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道德经谈 -- 东学西读岛主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22 阅 43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1-08 09:45:26
4387049 复 4386157
郭十一郭十一`106035`/bbsIMG/face/0000.gif`70`2`709`5132`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15-09-04 04:16:47`
聊三句 中 15

2 窟窿与旮旯

楼主对作为上古音中复辅音证据的窟窿与旮旯多有怀疑,有下面两篇帖子谈这个问题。

[周语非汉语]7-哪里来的窟窿

不止一次的看到"孔字的窟窿解",详查了一下,该说源自“复辅音声母说”。

首先一点,我不反对“复辅音"研究,但是流行的“孔=窟窿”说是很难成立的。

复辅音声母省音论的证据只有藏语等其它语言中的类似现象,但无直接证据, 所谓汉语内方言存存留则是一种疑似而非确证,因为同样的现象也可以用叠声词来解释,而产生此类的叠声词的原因也可以用外语在汉语中的融入来解释. 持“孔=窟窿“说者则从假设的可能性一步跳到结论, 中间没有任何的因果逻辑证明过程(如果哪位见到直接的逻辑证明请见教)。

汉语辅复音多声母说源自洋人,新文化以来国内几多高潮之後便有了窟窿说。笔者提倡东學西读,并不反對洋人研究汉语,然而可笑的是洋人并未言之凿凿而吾人却信誓旦旦而道听途说了。

训诂必读经,如果真的读过一个基本单位的经典的话,周语中的孔字意义是很清楚的:孔=大 ,战国以前儒道两家经典中有大量的例句,普遍作大解(转义为“甚“,另有“嘉”义也是相关义),鲜有当小洞洞解的(尔雅的注释是另一回事,尔雅曰閒)。

如“德音孔昭”(名声大大的)

孔德之容(大大的德)。

俨狁孔炽(敌人气焰大大的)

甚至到东汉末年时,诸葛亮还字孔明:怕人不知道啥是亮,补刀说就是大大的明。那个时候的人起名字可不谦虚,亮他家是瑯琊士族,亮他爹给孩子起名可不是说这孩子是小洞洞里出来的光线什么的,而是说大大的光明(大智慧)应该是这个孩子的人生追求!

孔字同窟窿没关系, 何来省音之说?若诸葛亮地下有知听到小窟窿说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活过来!

添个脚:孔雀,就是大鸟,不是洞洞鸟。

[周语非汉语]8-扫一扫复辅音研究的旮旯 3

在堵死了周语中的窟窿之后, 我们再来扫扫复辅音多音节研究中的旮旯.

有人说, 上古汉语中, 角=角落=旮旯

真的是这样吗?

《说文》角: 獸角也。象形,角與刀、魚相似。凡角之屬皆从角。

在周语中角专指獸角。那个年代,旮旯不叫旮旯,而叫隅:负隅顽抗. 再比如:

孔子《论语·述而》:“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请不要用旮旯来念诗经:

《詩·邶風》俟我於城隅。

给多音节爱好者们一个台阶吧: 不排除角落同旮旯的疑似性, 但那更象是胡语或满蒙语入侵汉语之后的一个音译.具体的传播路径留给多音节爱好者们去考证, 但无论如何周语中的角, 也就是多音节爱好者们所谓的汉语上古音的角, 同旮旯没关系!

添个脚: 希望复辅音多音节研究中的伪学者们好好读书, 扫除一下逻辑结构和知识结构中的旮旯, 以期将来能够举一旮旯反三旮旯, 千万不要再背着伪知识的旮旯负旮旯顽抗了.

上古音的复辅音问题非常复杂,经过一百多年的讨论,仍然没有定论,只能说在今天学术界的主流意见是倾向于肯定意见的。这里也不打算详谈这个问题,只就楼主提出的词义问题聊一聊。

