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纪念我的父亲】上篇 -- 方平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60 阅 1725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1-10 22:16:18
4387506 复 4387482
方平方平`43312`/bbsIMG/face/0000.gif`70`505`3986`30276`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9-28 01:29:28`
主席造就了一种空前的官场文化:官怕百姓 134

当然,【官】这个字,当年是绝对政治不正确的,这里姑且用之。

这种官场文化,确切的说有两层含义:

1、官府怕百姓;

2、官员怕百姓;

既然空前,也许极大概率也就绝后了。

用一件具体的真事来讲,即使是主席过世多年后的事了。

此帖中所讲的副省级实权单位,虽未明说,其实大家都明白是哪一家。不妨用谷歌地图看一下此单位(老区)所在的位置,离地铁线距离以米计,地价可想而知。

其实文革前,该单位所占的地皮,比现在大十倍不止(包括几个湖,都知道湖北是千湖之省),而这些湖泊,近20年都被填平卖了地皮做房地产,可谓寸土寸金。却与该单位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都归了与该单位一墙之隔的某城中村。

这其中的缘由,就是这里讲的第一层:官府怕百姓。文革期间,该渔村给自己起了个符合时代潮流的新名字“井冈山村”,接着批斗该单位头头(很多是跟过主席的老红军,跟过李先念的鄂东游击队、新四军五师的干部)的名头,强占了该单位绝大部分湖区。

如果说文革期间,渔民们造反有主席护着,被他们批斗的干部们老老实实的割地让湖,不算稀奇。那么,改开了,主席归天了,总该回归“正常”了吧,官府总该不怕屁民了吧?于是,80年代前期,头头脑脑们理直气壮的找渔民邻居们,提出正当要求:收复失土。

一边是副省级的实权单位,一边是渔村,PK的结果又如何呢?渔民们一句话怼回来:“你们又不生产、不打渔,凭什么占那么多湖?”

是理直气壮还是强词夺理?这本就是个屁股决定脑袋的问题。

反正在当时,占据湖面主要就是为了生产、为了打渔的80年代,那边的渔民们和这边的头头们,还是默认前者的,屁股还基本是在一起的。

当然,当时该单位的的头头省厅老厅长,张国武,有兴趣的可以搜一下,是文革期间最著名的包围主席所在地梅园的七二〇事件中,那支部队建制时名义上的最高领导,在主席身边受过多年的教育,所以能跟一帮“臭打渔的”屁股相近,道理相合。这就是第二层含义:“官员怕百姓”的根本原因----屁股决定道理。

所以,该单位当时认怂,从此再不存收复失土的妄念。甚至到后来90年代末期,由于地皮不够,家父负责单位新区建设,用当时还非常紧张的基建资金买回原本属于自己单位的一小部分(几十亩)“失地”时,也只能低声下气去求“渔民老板”(当时由于卖地已经很阔了),能看在多年邻居的情分上,多少打个友情折,而压根就没想过其实还可以“仗势论理”甚至“仗势欺人”的。

主席虽然走了那么多年,“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硬道理,却在一帮几乎不读书的渔民们头脑里扎下了根,尤其是在维护自己权益的时候。我想,这才是后来全国各地维权运动此兴彼起的思想种子,而不是所谓公知大V们所归功的“私权利、物产权”等舶来品。

官场真正的腐败、变质,干部与群众利益从分离、脱离到基本对立,干群关系从“官怕百姓”的革命反常,回归到“百姓怕官”的历史正常,我个人的感受,92年邓公南巡是最根本的转折点。而这个转折点,恰恰就发生在武昌,92南巡的第一站在武昌车站,那句谁不改革谁下台的话,就是让湖北省委书记带给哈哈的

点看全图

(左起:武汉市委书记、湖北省委书记、省厅长、市局长...)

从此,历史的长卷,真的是翻去了之前那短暂而反常的一页。

主席在武汉游完长江,用一张大字报发动文革的时候,大概能预见自己一手发动的文革,在自己归天后,大概率会人亡政息。但是,明知不可为而强为之,老人家之所以还能那么洒脱的引“坑灰未烬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大概也有这个自信:自己播下的“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思维种子,必然会刻入中国亿万不读书的刘项们的精神DNA。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混沌之源,阴霾信仰,梓童,东海后学,楚庄王,朴石,笑不拾,红军迷,PCB,jhjdylj,逍遥清风,独立寒秋HK,南宫长万,老老狐狸,桥上,
最后于2019-01-14 12:27:16改,共13次;
2019-01-10 22:16:1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