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光阴的故事 ---- 写给罗大佑的情书 -- yizhu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6 阅 2843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12-09 18:14:03
4380900 复 4380899
yizhu
yizhu`59795`/bbsIMG/face/0000.gif`70`376`4083`30735`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10-08-03 10:47:22`
【原创】【写给罗大佑的情书之一】童年 33

总是要等到睡觉前 

才知道功课只作了一点点

总是要等到考试以后 

才知道该念的书都没有念

【罗大佑】童年

《童年》是我最早接触到的罗大佑作品,当时还是成方圆唱的呢。

我的童年,池塘边种的是柳树,而不是榕树;操场上没有秋千,可是有单双杠,水泥做的乒乓球台,课间的时候,大家在操场上游戏,打闹;没有稻田,可是有麦田和玉米地,扑过蝴蝶,抓过蜻蜓(那些晚霞中的红蜻蜓啊);午后的课堂,全不管老师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些什么,在知了的叫声中,我只想睡觉,或者望着窗外做梦;校门口的小卖部里有很多吸引我的东西,可是手里并没有什么零花钱。啊,那曾经“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

“总是要等到睡觉前,才知道功课只作了一点点;总是要等到考试以后,才知道该念的书都没有念”,写得真形象呀!那时候,父母都忙,我们基本都属于放养。每次期末考试 成绩过的去就行,从来没有被督促过写作业。岂止是睡觉前,常常是要交作业了,才想起作业没有做完,赶不及了,就抄一下同学的答案。

少年的我,并不关心“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好奇的是有没有外星人,百慕大的神奇,金字塔的秘密,还有亚马逊的丛林,非洲的草原,想要探索外面的世界,知道他人的生活。“多少的日子里总是,一个人面对着天空发呆,就这么好奇就这么幻想,这么孤单的童年”。

我并不在乎“诸葛四郎和魔鬼党,到底谁抢到那支宝剑”。可是当年的《射雕英雄传》,放了一大半,突然停播,据说是因为民族问题(?),我可很担心了一阵“靖哥哥和蓉儿到底怎么了”。记得在课间讨论头一天的剧情,有小伙伴声称她最喜欢杨康,我讶异地睁大眼睛,“怎么可以喜欢坏人?”

上高中时,班里的男生去录像厅里看《绝代双骄》,听他们讨论,说特别好看。我真的非常想去探险,可是,“好女孩是不会去录像厅的”。多年以后,我买了一套《绝代双骄》的DVD,却没有看下去。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

“什么时候才能像高年级的同学,有张成熟与长大的脸”,记得上5年级时,觉得6年级的同学很成熟;等自己上了6年级,发现自己依然幼稚,还是7年级的同学才真正成熟。怎么可以写得这样贴切!

直到后来听罗大佑的原版,才知道成方圆版中屏蔽了“隔壁班的那个女孩”那一段。我上中学时,早恋这个词第一次提出来,家长们视之为洪水猛兽,如临大敌。可是,永远都记得,那些对身体变化的好奇,那些荷尔蒙下的觉醒,那些羞涩的心动,那些莫名地忧伤,那些诗意的朦胧,那些少年情怀,那些“心里初恋的童年”!

记得偷偷地在课堂上看琼瑶,还看过三毛,席慕容。高中时第一次读到亦舒的《喜宝》,当时并不喜欢,因为太不纯情了。那时候,饥渴地阅读找到的每一本课外书。有次传到手里一本托尔斯泰的《复活》,名著啊,我看了几页就放弃了,“太粗鲁了”,伤害了我的少女心。

我从初中开始写日记,本子上记满了少女心事,青春的萌动与羞涩,迷茫与惆怅。可惜中国的父母并不尊重孩子的隐私。父母不仅光明正大地偷看我的日记,还取笑我的无病呻吟,和不切实际的梦想。可是,没有梦想的青春还是青春吗?在出去上大学之前,我一个人来到郊野,把所有的日记都付之一炬,就此告别了我的少年时代。

好像从来没有做过同学中的酷女孩,或者老师和家长眼中的乖宝宝。我看着自己的书,做着自己的梦,像一只丑小鸭,跌跌撞撞,笨拙地长大了。

小时候,总是盼望着长大,以为长大之后,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什么烦恼都没有了。而长大之后,才发现,原来童年才是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今年夏天回国,去探访初中的校园。当年的教学楼还在,曾经在楼梯上跑来跑去。透过窗子看当年的教室,那些课桌已不知换了几代。楼前的花坛,操场上的乒乓球台,是否还是当年的那些?而我早已不是当年的女孩了。

少年时,并不是那么喜欢《童年》,池塘,知了,黑板,作业什么的,都太平常了。直到一切都已变成记忆,再听罗大佑时,才能感觉到其中淡淡的忧伤。

当年只道是寻常!

(To be continued)

(罗大佑 童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RKTOZmX2cE )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脑袋,农民家的狗,桥上,
最后于2018-12-09 20:50:31改,共2次;
2018-12-09 18:14: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