我们知道,fight的辅音是f,light的辅音是l,flight的辅音是fl,类似于fl这样,由多于一个的辅音复合而成的辅音,,叫做复辅音。

复辅音的现象在外语中很常见,但在现代中文普通话里是杳无踪影。

然而,今天没有的,不见得昨天也没有。

有些学者认为,上古音中存在着大量的复辅音,我们把这个论点当成一个假设,由此出发,

可以想象有两条自然的轨迹。

记复辅音为ab,a,b均为单辅音。

1 一存一亡

ab只留一个,或a或b,这就是谐声字现象。

大量具有相同声旁的汉字,有着不同的声母。

如 路,烙 ,络,声母为l,而各,格,客,声母为 k,g。

复辅音的支持者认为,这就是kl一存一亡的表现。

2 一分为二

ab由一个音节变为两个音节,ab+元音变为a+元音+b+元音。

窟窿就是由复辅音的孔,拟音为klong,一个为二,变为ku+long

同理,旮旯就是由拟音具有复辅音gl的角,变为ga+la。

在侗台语中,孔的读音今天还是klong,这就构成了一个绝佳的例证。

以上是背景介绍,

也是为了回答楼主关于逻辑的疑问。从林语堂的开山之作到现在,没有一个学者会拿孔=窟窿作为复辅音的唯一证据或主要证据,而只是当成一个例证,一个用来阐明演化模式的例子。

自然,如果你认为相关现象需要解释,它也是复辅音说的一个论据。

楼主考察了“周语”中的孔和角,认为它们没有对应于窟窿和旮旯的意义,所以,这两个例证不成立。

有意思的是,楼主说了一句话

训诂必读经,如果真的读过一个基本单位的经典的话,周语中的孔字意义是很清楚的。

这话的确不错,可是不要忘了,窟窿说是林语堂在1924年那篇开山之作中提出的,那是个什么年代。

在那个年代,文人蔽芾甘棠洵美且好,武人介石以中正,修辞立其诚,姓朱的恨不得都叫孔阳,就连乡村医生

也能随便给女婴起名邦媛。

就算你认为林语堂没有读过一个基本单位的经典或是遗漏了,从那个年代开始理没有断绝过的反对者,却没有从这个角度发难,那又是为何。

因为这个问题根本就不significant,简单粗暴地说,那就是上古音不以“周语”划界,一般以两汉划界,对应的词义早就确认了。

如果要多说两句的话,我们还可以提醒以下几点

1 “周语”不是全部,不能保证穷尽性。

如果一个义项虽然不见诸周语,但与见诸周语的义项有明显的相关性,就没有理由把它当作楼主以为的胡语满语之类的天外来客。

角与旮旯的相关性,并不难理解,作为角落或旮旯讲,指的是狭窄偏僻,与兽角很容易发生联系。

英语的角落是corner,来自法语的corne,也就是兽角,熟谙法语的楼主肯定很清楚,

这就是一个东方西方同心同理的例子。

2 年代相仿的资料不能厚此薄彼

楼主说到过认为老子是战国作品,并引用了孔德之容,而差不多同时的山海经中有

一臂国在其北,一臂一目一鼻孔。

这个孔字是什么意思没有任何疑问吧。

尔雅中的孔,间也,也是类似情况。

3 孔的大,甚,嘉义从何而来。

楼主没有解释,直接说

孔=大 ,战国以前儒道两家经典中有大量的例句,普遍作大解(转义为“甚“,另有“嘉”义也是相关义)。

看来是把大字当作本义,甚当作转义,嘉是相关义,但如何相关没有说明。说文解字称通也。这个通的义项,又是如何来的。

汉字不同于拼音文字,字义不仅蕴于音,也蕴于形。如果不能把义项落实到字形中,就比较可疑。

从字形来看,怎么也看不出大的含义来。

金文字形,象小儿食乳之形。有人说婴儿吃奶容易过量,因以表示过甚之意。感觉不大自然。

个人觉得还是说文解字注的说法比较合理

通也。。。通爲吉。塞爲凶。故凡言孔者、皆所以嘉美之。。。或曰。詩言亦孔之醜。豈嘉美之乎。曰。此卽今甚字通於美惡之意也。

演化路线是由通而吉,由吉而嘉,由嘉而甚

由嘉而甚,在法语中是很好理解的,bien就是好,嘉,转义为甚,有意思的是很丑也可以说 bien laid,正合于 亦孔之醜。

从这个分析来说,孔的通义虽然不见于周语,反而应该是本义,得义于小儿食乳吸通。

不这样解释的话,不能得义于字形,或者勉强说本义为甚,但由嘉而甚很自然,由甚而嘉就不那么自然了。而且,也无法解释

通义从何而来。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桥上,尚儒,
2019-01-08 09:45:2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