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世阅人而为世,人冉冉而行暮——悼念凌解放先生 -- xiejin77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2 阅 419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12-20 20:00:47
4383329 复 4382701
海上金流彩云乱
海上金流彩云乱`86635`/bbsIMG/face/0000.gif`70`2391`2644`28702`正四品下:通议大夫|壮武将军`2012-05-19 14:25:38`
二月河开凌解放,留下了一地辫子? 4

电脑里有二先生的巨作,想抽空看看,但一直没有时间完整看。

郭松民评论道,二月河不属于这个潮流,但也没有和这个潮流正面对抗。

二先生是一位从书斋走出来,他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对传统文化做出了肯定的评价。在他之前,中国传统文明被踏入烂泥,似乎人人都可以踩一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二先生比莫言之流,要高出几个身位。

关于二先生,我是仰慕大于批判。只是对于二先生所掀起的辫子潮有不满、不屑。辫子潮是逆潮而动。

但我相信,是辫子军们选择了二先生,而非相反。

总之,二先生算是一位文学大家,值得纪念;从通俗史学和历史文学角度来看,落霞系列可列入殿堂。虽然这个时代不再有满清,不需要皇帝,也不再要诸位下跪,但我们还是要做好避免被满独利用的心理准备,边读,边消毒。

二月河开凌解放,一路走好!

------分界线------

二月河的功成名就,可以说恰逢其时,也只能说,恰逢其时。小农经济死灰复燃,没有二月河写辫子戏,也会有三月湖、四月海来写。

二月河死了,网上议论很多。对于二月河,人们褒贬不一。虽有“盖棺定论”之说,其实是难做到的。

二月河以《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三部写清朝皇帝的作品,成就了其“著名作家”的地位。不可否定,二月河确实有很大影响,他的“著名作家”地位,并非浪得虚名。对于二月河,我也看过他的一些言论,感觉“无甚高论”。对于二月河的功成名就,我只能说,二月河是赶上了时髦。

改开以来,大陆电视剧就是“辫子戏”的天下。以至于,连台湾琼瑶都要蹭一下“辫子戏”的热度,来了个《还珠格格》。“辫子戏”为什么会风靡天下?到底是电视里的“辫子戏”塑造了官僚财阀的欣赏品位,还是官僚财阀的欣赏偏好让电视剧不断推出“辫子戏”,这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话题。

具体到二月河的作品,到底是“供给创造需求”,还是“需求创造供给”,同样是说不清道不明。但可以肯定的是,二月河疯狂的时代,正是“辫子戏”中兴的时代。要说,二月河赶上了时髦,恐怕还是说得过去的。二月河正是“辫子戏”的代表人物。

要说起来,民众看康乾盛世的帝王大业,是高潮迭起的;民众对宫斗的谋略奸诈,是心领神会的;民众对于戏中的肃贪反腐,是击节叫好的;民众对于戏中的掌权失势,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虽然,我们剪掉辫子,也有了一百来年的时间了。真要说起来,民众的心态,离清朝并没有多大距离,也就不存在多少隔阂。

对于二月河,对于“辫子戏”,人们或褒或贬,原因都在这里面。

对于康乾盛世,我们无论怎么赞美,但其中的底色,就是初中历史教科书的一个定论:清朝是中国封建zhuan zhi的顶峰时期。

说起康乾盛世,离我们现在也才300来年的时间。在我们为康乾盛世高声唱赞歌的时候,不要忘了,这时候的欧洲已经奔走在通向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大道上。康乾盛世,并没有指向工业革命之路,这是可以肯定的。

在我们的印象中,乾隆皇帝是古代人物。其实,留着长辫子的古代清朝皇帝乾隆与穿着西装的现代美国总统华盛顿,是同时代的人。两人都是在1799年死掉的。1796年,乾隆传皇位给儿子,就任太上皇。1797年,华盛顿两届总统任期结束后归隐,做起了专职资本家。

在1793年,英国马戛尔尼使团漂洋过海来到中国,想借祝贺乾隆皇帝80大寿的机会,商讨与中国的通商事宜,并谋求建立外交关系,乾隆以“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来货物以通有无”为由,拒绝了英国使团的请求。从乾隆的言词中,我们可以看到糊涂透顶的小农经济思维,也不难看到夜郎自大的心态。

本来,马戛尔尼使团带来了一批代表英国先进科技水平的礼物,其中还包括枪械和炮舰模型。后来,因为发生了马戛尔尼面见乾隆皇帝的“礼仪之争”,而使乾隆大为恼怒。对马戛尔尼带来的礼物,乾隆表示:“天朝抚有四海,惟励精图治,办理政务,奇珍异宝,并不贵重。尔国王此次赍进各物,念其诚心远献,特谕该管衙门收纳。其实天朝德威远被,万国来王,种种贵重之物,梯航毕集,无所不有。”这冠冕堂皇的话,表达了对这批代表先进科技水平的礼物的“不屑”,也尽显空疏。或许,乾隆对现代科学技术的认知,还停留在“奇巧淫技”的层面上。

可能,晚清要等到1840年鸦片战争打响,见识了英寇大炮的威力后,才会认识到乾隆的“不屑”是多么的可笑吧。无论如何,马戛尔尼铩羽而归,乾隆或许还能笑出声。但结果是大清错过了与资本主义工业文明联系的机会,后来就是晚清哭的时候了。

如果不是英寇大炮轰开中国的国门,中国会自生自发地开启自己的资本主义现代化进程吗?答案应该是否的。就像处于同一时代的乾隆与华盛顿,大资本家华盛顿已经是现代人物,而大地主乾隆皇帝还处于古代一样。

现在提到乾隆,很多人就想到康乾盛世加以称颂,从现代化的角度看,当华盛顿已经带领美国在资本主义的妖风吹拂下阔步前进,而乾隆让中国还挣扎在封建主义阴暗的迷雾中。康乾盛世果然值得称颂吗?恐怕是一个问题。

然而,我们在二月河的作品中,能看到这种对于封建主义的反思吗?好像压根就没有看到,连影子也没有。

二月河的功成名就,可以说恰逢其时,也只能说,恰逢其时。小农经济死灰复燃,没有二月河写辫子戏,也会有三月湖、四月海来写。

二月河死了,空留辫子在人间。一声叹息。

作者:周建邦

来源:旗帜时评


  • 本帖 1 回复
最后于2018-12-20 20:26:29改,共1次;
2018-12-20 20:00:4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