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煮酒论雄44:扒马褂(一) -- 本嘉明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0 阅 155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1-10 11:36:34
主题:4387443
本嘉明
本嘉明`27365`/bbsIMG/face/0002.gif`70`9823`112366`839299`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08-08-31 12:49:54`
煮酒论雄44:扒马褂(一) 17

掌声中,郭德纲捧着个大号雀巢咖啡玻璃罐改的茶杯上场。

郭:“老少爷儿们,话说今儿一早,天清气朗,万里无云,我正在我的庄园里遛弯消食儿呢,猛可四围妖风起,一头铁鸟从天降。铁鸟里出来位佳公子,玉树临风杨柳腰,轻移莲步进了院,身后还有六保镖……”

众人面面相觑,猛然想起什么,哄堂大笑。

“笑什么笑什么,我抖包袱了吗就笑,笑点这么低啊?我要说的是,今天你们谦哥感冒,我们有请谦哥的备胎,上场!”

一阵《扬基-杜德尔》的音乐声中,奥巴马穿一马褂长衫,前胸后背大大绣着一个“马”字,从侧幕上场,不断抱拳作揖。

郭德纲拧开茶缸盖子:“巴马啊,你今儿个到我这儿来,拜师学艺,打一早儿起,都练了啥啊?”

奥巴马面向观众: “中国的传统一束,薄待井绳,从一大早,我上练筋骨皮,下练一口气,中练小鸡鸡……”

郭德纲一口普洱喷出来。

奥巴马还在那里扭: “我鸡我鸡我小鸡鸡……啊?!那什么,不是师傅,我是说:我中练小心机。”

“那还差不多。拜托老少爷儿们两边瞅瞅,催永远来了没?哦没来就好,乖乖隆地冬。”

薛子谦倒提一个鸡毛掸子上场: “来了来了,个只赤佬被我打出去了。”

“啥?催永远来了?完喽完喽。巴马你能找路子封微博吗?”

“弗是格师傅,是卓伟,扒窗户上拍视频,被我打跑了。”

“你给我说人话。还好还好,那各位老少爷儿们,你们大伙儿是不知道啊,北京市消防局给吾们下通知了,说德云社吧是公共场合,‘平安北京’必须进场驻守,这小五十个摄像头都上岗啦,今后吾们说相声的,要按《北京市相声工作暂行条例》办事;你们听相声的,要服从我们的法律顾问,‘袁向何律师事务所’的何以琛律师在场边的指挥,合法合规带节奏,不得无组织笑场,不得无纪律鼓掌。文件传达完毕,阿谦,既然你上来了,那也别走了,难得我们说一个群口相声啊。”

“嗯师傅。哎巴马哥,你这套行头挺括的。”

“那是,师傅特意给我置办的,你们都没有,瞅瞅,这榨菜丝的料子,特别好。”

“那是柞蚕丝好不?”

“你们俩甭吵吵,开讲啦开讲啦。话说昨儿个,大连的王董给我打电话,说咱们一起组团,到美国开个工程公司,因为美国计委啊,要在美国加拿大边境,尼亚加拉大瀑布上头,砌个墙,300米高,特别好,我们打算接活儿去。”

“师傅你拉倒吧,尼亚加拉大瀑布我刚去过,文德福文德福,那水上面怎么砌墙?做梦嘛。”

“怎么就做梦乐?这事儿巴马知道,你问他去。”

薛子谦转头问奥巴马: “巴马哥,有人要在尼亚加拉大瀑布上头砌个墙,300米高,这你知道?你批的项目?”

“Joker,说这话的就是一傻子,砌墙是不道德的,这是我们民主党誓死捍卫的政治原则,头可断……”

郭德纲绕过站中间的薛子谦,直接开始扒马褂,奥巴马赶紧躲。 “砌墙是我说的,怎么就没有呢?你把马褂还我,我送小岳岳去。”

本嘉明:【原创】煮酒论雄(十一):算命


通宝推:饽饽饽饽,梓童,
2019-01-10 11:36:3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