫妇女变态杀人。李四说“看哪,张三也说过你迷途笨狼好话,所以张三说你迷途笨狼奸淫妇女变态杀人肯定是客观公正我们要无比相信”。你一定要觉得李四真聪明,说的真对是吧?接着现你的眼哪。


  • 本帖 1 回复
2019-01-11 09:48:5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